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成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八九年那个夏天,我已经参加完了升初中的统考,父亲期待着我能够步着我的爷爷和我的二姐的后尘踏进琼海那所最好的中学-加积中学,以便能够得到更好的教育。   从邻居、亲友对看待父亲的眼神和说话的语气中发

  八九年那个夏天,我已经参加完了升初中的统考,父亲期待着我能够步着我的爷爷和我的二姐的后尘踏进琼海那所最好的中学-加积中学,以便能够得到更好的教育。

  从邻居、亲友对看待父亲的眼神和说话的语气中发现整加了敬佩和羡慕的成分之后,我得知自己考上了加积中学,而父亲的早出晚归便成了家常便饭。父亲是条汉子,在愈乎受到重视的家庭教育的今天,我受到的家庭教育不外乎父亲在饭桌上教的“见到年长的男的叫阿叔,年长的女的叫阿姨”,“加里有什么好吃的,或者是杀了只鸡什么的,记得拿点给婶婶、叔叔家的孩子”。如果这个家庭教育非要弄上什么外衣的话,那就是父亲在昏黄的灯光下教我们几个孩子唱“社会主义好”,劳累了一天的父亲很疲惫,我们却依依呀呀唱得很起劲。而关于社会主义好的另外一个版本是小孩子口里经常崩出来的顺口溜“社会主义好,吃饭看电影。”(七八十年代的海南农村吃饭经常是稀饭,这稀饭稀得能使你从碗里看到你的头像,所以人们说社会主义好,吃饭看得影,“得影”和“电影”在海南话里面发音很相象;在联想到全国生产队这样的乌托邦的时候,晚上时而会有电影放,这更能让人体会到这顺口溜里的黑色幽默和农民对生活的调侃。)我的学前家庭教育就是可怜巴巴的这些,跟如今小孩的学前家庭麻将教育那是天渊之别了,如果2008年北京奥运设有麻将这个竞技项目的话,海南的体育竞技水平可能会在这个项目上有史无前例的突破,为这个孱弱的体育小岛争光。

  在成为爷爷和二姐的校友了之前,二姐警告我到了学校不许瞎惹祸,要学乖,因为在学校里经常打架、高年级的抢低年级的钱。这使我很恐慌,最初在学校的几周甚至不敢正眼多看那些穿戴有点前卫的学长。在我的同学里面,除了一些家在小城里的同学或者寄宿在亲戚家的同学之外,大家都住在学校的集体宿舍里,还有公共的食堂,从那以后集体宿舍和食堂一直阴魂不散,直至我大学毕业。十几号人,上下铺,衣服也挂屋里,还有发着恶臭的球鞋,味道可见一般。而我们的食堂充斥的是我们敬爱的不懂的厨艺的师母或者跟学校教职工有乱七八糟关系的人,他们的厨艺的最高境界就在于能够把一大箩筐的青椒一股脑倒进大铁锅里,拿大号的锅铲乱翻一气,弄出来能够和没有放进锅之前一样清脆、一样有青草味道的炒青椒,能够使您分辨出来的是炒的青椒还是生的青椒的唯一标准就是冒出点的些许的热气和零散的油星。关于加积中学的食堂的一幅名垂千世的画面,那是每当开饭的时候,食堂旁边的树林里会坐满了捧着饭盆,三两的一伙的同学们,情景颇象父亲跟我讲起的他们当年大修水利的场面。树林的地上经常会流窜着一群群老师们养的形象猥琐、毛发肮脏的鸭子,那极讨人嫌的样子,经常成了我们拿骨头投掷的目标,我想这些鸭子很多是冒充过加积鸭的。这种共产主义式的食堂和集体宿舍是我极度反感的东西。

  寄宿学校里洗澡永远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听说以前是有淋雨房的,后来没有了,我们寄宿学校的洗澡便靠前门和后门的两口井,所以每个人都要备水桶,后来演变到每个宿舍备几个。所以每天黄昏的时候,水井边上挤满了光着膀子,穿着底裤的男生,围着井口,吭哧吭哧的打水,然后罩着头倒下,场景蔚为壮观。经常也会发现某棵树后面露出一个白晃晃的屁股。据说学校里那口很深的井是小日本打的,后来我们的夏天闹水荒的时候,经常调侃说,如果没有小日本,我们连澡都没得洗。

  八九年后改革的风潮云起云涌,小城里的录像厅一家挨着一家开,一些宣传海报也是极尽煽情挑逗之能事,走在深夜走在街头偶尔能听见从捂得严实的录像厅里传来的“啊。。。哦。。。俄”的声音。自此,我的很多同学们经常奔走于各个录像厅之间。由于经常是每天晚上第三场录像会有一些“好看”的片子,所以看第三场逐渐演变成了“看三哥”,后来便演变成了一个专业代词。至此,每当周末经常有成群结队的同学在深夜归来,之后便是讨论什么片子好看,那个录像厅的片子火爆。宿舍里闲暇谈话的内容也多了很多这方面的内容,卧谈会开始形成了。我最初的接受性知识便是从卧谈会里得到一部分,另外还有厕所里画的一些画和诗。后来便有一些色情书刊(比如龙虎豹和书籍)。而我终于在中考完之后,走进录像厅,与众多饥渴的人们挤在一起,混着浓浓的烟味和汗臭味,怀着莫名的躁动,看着屏幕上扭到一团的肉体,记得很清楚那是日本的片子,现在被我视为垃圾,性的神秘打破了,我也觉得好像长大了。不过,那些平常很热衷于看A片、光顾录像厅的同学,后来升上高中很少,至今联系也很少了。录像、琼瑶小说、武打小说是最受我们欢迎的三样东西,很多男生上课时拿的是武打小说,女生拿的是琼瑶,周末的活动便是白天踢足球,晚上泡录像厅。这样的生活,毁了很多聪明的同学,以至于他们受不到大学教育。而武打小说、港台片所宣扬的义气、江湖帮派,也早就了很多的校园帮派,我的同学里也有几个同学也锸血为盟,成立所谓“某某帮”,与别的帮派,或者是把他们看不顺眼的人揍一顿,他们在教室里眉飞色舞的讲述英雄事迹的时候,经常也会惹来很多崇拜的目光。校园里也会经常流传着某某人被修理了一顿,去找他的兄弟们报仇了,各种江湖传言不断。校园也象江湖,很多热衷于这些事情同学也到最后失去了接受大学教育的机会。而很多在中学里规规矩矩,但是受到不少熏陶的好同志便把这种风格在大学里发扬光大了。

  我的老师们都是很敬业的,初中当了我们三年班主任的的语文老师,他不遗余力的教学,使我可以能够造句子。他给我印象深刻那是我经常在晚自修的时候,我和同桌掰手腕,被他看到了,一气之下把我们拉出去拿着扫把狠狠的修理了我们一顿。大学毕业后,与中学同桌回忆到这件事情,两个人不禁开怀大笑。中学里,印象很深刻的是一位教历史的老师,每当上课的时候,他的口头语就是怎么赚大钱,成了大家的笑柄,后来果真去做生意了,不知有没有一个合格的生意人。我们高一的班主任教数学的老师,最出彩的地方居然在课堂上,跟我们拆彩票,猜号码?课堂的气氛甚是活跃。后来高二的一个历史老师很年轻,他经常在课堂上对一些主旋律欲言又止,言语颇为出位,被我们诉为反动。如今想起,如果换了我,可能会更有所出位。

  加积中学里有两样东西在我的脑海里抹不去,那是从小日本手里留下来的红楼和夏天象火一样绽放的凤凰树。红楼那是学校的标志建筑,古色古香。那喜欢凤凰树的花,火红的,挤满枝丫,看不到叶子,象团火,每当花开得很繁茂的时候,老师们会说,今年的高考成绩肯定不错了。

  离开了中学,大学我忧郁,工作后郁闷。大学的忧郁在于发现,好像突然找不到了目标了,青春期的躁动便更多靠A片、足球、香烟、酒来打发。工作后的郁闷在于突然发现,身上要承担这好多的责任,在于发现有时候要扭曲你的人格,丢掉你可怜的自尊,所以我怀念中学,怀念如白纸般的幼稚,怀念给我接受大学教育的机会的加积中学,怀念那如凤凰树的花上象火一样的绽放的青春。

本文标签: 变革   怀念   受到   中学   时代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