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成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1991年8月8日农历六月二十八,立秋。   这一天,是黑子和郝姐私奔的日子。   两个人蓄谋已久。   夜里在火车站候车室的楼上,趴附在栏杆上的锁子刘才,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见了在楼下

  1991年8月8日农历六月二十八,立秋。

  这一天,是黑子和郝姐私奔的日子。

  两个人蓄谋已久。

  夜里在火车站候车室的楼上,趴附在栏杆上的锁子刘才,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见了在楼下东张西望行走的黑子和郝姐。郝姐穿着依然那么漂亮,藏青色的牛仔裤,上身是紧身淡黄色竖条纹小衫,突显女人性感的身材。黑子却穿着一袭黑色,西裤和夹克衫,似乎远行要吊唁某位故去的好友,方方正正的脑瓜子深埋下去,一脸的阴沉,双眼却泛出贼一般亮光。

  小偷的世界无人能懂。

  锁子刘才和黑子郝姐都是朋友,但锁子刘才是个敬业的好同志,他的两个小弟已经对郝姐摸了点子(摸点子也叫趟活--就是扒手“检查”乘客身上是否有财物,以确定作案对象) ,下窗有二槛左右(行话意思是裤子口袋叫下窗 ,过千元的钱称谓槛)。当时,一个用长钳(用镊子的 )和一个玩飞刀(用刀片的)的俩人产生了分歧,锁子刘才给俩个贼眉鼠眼小贼骂了一顿。

  锁子刘才告诉两个小贼,大战在即要的是团结,摈弃争执,共谋大业。不管什么飞刀长钳,也不管什么白猫黑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怎么做都行,钱到手就好。

  嘱咐完两个人,锁子刘才就溜溜哒哒走出候车室,在外面找个背风的地儿坐下,抽烟等待收钱。

  锁子刘才知道,自己这帮人,有些日子没见过大票了。锁子刘才有预感,今儿个走不了眼,如果货顺手得犒劳那两个兄弟一顿。还是到“老来顺”,不为别的,就图那个“顺”字,况且那里羊肉特正宗。

  锁子刘才也算是条汉子,吃过苦挨过累,也享得起福。以前,他连着几天吃馒头喝凉水的时候有过,约着三 朋四友进馆子海吃海喝的时候也不少。今天这顿饭他也不想吃的太闷,那没味儿,最好一会儿,在车站能遇见到这里找活的漂亮小妞,因为,毕竟有钱花的日子不是很多。

  很顺手,货很快下来了。

  两个小弟跑过来,将钱递给锁子刘才时,两个人眼睛一直跟着钱移动,生怕让锁子刘才给数少了几张。这样的大活并不是很多,成功的概率极低。在家门口能干这么一票,二十分钟过去了还没炸雷,是幸运的。

  三条贼的影子飘飘荡荡的游进站前广场的茫茫人海之中。

  这一天,黑子和郝姐在本市火车站走了以后,至今二十多年过去了,黑子从没在本市出现过,即使他父母去世也没有看见黑子回来过。

  黑子的名字没有白叫,是真黑。或许黑子和郝姐私奔之前发生了什么,社会上没有听到有关黑子的传闻,黑子在社会上是小角色,公开的传闻只有一个,就是黑子和一个大老娘们跑了。

  也就是黑子出走的当天夜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早些时候,天色刚黑,钢铁公司总经理的姑爷,宾哥在自己家楼下车库回家途中遇刺。宾哥身中四刀,浑身血迹爬到五楼,敲开家门,在他媳妇邢燕开门后,宾哥断断续续说了几句话,就撒手西去。

  宾哥依依不舍走的很勉强,或许舍不得幸福的日子刚刚开始,或是舍不得年轻的娇妻。总之,死神还是生拉硬拽的把宾哥带走了,邢燕撕裂的哭叫声豪放的响彻他们家的整个单元,同时,也宣布了宾哥的寿终正寝。

  认识宾哥的人都知道,宾哥的背景。

  宾哥很嚣张。

  那个年代和现在没什么区别,唯一区别的是,那个年代当官的很低调,但是有钱人都很嚣张。宾哥三十多岁,属于英年早逝。

  有关宾哥的死,传闻有很多版本,一种是收了老客几百万块钱,宾哥并没有给老客发钢材,也不还钱。老客很无奈就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花钱雇了杀手,干死了宾哥。另一种是宾哥睡了别人的老婆,人家寻仇痛下杀手,还有一种就是宾哥伤人致残,报复者玩不过你就要你命。

  宾哥在那个年代,真是,打人从来不用进派出所和看守所,除了靠关系,清一色用钱说话。刑警队几个支队长全是哥们,宾哥和他们说话从来不用客气,派出所的治安警就是宾哥的小弟。

  “去,给我买几包烟!中华,软包。”宾哥就是这样和派出所民警说话,然后自己揣一包,剩下的给留在桌上,民警今天就有好烟抽了。

  一些民警还抢着去呢。

  那时候,只要说认识宾哥,是很有面的事情。

  有的民警都喜欢说:“你说宾哥呀!我们是朋友。”

  事后,宾哥老婆邢燕拿出十万块钱悬赏捉拿杀人凶手。十万块钱,那个年代对于普通人来说就如天文数字。当时别提警察有多卖力了,几乎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有被经过询问的,社会混子无一例外都被约谈过,小雪,候六,老笨和海子,菜头,大地主小地主等等都是重要嫌疑对象,但是宾哥的命案,始终没有破案。

  看来宾哥死后的运气不算太好,也许好运气在活着的时候用尽了。

  宾哥也在山上的楼区住,所说的山上就是一路慢坡往山上去,离钢铁公司厂区比较近,钢铁公司的职工楼群比较集中在这里。

  这里有钢铁公司的医院,还有子弟学校,俱乐部,图书馆,热力公司,自来水公司,环卫处,总之该有的都有,人口七八万。

  钢铁公司出过最大的官就是市委书记还有个市长,市委书记那一任钢铁公司出现了一波蔚为壮观的升官潮,有十几个钢铁公司的科级干部转任市里的各个局里的一把手,连子弟小学的校长都升迁为市公安局局长,一时市里所有群众对钢铁公司都刮目相看。

  钢铁公司是个风水宝地呀!看看市委市政府,真是人才辈出。

  宾哥的死和李钢宋银杀人抢劫案,都是这一任市委书记在任时候发生的。直到一年后,李钢宋银炸狱事件发生,轰动全国全省,老市委书记很无奈,才提前退居二线,也终结了钢铁公司人才辈出的怪圈。

  宾哥是鹿瘸子的宾哥,宾哥对鹿瘸子相当尊重,俩人是通过做钢材生意相识到相惜。宾哥认为鹿瘸子能混到今天这个样子,简直就是奇迹,鹿瘸子没有宾哥那样的背景和后台,鹿瘸子也没有社会混子的知名度,鹿瘸子还没有能说会道的一张嘴和趋炎附势的奴才像,鹿瘸子有的是智商。

  其实,宾哥和黑子的梁子,是因为鹿瘸子结下的。当时鹿瘸子给宾哥介绍两个老客,四个人在酒楼喝的不尽兴,又来到歌厅,鹿瘸子又叫了四位小姐。

  在歌厅,几个人玩的很嗨。老客看到小姐就像几年没吃奶的孩子,搂住就不撒手了。两个老客和小姐拉拉扯扯,又是亲嘴又是摸奶子。这期间,鹿瘸子大哥大响了几次,鹿瘸子出去回了几遍电话,宾哥苦笑着问鹿瘸子,说:

  “这是哪个损贼呀,一股劲震你,连他妈的电话费都花不起!”

  “一个朋友。”鹿瘸子笑了笑。

  宾哥也没太在意,宾哥长得帅,外表也很斯文。宾哥继续认真的倾听身边小姐痛诉自己不幸的家史和波折的青春,宾哥让自己的表情配合着小姐故事里凄苦的情节,哀伤侵略了宾哥整个面庞。

  其实,宾哥知道,所有的童话都是骗人的,大家为了玩的高兴,何必那么较真,让对方感觉你是相信她的,很容易沟通,多听少说,对方自己也会有真实感,你也没损失什么。

  黑子几乎是踢开包房的门进来的,黑子身后跟着小景,宝葫芦,还有大庆。

  看着黑子直接奔鹿瘸子走过去,鹿瘸子笑着站起来,宾哥侧脸看了一眼这几个人,都不认识,警觉的站了起来。

  开始,宾哥看鹿瘸子和对方几个人嘀嘀咕咕说着什么。两分钟后,宾哥看到长着方方正正脑袋瓜子的黑子,在使劲拽着鹿瘸子往外拉,鹿瘸子趔趄着往回挣,宾哥知道有事。

  “哎!哎!放手!”宾哥快步走过去。

  宾哥到了近前,突施冷手,一把将黑子的手握住,一扭,黑子就栽倒在身边的沙发上。

  “你他妈……”宾哥话没说完,就看见一个瘦小的孩子,在距离宾哥两步之遥的距离,快速地亮出一把雪白的蒙古剔,刀带着身子直接猛扑了过来。

  鹿瘸子就在宝葫芦对面,向右倒退半步挡在了宝葫芦面前,鹿瘸子就觉得自己的腹部一阵灼热,一把三寸蒙古刀 齐根儿扎进了鹿瘸子的肚子里。

  鹿瘸子摁住宝葫芦拿刀的手,紧紧握住没有松手。

  白净的地砖上很快就被一股股热血染红了。

  就在宝葫芦瞪着眼,愣神的时候,宾哥冲着宝葫芦的眼睛,双手快速连击重拳,宝葫芦没有闪躲开。受到重拳之后宝葫芦,嚎叫着倒下了。

  小景站在在一旁,从头至尾观看了整个过程,直到宝葫芦倒地,小景才转身开门走了出去。小景宛如一个服务生似的,刚才进来,只是送了些点心和水果,然后很有礼貌的走了出去,从而也宣布他所看到的情景剧结束。

  大庆不同,大庆好色出了名的,从进来就直接坐下来忙活小姐,似乎他很早就在这里或者他本就在这里。当宝葫芦拿刀捅了鹿瘸子,小姐们见到血尖叫着往外跑时,大庆硬生生的把怀里的女人给扯住,没让她跑出自己手掌控制的范围。小姐逃跑失败后,无奈地将头深埋在大庆的怀里。大庆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仍然一手搂着小姐的腰,另一只手已经深入小姐怀里多时。大庆就像个旁观者,一边看着宾哥用膝盖压住黑子身体,双拳毫无节奏地在黑子的头上跳着探戈,一边玩弄怀里索索发抖的小姐。

  这时,两位老客一个扶起鹿瘸子,另一个把宾哥拉开,扯住宾哥的胳膊向门外走去。

  “我是宾哥,你麻痹有事找我!”临出门,宾哥对黑子放下话。

  黑子肋骨骨折,宝葫芦门牙掉两颗。

  事情起因是黑子找鹿瘸子借钱,已经借很多次,这一次借的有点多,鹿瘸子没答应借也没说不借。众所周知,黑子借钱从来不还的。鹿瘸子明摆着就是躲黑子,不想和黑子碰面,心想躲一阵子就过去了。

  可是我们的黑子有个不好的习惯,不但只负责借,不负责还,还非常执著。

  鹿瘸子他们来歌厅后,黑子一直打电话震他,让他回话。鹿瘸子回了几次电话,说自己现在资金周转也非常紧张,真有难处,但也没说不借,等到和黑子见面少给他拿点,可是,黑子是来者不善,带着人来的。

  鹿瘸子怕黑子吗?当然不怕,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没交情还有故情,鹿瘸子是个念旧的男人,鹿瘸子放不下脸,可是黑子能放下脸。

  鹿瘸子和黑子都住院了,宝葫芦被带到派出所,让所长铁掌权佩云一顿大嘴巴子扇得宝葫芦天昏地暗,七窍生烟,录了口供也作了笔录,刑拘,暂时在看守所羁押。

  黑子虽然也在住院,派出所的治安警隔三差五就去医院关怀一下他的病情。每个人对黑子都很体贴,告诉黑子要注意营养,什么也不要想,让身体快速恢复起来,看守所的房间都为他准备好了,就等他报到呢。早恢复早去报到,看守所的人听说你要去,都等不及了。其实,给黑子房间都定了,和他的仇人化工厂的笨熊一个号,笨熊在号子里有了新的绰号,叫狱魔。

  化工厂的笨熊和常胜是那片家属区顶顶有名的混子,笨熊以打架善于使用菜刀砍人而闻名全市,常胜以挑断对手脚筋而令人胆寒。

  连载小说《白云苍狗》 第十九章

本文标签: 中龙   凤宾哥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