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词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李拜天:词语等待着夜晚   南北   认识李拜天,是在去年冬天的一次诗歌朗诵会上。当时他坐在一群成都诗人中间,被主持人特别的介绍出来,给予了应有的赞美之词,比如河南、中原文化,比如漂泊,诗歌、写作和坚

李拜天:词语等待着夜晚

  南北

  认识李拜天,是在去年冬天的一次诗歌朗诵会上。当时他坐在一群成都诗人中间,被主持人特别的介绍出来,给予了应有的赞美之词,比如河南、中原文化,比如漂泊,诗歌、写作和坚持等等。李拜天看上去很忧郁的样子,所以当现场被电视台的摄像镜头对准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显出了一丝不安在脸上。因为我也来自河南,也是漂泊和流浪,所以就对我的这位老乡多了几分关注。

  后来,我们就认识了。并且知道了他的一些基本情况:生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的河南新乡农村,但又满怀浪漫和豪情,自是不甘那些与诗歌永不相干的东西长期在生活中徘徊。他原来叫李健,但李健这两个字大概太过目能忘了点,于是他改成了绝对过目难忘的李拜天。我很佩服这一点,他和我的想法和做法都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对于一个农民或工人来说,名字叫什么,是没太大关系的,因为你种出来的苞谷或车出来的齿轮又没有什么著作权,也就不需要别人来特别的记忆。但写作的人就明显不同了,你生产的产品----那些被叫做诗歌或小说的东西,是要打上你的名字作商标的。过目不忘或过目就忘,无论从经济效益还是社会效益来说,都不可同日而语。因此说,我们真算是天下的英雄所见,非常的略同了。

  当然,李拜天是做过网吧老板的。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必须要自叹弗如。因为在我的感觉中,网吧是很热闹很时尚的一个代名词。但李拜天不满足做这时尚热闹的代名词,他要诗歌。于是就与人合作弄了个《诗界》出来,挂名在《星星诗歌论坛》上,成为那里的一道大菜。当然,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成功的进军到中国诗歌的重要阵地之一《星星》诗刊编辑部去了。他不再漂了,下了锚,停了下来,连老婆孩子都接在了身边,一副安家立业的好架势。

  有人说,李拜天是诗歌朝圣路上的一个忠实信徒,是一位精神家园的自我放逐者。这个我不评论,因为到目前为止,我还缺乏足够证据。

  但他的流浪应该是真的。这从他的脸上能够看出来,就像我在自己的脸上可以轻易的找到那种流亡者的悲壮纹路一个样。也许有心的读者很自然地会联想到屈原,想到俄国的十二月党人。但“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脚下的路和路上的脚,也就都是不同的。李拜天的流浪是自觉的,是一种清醒的状态。逼迫他的,大概只有命运的那只长鞭子,在后面一个劲的叭叭响。“那个村子是偏僻的 /需要绕过河南再绕过新乡 /绕过封丘冯村还有一个邮编 /最后才能到达”(《状态》)。看到这里我就明白了,他为什么要漂,要流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流浪怎么能例外?

  听人说,诗人都是世俗社会的反叛者,流浪的诗人才是真正的诗人。这话就像那些坐过牢的人时常要引用列宁同志的话说,没有坐过牢的人不是真正的人一样,让人总是忍不住的要心酸一笑。呵呵,流浪和坐牢,这样的浪漫啊,可不是每个人都想身体力行的,特别是在古老得很窒息的中国大地上。凯鲁克亚说,我还年轻,我要上路。李拜天大概是深受了这个老外的影响吧,他趁着年轻,在路上寻找自己的归宿和家园,以便以诗歌的样式安妥自己的忧郁和灵魂。

  老实说,在李拜天将他新出的这本《深夜与词语交谈》递给我之前,我没有真正读过几首他的诗。我的日常阅读和写作多与生计相关,而与诗歌隔着一个春天和夏天。就是我在一个杂志兼职编诗歌的时候,那也是一种目的性很强的阅读,是一种为“稻梁谋”的搜寻工作,而不具有闲情逸致的品味要素在里面。

  但我还是得祝贺并且祝福他,他是有福的。

  当我坐在黄昏的成都老茶馆里,隔着一个茶几与他对望的时候,我差一点就叫了出来:你瞧,这个陆地上的诗歌水手,他的沉默等待着词语,而词语却在等待着夜晚。

  2004/11/3,成都阳公桥

本文标签: 词语   夜晚   等待   李拜天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