网站首页 >> 词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2002年,在巴拿马首都巴拿马城。她27岁,高高瘦瘦,皮肤白皙,温婉文静,美美的客家女孩。朋友冯老板带着她过来公司选货,不时地咨询她的意见。她总是很清晰地报出店铺的零售价并快速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2002年,在巴拿马首都巴拿马城。她27岁,高高瘦瘦,皮肤白皙,温婉文静,美美的客家女孩。朋友冯老板带着她过来公司选货,不时地咨询她的意见。她总是很清晰地报出店铺的零售价并快速地提出订购数量,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第二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冯老板的店铺,一间规模很大的华人超市,她熟练的指使工人收货、入库、付支票,我记住了她的名字-玛丽亚。在那间几十个当地工人的超市里,这个中国女孩那么显眼。

  因为业务往来,渐渐熟悉起来后才知道她是冯老板在巴拿马的名义夫人,冯老板的太太远在澳大利亚。而玛丽亚是年长她20岁的冯先生作蛇头从国内偷渡带出来的,23岁那一年来到巴拿马,已经和冯老板生活了5年。这5年她陪着冯老板从一间小超市做起,慢慢的做到那个地区华人最大的超市,这期间她付出了很多努力,也当之无愧的成为了超市的“老板娘”。

  公司和他们的超市业务不断的发展,陆陆续续的听说冯老板从国内带出了自己的弟弟、妹妹,当然年龄都比玛丽亚大,但是都不会讲当地语言,玛丽亚与他们的关系不是很好,因为澳大利亚有个真正的冯太太。冯先生的弟妹认为玛丽亚就是靠着青春傍大款的,也不尊重她。

  转眼到了2009年,这期间公司合作愉快,我已经很少登门拜访,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7年。我满脸惊讶,她大着肚子怀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女孩,满脸疲惫,俨然一副中年妇人的模样。原来她已为人母,并且又怀孕了,孩子是冯老板的。唯一没变的是她仍旧在超市里面忙碌着,怀着身孕,抱着女儿。她告诉我冯老板是不愿意她生孩子的,因为冯老板在澳大利亚有儿子,已经读高中了。但是玛丽亚已经34岁了,以前和冯先生做过人流,她害怕以后怀不上,和冯老板吵过几次架才争取过来的,没想到的是生完了一个很快就又怀了一个,不过她遗憾的都是女儿。让她有些不满意的是冯老板没有表现出对女儿的喜爱,但是玛丽亚却很高兴。就是一边工作一边带着孩子很累,还有和冯老板的弟弟妹妹关系始终不好。但是她还是很高兴的对我说,超市生意很好,她和孩子们的生活无忧。

  2012年初,听说冯老板病了,得了肺癌,病情发展的很快,两个月的时间人就走了。因为账务方面的原因,我再次登门,玛丽亚却不在超市了。接待我的是冯老板的妹妹,近50岁的样子,言语间谈到玛丽亚,知道了一些她的情况。玛丽亚已经把孩子送回国内了(在巴拿马,很多华侨因为工作的原因,把年幼无法照顾的孩子送回国内由父母亲戚照顾),冯老板在两年前给玛丽亚租了一间小超市,玛丽亚去经营了。冯老板的妹妹讲起玛丽亚的时候,语气间充满了轻慢,名字都不用,取而代之的是那个女人。

  那之后大概过了半个月左右,我突然接到了玛丽亚的电话。原来她听说我要回国,拜托我带一份重要的文件,给在国内的女儿办理国内居留(在国外华侨生的孩子,通常都会入当地国籍,如果回国生活,需要办理居留签证),我也因此知道了她的小超市的地址,并且很快在那里见到了她。两年多的时间未见,她明显胖了不少,精神状态还好。小超市面积不大,请了4个工人。见到我,她很高兴,放下工作,和我聊了很久。我大概知道了她生完女儿之后的一些故事。

  冯老板在她生下两个女儿之后,并没有多么开心,玛丽亚一边工作一边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精疲力尽。陪着冯老板不知不觉十几年过去了,女儿都有了两个,可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冯老板超市效益很好,一部分钱用来在当地进行了土地商铺的投资,一部分的钱寄回了澳大利亚。而玛丽亚这么多年,这个名义上的老板娘,每天经手着大笔超市营业收入,支付着费用开支,自己用的都是冯老板给的日常生活开支,却从来没有明确的工资、股份。她曾经天真的以为超市的一切就是冯老板和她的,从来都不会变。直到生完女儿,她才发现她的处境非常尴尬。

  在她的记忆中,冯老板一直非常宠爱她,她从广东的一个小县城出来跟着他,在孩子没出生之前的那么多年,她一直以为生活的很幸福。她觉得冯老板对她如父如兄,她衣食无忧,虽然每天都在超市忙碌着,但比起自己在乡下的那些同龄的朋友,她是见过了世面,生活好很多的人。然而随着孩子的降生,她发现冯老板对她的态度变了。她每天很累,冯老板却没有表现出一丝的体贴,并告诉她孩子是她想要的,他年纪大了不会因为孩子就离婚,也不会给她什么承诺。这些话很让她生气。婚姻没有就这样吧,那把孩子送回国内照顾,总是要买间房子吧,但冯老板迟迟不表态。为了这些事情,两个人开始不停的吵架。冯老板这个时候却突然开始实行超市股份制,他的弟弟妹妹都占了股份,给玛丽亚的就是这间租的小超市,理由是玛丽亚和大家关系都处理不好,分开最好。玛丽亚非常想不明白,非常不甘心,想起来自己这么多年青春、心血的付出竟换来这样的结局,她要维权,让冯老板付她这么多年的薪水。而冯老板却说出了更过分的话,你这是做妓吗?要收费。你这么多年吃喝使用没算过吗?正当两人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冯老板发现自己病了,在去世前一个月,回澳大利亚做了遗嘱公证,所有资产留给了儿子。而玛丽亚只字未提。冯老板回澳大利亚看病去世后,他的弟弟妹妹隐瞒了这个消息,并强硬的把玛丽亚赶了出来,过了三个月她才知道冯老板已经不在了。

  说着这些的时候,玛丽亚很平静,没有一滴眼泪,眼神充满了没落、不甘及怨恨。

  远在异国他乡,可能这些事情闷在心中太久,无人倾诉,玛丽亚对着我一吐为快。我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她,她的这条路,一路走来太不容易了。两个远在国内年幼的女儿让她特别牵挂,可为了生计,她只能辛苦经营着效益一般的小超市,默默忍受着相思之苦,她说错过了孩子的成长。国内父母年纪都大了,对于当初她和冯老板的事情是坚决反对的,奈何她的坚持让他们无能为力,她对父母孩子充满了愧疚。而对于冯老板,她心里都是恨!她未曾拜祭过,也未曾烧过一分纸钱。

  在国内见到了玛丽亚的父母,70多岁的年纪,和两个小女孩住在玛丽亚租的小房子里。老母亲虽然第一次见到我,却在谈起玛丽亚的时候,老泪纵横。玛丽亚在她眼里,是兄弟姐妹中是最优秀漂亮的,本应该有个美好的未来,可是现在拖着两个小孩子,前路一片迷茫。而且她和老伴身体都不好,照顾这么小的孩子,非常吃力,不知道可以坚持到什么时候。看着年迈的老人、可爱的孩子,令人心疼。我想玛丽亚一定充满了牵挂!临走,老母亲让我带了一些东西给玛丽亚。

  从国内回来后,还没有见到玛丽亚,朋友圈里面传出,玛丽亚与冯太太闹上了法院。原来那远在澳大利亚的冯太太,过来处理冯老板的公司业务,按照冯老板的遗嘱,把巴拿马这边的物业、资产更名,更是卖了一栋商铺,结果在过户的时候发现,玛丽亚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已经以她和冯老板事实婚姻的理由,在法院申请了冻结令。据说冯太太惊闻玛丽亚和她女儿的存在,受到了巨大打击,伤心欲绝。她是国内名牌大学毕业的,然后到澳大利亚,在那里认识了冯老板。结婚后,全力支持冯老板在巴拿马创业,而她则一边工作一边照顾着冯老板的父母和儿子,她未曾想到冯老板给她留下了这个局面。更没想到的是玛丽亚申请的冻结令,不但令商铺过户没有完成,购买方又已欺诈罪起诉了冯老板的弟弟。原来,为了方便公司运作,冯老板曾做过一个授权委托书给自己的弟弟。他弟弟在他去世后,就用这份委托书和冯太太卖了商铺,而没有告知冯先生去世的事实。购买方怕他们不退款,所以一纸诉状告到了法院,而他弟弟也被关进了监狱。

  周末玛丽亚过来,她高兴的告诉我,原来和冯老板在一起的时候,冯老板有一个特别信任的律师,非常同情她的遭遇,给她提供了维权的专业帮助,条件是拿回来的利益对半分成。玛丽亚明白律师的用心,但是不这样,她在当地处几乎就是法盲,法律知识什么也不懂,为了孩子,她也只能这么做了。据她讲,律师说冯老板的财产,她无权分配,但是她的两个女儿,是和冯老板的儿子一样,具有同等的权利。也就是说,冯老板和他太太的的财产,一半属于冯太太,另一半,属于冯太太和三个孩子共有,算下来,玛丽亚的孩子能分到冯老板25%的身价。律师还提出还可以追溯冯老板澳大利亚的财产,但玛利亚对那边的情况一无所知,也没有人力和精力,巴拿马冯老板的产业她都知道,算下来她觉得也可以了。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信心和希望。

  因为工作原因,我把工作重心转移到了国内。玛丽亚的情况,在微信中陆陆续续传来。8年的时间过去了,与冯太太的官司还没有结论。因为当初冯老板在巴拿马使用的证件,和澳大利亚的护照名字不同,官司几次上诉,进入了高级法院。据说,几年之内都不会有结果。玛丽亚的两个女儿,已经都10多岁了,仍在国内读书,没有国内户口,学费很贵,现在由玛丽亚的亲戚照顾。因为一直不在身边,两个孩子对玛丽亚没有什么感情,甚至电话都不接听。玛丽亚现在40多岁了,仍旧孤身一人,坚持经营着她的小超市,周边竞争激烈,超市生意惨淡,但为了两个女儿的生活费,她没有办法停下来。

  时光流逝,生活仍在继续。我不知道如果可以回到当年,玛丽亚会如何选择?午夜梦回,她是否曾后悔与冯老板的鸳梦一场。

  异国他乡,独身一人,希望她一切安好!

本文标签: 他乡   远在   故事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