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词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公元808年,秋。   李贺家乡,南山。   要扛起一家人生活的重担,对于刚满十九岁的少年李贺来说,真的是有些太重了。虽然说古人成熟较早,但是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对于本来就已经很穷困

笔补造化天无功——夜读书之二十三

  公元808年,秋。

  李贺家乡,南山。

  要扛起一家人生活的重担,对于刚满十九岁的少年李贺来说,真的是有些太重了。虽然说古人成熟较早,但是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对于本来就已经很穷困的家庭,只学会了读书和做诗的他又能做什么呢?幸亏老父亲还给他们留下几亩薄田,可以出租度日,但也是杯水车薪而已。在《送韦仁实兄弟入关》这首诗中,李贺说到了他的家境:

  送客饮别酒,千觞无赭颜。

  何物最伤心?马首鸣金环。

  野色浩无主,秋明空旷间。

  坐来壮胆破,断目不能看。

  行槐引西道,青梢长攒攒。

  韦郎好兄弟,叠玉生文翰。

  我在山上舍,一亩蒿硗田。

  夜雨叫租吏,春声暗交关。

  谁解念劳劳?苍突唯南山。

  这一天,李贺收租归来,整整一天,水米未进。当他从南山下面的田野中路过的时候,看着秋风中萧瑟的景色,不由自主地从心底泛起阵阵凄凉悲苦,一首《南山田中行》由此而成:

  秋野明,秋风白,塘水漻漻虫啧啧。

  云根苔藓山上石,冷红泣露娇啼色。

  荒畦九月稻叉牙,蛰萤低飞陇径斜。

  石脉水流泉滴沙,鬼灯如漆点松花。

  秋野,秋风,虫鸣,白云,青山,这些图景映衬着秋日里即将要谢去的野花。而这野花,已经不是夏日那样的怒放而是显现着即将落去时的娇弱无依,可怜那些花瓣上的露水,宛如少女悲啼的泪珠。

  时当深秋,田里的稻子成熟了,大部分已经收割去了,只剩些荒地摆在月光下,没有收割的也已经不再挺拔,横七竖八地倒在田中丫叉着,几只残存的流萤缓缓地在斜伸的田埂上低飞,拖着暗淡的青白色的光点。

  月光下,石缝中渗出来的清泉闪闪发亮,泉水滴落在沙地上,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南山那高大的黑影像一头巨兽般一动不动地立在远处,猛然间,一串磷火从山腰中升起,发出绿荧荧的暗光,在松树的枝丫间游走着,仿佛松花一般。

  有声、有色、有幻想,但就是不同于一般。虫鸣,是绝唱,且让它唱去。清泉却悄然无声,正因为它的悄然无声,才能衬托出鬼火的幽冷,这就是“诗鬼”创造的意境,幽冷凄清、阴森可怖,却另有一番美感在其中。

  无论是诗鬼,还是诗仙、诗圣,吃饭生活都是人生第一紧要之事。看着白发苍苍的老娘,看着眼看就要“出入无完裙”的妻子,这年冬天,李贺决心再一次去长安碰碰运气,毕竟他也是宗室之后,帝王子孙。

  这一次,他还是唱着歌去的:

  我有辞乡剑,玉峰堪截云。

  襄阳走马客,意气自生春。

  朝嫌剑花净,暮嫌剑光冷。

  能持剑向人,不解持照身。

  ——《走马引》

  这年,韩愈因为又说错话从长安被贬到洛阳,任洛阳令。

  李贺西入长安,经停洛阳。韩愈、皇甫湜得到消息,到访慰藉落第之人。李贺无所答谢,写下《高轩过》一诗:

  韩员外愈皇甫侍御湜见过因而命作。

  华裾织翠青如葱,金环压辔摇玲珑。

  马蹄隐耳声隆隆,入门下马气如虹。

  云是东京才子,文章巨公。

  二十八宿罗心胸,元精耿耿贯当中。

  殿前作赋声摩空,笔补造化天无功。

  庞眉书客感秋蓬,谁知死草生华风。

  我今垂翅附冥鸿,他日不羞蛇作龙。

  这就是李贺,一个十九岁的年青诗人,在东京才子、文章巨公的两位文坛泰斗面前,奉命而作,文不加点,一口气写下了这样一首气象万千、结构谨严、想象丰富的诗歌。

  整首诗分成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写韩愈、皇甫湜来访时的气派。先从他们的服装、马饰写起:那华丽的服装织锦如翠,浮青飞绿,虽然官品不高,但显得如此华贵高雅。接着写他们车马装饰的豪华,金环装在马辔上,马颈上金铃在摇动着,玲珑悦耳,声音清脆。而马蹄声像隆隆雷声,充溢耳际。这里还用夸张的手法,把韩愈、皇甫湜下马入门的情景突现出来,“气如虹”那气势如长虹从天际落下,这是十分大胆的想象,十分热情的夸张。通过服饰气派的描写,把韩、皇甫二人出场时的场面渲染得淋漓酣畅,先声夺人;未见其人,先感其气势。

  经过对场面的渲染,两位名公出场了。这是人们常说的赫赫有名的东京才子、文章巨公。这两句不规则的短句,写出了诗人惊喜的心情和敬佩的情感。在惊喜、敬佩的心情下,诗人刻画了二位名公的内在之美。他们心襟开阔,知识渊博,把整个宇宙天地都包容于胸腹;生性耿直,品质磊落,好像天地间的精华正气集中于心中。诗人李贺对韩愈、皇甫湜二人的评价是极高,再加上夸张,设想新奇的艺术手段,就使二人的伟大人格与崇高品质给读者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他们不但有伟大的人格、崇高的品质,而且有卓越的才能,他们应诏在大殿之前作赋,声震天幕;他们的创作才能可补宇宙自然所不足,可以说是胜似天功。

  诗人对二位当代名公的赞颂,他大笔渲染,浓墨重彩,把读者带进了二位名公内心世界的殿堂中去,观赏到它们的全部壮观的景象,审视着它们巍然矗立的资质。它们庄严、雄伟,洋溢着一种崇高美。但要注意的是,这当然不仅仅是对二位名公的礼赞,更是对诗人所追求的理想人格的称赞。从这里读者可以看到诗人理想的追求,他希望遇到这样的理想人物,也渴望把自己塑造成拥有这样品格的人。

  “庞眉书客”是李贺的自称,“感秋蓬”是说自己感到已经像秋天的蓬草那样,面临着枯萎的命运,看不见希望;也就是像下句所讲的“死草”,濒临死亡的小草。从诗人李贺会有这样悲观的思想情绪看来,这首诗应该是李贺参加进士考试之后写的。

  这次考试对李贺的打击是太大了。李贺从此以后,就经常感到绝望。这里“感秋蓬”就正是诗人绝望情绪的流露。在绝望之中两位名公来访,恰似吹来一陈春风,洒来一阵甘露。“谁知死草生华风”,是诗人绝处逢生,看到希望,看到光明前景的喜悦心情的抒发。“谁知”——出乎意料之处,“死草生华风”——垂死的小草在春风吹拂下又欣欣向荣了。这一比喻生动、贴切,使诗人的欣愉心情跃然纸上。

  最后两句是展望日后得到二位名公的提携,定能施展一番抱负。他把自己喻为斗败的鸟,把韩愈、皇甫比为高飞天空的大鸿,一旦败鸟攀附大鸿,定会展翅腾飞,蛇变成龙。诗人对二位名公企望很高。这一层表述自己的希望,情真辞切,但仍有诗人鲜明的性格,他虽然恳切地希望能得到二位名公的提携,但对自己还是比较自负自信,字里行间不卑不亢。从这里读者可以看到李贺的性格。

  十月十四日,李贺继续西行长安,写下《仁和里杂叙皇甫湜》:

  大人乞马癯乃寒,宗人贷宅荒厥垣。

  横庭鼠径空土涩,出篱大枣垂珠残。

  安定美人截黄绶,脱落缨裾暝朝酒。

  还家白笔未上头,使我清声落人后。

  枉辱称知犯君眼,排引才升强絙断。

  洛风送马入长关,阖扇未开逢猰犬。

  那知坚都相草草,客枕幽单看春老。

  归来骨薄面无膏,疫气冲头鬓茎少。

  欲雕小说干天官,宗孙不调为谁怜。

  明朝下元复西道,崆峒叙别长如天。

  为什么说是十月十四这么精确,因为唐人唐人称十月十五日为下元节,“明朝下元复西道”,明天就是下元了,我要继续我的西行了,所以前一天当然就是十月十四日。

  终于,在公元809年,李贺20岁这一年春天,他经宗人推荐,考核后,父荫得官,任奉礼郎,从九品。那么李贺的这个小官能当好吗?

  先不说他这个官的品阶高低,就说诗人李贺的性格和他处事的方法来说吧。

  《李长吉小传》详细描述了诗人敬业的工作精神:“长吉细瘦,通眉,长指爪,能苦吟疾书。最先为昌黎韩愈所知。……恒从小奚奴,骑距驴,背一古破锦囊,遇有所得,即书投囊中。及暮归,太夫人使婢受囊出之,见所书多,辄曰:‘是儿要当呕出心乃始已尔!’上灯,与食。长吉从婢取书,研墨叠纸足成之,投他囊中。非大醉及吊丧日率如此,过亦不复省。”如果不是喝醉了酒或非要应酬,李贺的生活就是这样日复一日。

  正因为这样执着,他才远远超出侪辈,而他自己也说“日夕著书罢,惊霜落素丝”(《咏怀二首之二》),要知道,诗人一共才在世27年,20多岁的一个年青人,已经头发花白,他的苦学可想而知!

  《云仙杂记》,是五代时一部古小说集,主要记录的是有关唐、五代时一些名士、隐者和乡绅、显贵之流的逸闻轶事,其中有《唾地成文》一篇:“有人谒李贺,见其久而不言,唾地者三。俄而成文三篇。”诗人就是以这样的敬业精神来做一个诗人的。

  想一想,这样的人不要说是在官场,就是在平常的与人相处中,以他的这种生活方法,又怎么能够和人打成一片呢?官场,可是要“混”的啊,像这样天天把自己关在象牙塔中,呕心沥血的他,没有时间,更没有心情去混官场,他做官的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长安,李贺做奉礼郎三年,奉礼郎的职责是掌执朝会、祭祀和巡陵的活动仪式调排,在百官跪拜时充任赞导。这样的职位,对心比天高的诗人不是机遇而是折磨。在这三年里,诗人更加消沉了,看看他眼中的官场吧:

  长安有男儿,二十心已朽。

  《楞伽》堆案前,《楚辞》系肘后。

  人生有穷拙,日暮聊饮酒。

  只今道已塞,何必须白首?

  凄凄陈述圣,披褐锄俎豆。

  学为尧舜文,时人责衰偶。

  柴门车辙冻,日下榆影瘦。

  黄昏访我来,苦节青阳皱。

  太华五千仞,劈地抽森秀。

  旁苦无寸寻,一上戛年斗。

  公卿纵不怜,宁能锁吾口?

  李生师太华,大坐看白昼。

  逢霜作朴樕,得气为春柳。

  礼节乃相去,憔悴如刍狗。

  风雪直斋坛,墨组贯铜绶。

  臣妾气态间,唯欲承箕帚。

  天眼何时开?古剑庸一吼。

  ——《赠陈商》

  在他的眼中,繁华的长安,热闹的官场只不过是那些达官贵人们逢场作戏之所罢了,而像他和陈商这样的饱学之士,却只能日日看着破旧的柴门、衰败的榆树,无人问津。

  因为“只今道已塞”,他“二十心已朽”。古话说的好,“悲莫大于心死”,虽然身在繁华无尽的长安城,但也不过是每天“大坐看白昼”而已,还等什么呢?他觉得自己向臣妾一样,唯唯诺诺,做着一些琐碎的小事。生命在无意义消逝,他是何等不甘心。

  不过,这时毕竟他还很年轻,对于未来,他依然有许多的想法,他在等待着苍天睁开双眼,让自己这把宝剑能够出鞘。

  公元813年,他在《出城寄权璩杨敬之》中写到:

  草暖云昏万里春,宫花拂面送行人。

  自言汉剑当飞去,何事还车载病身。

  与上次来到长安一样,他是带着“玉峰堪截云”的宝剑来的,原以为自己可以像“汉剑”一样,破空而飞,一展抱负。(晋惠帝太康五年,武器库房失火,库房中藏有刘邦斩蛇剑,该剑穿屋飞出)。然而最终却以病重被迫辞职回家。

  期待与失望之间的巨大落差击倒了他,他体验到了什么是心如死灰。这时,他的生命还剩下最后三年,就像是一颗闪着美丽的光芒的流星一般,诗人即将离开,而他的诗风也变得更加奇诡、忧伤。

  不过在长安这三年多的时间,让他看到了更多的官场黑暗,但是也有幸欣赏到了宫廷中的繁华富贵、人间极乐。才有机会让他写下《李凭箜篌引》和《将进酒》两首不朽的诗篇,传颂后世,开创了一代诗风,成为后代效法的典范。

  《李凭箜篌引》

  李贺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

  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

  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

  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此诗大约作于元和六年(811)至元和八年,当时,李贺在京城长安,任奉礼郎。

  李凭是梨园弟子,因善弹箜篌,名噪一时。“天子一日一回见,王侯将相立马迎”,绝对是大腕中的大腕,身价之高,据说是超过盛唐时期的著名歌手李龟年。

  他的精湛技艺,受到诗人们的热情赞赏。但是本来像李贺这样的小官是没有机会让人家为他弹上一曲的,但是由于他是奉礼郎,职责是掌执朝会、祭祀和巡陵的活动仪式调排,等等,所以他才有机会沾上天子的光,有幸欣赏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人间绝响,领略了李凭的绝世技艺。而李凭也没有想到,他会因为这一次和李贺的偶然相遇而诗史留名。

  这首诗的最大特点是想象奇特,形象鲜明,充满浪漫主义色彩。诗人致力于把自己对于箜篌声的抽象感觉、感情与思想借助联想转化成具体的物象,使之可见可感。诗歌没有对李凭的技艺作直接的评判,也没有直接描述诗人的自我感受,有的只是对于乐声及其效果的摹绘。然而纵观全篇,又无处不寄托着诗人的情思,曲折而又明朗地表达了他对乐曲的感受和评价。这就使外在的物象和内在的情思融为一体,构成可以悦目赏心的艺术境界。

  诗起首便把人带入到一个想象的世界中,说山上变幻莫测的浮云为什么猛然间凝滞不动了?善于鼓瑟的上古音乐家湘娥与素女,被什么触动了愁怀,依着斑竹潸然泪下?原来是因为听到了李凭在弹奏箜篌。

  箜篌演奏出来的乐声,时而众弦齐鸣,嘈嘈杂杂,仿佛玉碎山崩;时而又一弦独响,宛如凤凰鸣叫,声振林木,响遏行云。曲到悲伤处,芙蓉花为之垂泪;弹到欢快处,香兰花张开笑脸。李贺描写的琴声,不仅可以耳闻,而且可以目睹,形神兼备,妙不可言。

  长安十二道城门前深秋时节的冷气寒光,全被箜篌发出的音乐声所消融。其实,冷气寒光是无法消融的,因为李凭箜篌弹得特别好,人们陶醉在他那美妙的弦歌声中,以致连深秋时节的风寒露冷也感觉不到了。

  “紫皇”是双关语,兼指天帝和当时的皇帝。诗人不用“君王”而用“紫皇”,不单是遣词造句上追求新奇,而且是一种巧妙的过渡手法,承上启下,比较自然地把诗歌的意境由人寰扩大到仙府。虽然用语浪漫夸张,表达的却是一种真情实感。

  紧接着,诗人凭借想象的翅膀,飞向天庭,飞上神山,把读者带进更为辽阔深广、神奇瑰丽的境界。正在补天的女娲听得入了迷,竟然忘记了自己的职守,结果石破天惊,秋雨倾泻。这种想象是何等大胆超奇,出人意料,而又感人肺腑。一个“逗”字,把音乐的强大魅力和上述奇瑰的景象紧紧联系起来了。同时,石破天惊、秋雨霶霈的景象,也可视作音乐形象的示现。

  那美妙绝伦的乐声传入神山,令神妪也为之感动不已;乐声感物至深,致使“老鱼跳波瘦蛟舞”。诗人用“老”和“瘦”这两个似平干枯的字眼修饰鱼龙,却有着完全相反的艺术效果,使音乐形象更加丰满。老鱼和瘦蛟本来羸弱乏力,行动艰难,现在竟然伴随着音乐的旋律腾跃起舞,这种出奇不意的形象描写,使箜篌那无形美妙的音乐声浮雕般地呈现在读者的眼前了。

  以上八句以形写声,摄取的多是运动着的物象,它们联翩而至,新奇瑰丽,令人目不暇接。结末两句改用静物,作进一步烘托:传说中本来是伐桂不止,从不停歇的吴刚听到箜篌之音忘记了伐桂,把斧头扔到一旁,倚着桂树,静静地倾听;月中玉兔也蹲伏一旁,任凭深夜的露水在洒落身上,把毛皮浸湿,也不肯离去。

  他的诗感动了清朝一位七十七岁的老先生方扶南,把他的《李凭箜篌引》与白居易的《琵琶行》、韩愈的《听颖师弹琴》相提并论。在《李长吉诗集批注》中写道:“白香山‘江上琵琶’、韩退之‘颖师琴’、李长吉《李凭箜篌引》,皆摹写声音至文。韩足以惊天,李足以泣鬼,白足以移人。”

  《将进酒》

  李贺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

  烹龙炮凤玉脂泣,罗帏绣幕围香风。

  吹龙笛,击鼍鼓;皓齿歌,细腰舞。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劝君终日酩酊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

  后世把这首诗中写宴席的诗句,与李白《客中作》的“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王翰《凉州词》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杜甫《丽人行》的“紫驼之峰出翠釜,水晶之盘行素鳞。犀箸厌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纶”等传世名句相提并论,有人认为不相上下,还有人认为如果仅从诗句本身和写作手法上他已经超越了这三位前辈高人。

  实际上李贺省略了那些叙述性的语言,只用名词和形容词来描绘盛大的宴会场面,“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诸物象之间却能自然而然地连接起来,并没有一点儿脱节的感觉,的确要精练的多。

  但是再好的人间乐事,再多的豪华瑰丽场面,都掩不住诗人内心深处所隐藏的无聊和苦闷,诗人用乐极生悲、龙身蛇尾式的奇特结构,突出了诗歌的主题。这就是李贺艺术构思上不落窠臼的特点,这就是“诗鬼”。

  伟大的盛唐时代已经过去,经历了“安史之乱”后的大唐王朝已经露出败像。

  二十多岁的李贺病魔缠身,又经历了太多的打击和磨难,内心的愁苦无处排解。

  无论从时代还是个人的角度出发,他都不可能再写出“诗仙”李白“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那样气贯长虹、豪气冲天的诗句来了。

  虽然他们都是怀才不遇,但“仙”、“鬼”之别各有千秋。

  李白高呼一声: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李贺面对美酒想到的却是:劝君终日酩酊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

  所以读李白读的是气魄、是境界,是豪迈洒脱、自由不羁,使人心胸爽快,精神舒展。

  读李贺读到的是悲愁、是苦闷,是天昏地暗、冷艳哀伤,甚至是死亡,让人胸闷气短、胆战心惊、不寒而栗!

  只是,这世上无论到什么时代,不幸的人总是多的,更不要说总是爱“强说愁”的文人了。李白的诗内涵太丰富,也太豪放太自信,试问后世能有几人有这样的心胸和学识?所以他的诗只能用来看,不能学也学不来。而李贺的诗内涵则比较单纯,又总是着意表现愁苦的人生。所以,他的诗为后人开辟了一片释放忧愁和苦闷的天地,他之后包括李商隐等人都在学他的风格。

  李贺用他短短二十几个春秋的生命,开创了一代诗风。

本文标签: 无功   造化   读书   二十三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