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成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原创】 诗论 《谈几种对诗歌美的错误理解与追求2》 陈虚炎   例10《浓情岁月》(歌词式)   风从故乡的寒冬吹来   把起伏不定的心事诉说   泪光早已漫过我的思绪   把我的呢喃任性地洒

  【原创】 诗论 《谈几种对诗歌美的错误理解与追求2》 陈虚炎

  例10《浓情岁月》(歌词式)

  风从故乡的寒冬吹来

  把起伏不定的心事诉说

  泪光早已漫过我的思绪

  把我的呢喃任性地洒落

  冰霜融化成早晨的红云

  和太阳一起狂吻那爱情之火

  晚霞静享你的诗和远方

  铺下我的思恋让爱永不褪色

  你在家乡站成挺拔的苍松

  我在三九天开成梅花一朵

  穿越岁月纵深直抵爱的前沿

  与你朝夕相伴笑看红尘苦乐

  醉一场故乡的安暖守望

  把我的日子怒放的快快活活

  依恋着你的芬芳用真情告白

  连同滑过心畦的呼唤一路放歌

  (原始点评):诗歌的用词和组织都是非常优美的,但仍旧停留在“风的高度”。风是无序的,缥缈的,难以捉摸的,如果用风来表达情感,那情感的意向一定如风中飘絮一样,难以被人捕捉。而如果能够再此基础上,稍微添加些“杂质”(实物),将风冷凝成雨,甚至雪或雹,那情感就不必成为虚无缥缈的飘絮,而可以成为“有重量的物体”,那是可以沉降下来的。从而可以直击人心,产生更大的共鸣。那样一来,浓情的“浓”字才得以非字面和抽象的表达,它将成为画布上引人注目和联想的形象,即便色彩是淡的,因为成为一个整体,仍旧能产生应有的厚重。所以,我们写诗,应注重的不是语言色彩的厚重,而是诗歌整体意象的厚重感。不知诗人有否领悟到这点呢?

  对这首诗的点评,也可能苛刻了一些。但诗歌内容的确太飘,太空虚了。但作为歌词是不错的,因为用韵了(这点很多诗人还忽略掉,或做不到)。以下可简略谈下现代诗失韵问题。点到即止。这可能和朗读群的要求有关,但是还是要明确一点,诗歌不全然为了朗读,追求朗读的快感是很重要,但诗意更重要。

  (还是有一定风花雪月的影子)用自然景观表达情感不是不可以,只是想要通过简单串联,组合这些事物,就表达出浓厚,复杂的感情,很难。即便表达出来,可能比原先的情思更为抽象,因为读者难以理解。从诗歌新意的角度讲,其实用这类素材捕捉意像,也是烂梗,难以挖掘有效的好意像。

  可能会有人提出疑问,例3《梅雨江南》中也有许多情况,利用动词串联下文。可是有区别,例3的动词,是用来串联意像组,而该诗的动词,只是用来串联素材,企图高效地构造意像,这是很困难的。意像组之间是平行的或递进承接关系,合理的串联是为了有效过渡,也是一种加速拓展文字的方法,就像两段内容有联系,却不是相似内容的段落间,需要有过渡句承上启下。

  例11 《回眸》

  当繁华飘落进寂寞

  你微笑的唇角

  开始悬挂我的眼眸

  空气中弥漫你的馨香

  让模糊的记忆萧瑟

  前世的情缘

  换回今世的擦肩

  而无奈的浅缘

  仅只收获你的回眸

  满腹的幽怨

  也只能咫尺天涯

  而你飘忽的背影

  永远是我追寻的目标

  霓虹灯的精彩

  洗刷尘世的悲歌

  角落里的泪滴

  都是你的杰作

  漠然的面具

  写满你的淡定自若

  我踉跄的步伐

  注定擦肩而过

  (原始点评):一则幽怨之曲,是爱情的悲歌。题材言,是守题的选择,写出了一定的“怨”味。可以说,有些语句的出色运用,是十分令人入境的。比如“你微笑的唇角,开始悬挂我的眼眸”;“角落里的泪滴,都是你的杰作”;“漠然的面具,写满你的淡定自若”。这些文字某种意义上是非常真实而精准的。只是这样的描述,对意像的塑造,还不够丰满。正因对意像刻画不够显著,使得读者能够捕捉到一些散碎的画面,但并不完全,并且需要通过对文字背后的涵义发挥联想。而因为缺少“画面”定型,这种联想很可能会被读者发挥过度,甚至引入错误的方位,从而影响诗歌原本的表现意图。若诗人能将意像得表现再客观化和具体化一些,让回眸的动作定格化,变成表达失意爱情之意像的中心。如此集中几组更强烈而鲜活的画面构成意像从(每一次回眸的产生原因,特定含义,以及回眸之动作对表达爱意的层层深化和递进),那么诗意将“自然”形成,而不必依靠读者主观散碎而零星的“猜想”去完成构建。“可能性”与真实的区别就在于此。

  虚,还是太虚。什么是虚,空洞无物。诗歌需要言之有物,风花雪月都是素材,不是“物”,诗歌中的“物”是指具体的意像,具体的画面。太过缥缈的画面,是云烟,和原本缥缈的情思有何区别?正因为情思太过缥缈,抓不住,所以要抓住他,需要凝固成“固体”那才是物。意像构建不是靠几个漂亮的动词,串联素材就能简单办到的。比方说:繁华飘落进寂寞,霓虹灯的精彩洗刷尘世的悲歌,漠然的面具写满你的淡定自若,空气中弥漫你的馨香让模糊的记忆萧瑟……这不是构建意像,是简化操作,而得到的效果则是,模糊和抽象,得不到具体的,有明确情感内涵的图像。

  让我们看看好的意像是怎么构成的:

  例12 《沉默的约会》(董佩伦老师作品)

  我们坐在绿茵摇曳的刺槐下面,

  谁也不敢抬起害羞的眼睛。

  怕瞳仁泄漏了心中的秘密,

  这秘密只能在心房里跳动。

  望着你翻阅书本的手指,

  我真想变一只火红的蜻蜓,

  作一次暴雨来临前的点水,

  在你如水的手背上急速滑行——

  试探你火热的青春的花蕾,

  是否在你生命的枝条上萌生;

  试探你与我两颗心的间壁,

  在月老的穿凿下是否沟通?

  呵!当思绪的蜻蜓刚刚起飞,

  我便令它将翅膀收拢——

  我怕过早地打破谜底,

  招来命运的双重不幸;

  我怕过早地得到你的应允,

  会缩短我甜蜜追求的里程;

  我怕过早地摘个苦果,

  让记忆的大脑咀嚼一生……

  既然沉默也能酿造甜蜜,

  我愿在甜蜜中永不作声。

  初夏的原野弥漫着麦花的清香,

  朦胧的天边升起我朦胧的憧憬…

  (原始点评片段):其最著名的爱情诗《沉默的约会》中前两句就将这种“默”,定格在了“绿荫摇曳的刺槐之下”:“我们坐在绿荫摇曳的刺槐下面,谁也不敢抬起害羞的眼睛。怕瞳仁泄露了心中的秘密,这秘密只能在心房里跳动。”这样两个渴望爱情,却不得不蹩手蹩脚寻求爱情的年轻人,就连吐露真情也成为一件“恐慌”的事情。因为他们不知道未来如何,也不敢轻易许愿或承诺。著名诗人汪静之也点评过董特的这首诗,他认为:“初恋的青年男女害羞胆怯,不敢自己表态,不敢向对方试探。对方是心许还是拒绝,是一个哑迷,但又不敢打破谜底,因为这是成败的关键。”最后又总结说:“不敢表态,不敢试探,只好沉默。”笔者以为,这只是看到了酸涉初恋的表象,而这沉默,并非那样“肤浅”。

  我们注意到一个微妙且重要的线索,一样类似“带刺玫瑰”的象征物——爱情大师董特纤细而精准的文笔下,“刺槐”的形象一语双关,将不可得,不可轻易得之爱情,连同它的特殊时代及政治背景都隐喻其中,不得不说其功力之深厚,隐藏之周密。然而,从我们这个时代反观此作,为何是“刺槐”,而不是带刺的玫瑰?刺玫瑰可以象征危险或容易受伤的爱情,而槐树,却更像一种身体所依靠之背景,支撑物,甚至是制造“阴影”的笼罩之物。“刺槐”一词究竟董特仅仅为周全爱情诗的朦胧,还是迫于时代环境所作之无奈的文学掩饰,甚或借此讽刺时下而一吐胸中郁结,不得而知。或者多少些许都沾点吧。这大抵就是那个时代爱情诗创作和表达上的特色!说是时代之殇也罢,说是时代独有之特色也好,总之,大多是逃不离“默”的氛围的。

  但是,这种“沉默”毕竟是表面上的,真正的爱情之火怎容得寂灭之沉默?那把火会向着心中烧,会向着思念,幻想,甚至去“意淫”某种不可言喻的情感。“望着你翻阅书本的手指,我真想变一只火红的蜻蜓,作一次暴雨来临前的点水,在你如水的手背上急速滑行——”,可以想象诗人董特的那次真实的约会,却真如歌德笔下“维特之烦恼”般,也难免流露性的意识。然而这是相当健康和真实的,性与爱本就是一体,离开了性的爱情是空洞的柏拉图式幻想,而离了爱情的性,则是快感下被风干的丑陋的人性面具。而在这段诗中,诗人把“抚摸恋人的手背”这个真实的想法,用意像形式呈现,丝毫没有违拗感,也不会引发过分的情欲,而是恰到好处,一击即中初恋男女的青涩心声。一者想,却又不敢;二者渴望,却不能直露,既辩证又统一。“急速滑行”是本段最有趣且可贵的表达,似乎诗人以为,急速滑行,恋人就难以察觉这一刹那的“刺激”,可以说有些荒唐可笑,但在这可笑下,却又不禁令人佩服诗人之武人文心,探微著幽,将一个真实的爱恋者的微妙心理展露无疑。真是千里踏雪了无痕,只在微末下功夫!

  如此“默”中有动,似动未动,动静相序,“折磨”人心。犹如小说讲究波澜起伏的剧情,而在一个相对静态的剧情中,有时微妙的心理描写,往往也能起到勾动读者心潮的作用。这便是“静中取动”的妙用。然而“当思绪的蜻蜓刚刚起飞,我便令它将翅膀收拢———我怕过早地打破谜底,招来命运的双重不幸”,正当读者以为剧情要高潮迭起时,诗人却又巧妙收起了桅杆和风帆,如此顿挫,令人思绪蝶泳。这也正是诗人要将“默”的原因和盘托出的借口:

  “我怕过早地得到你的应允,

  会缩短我甜蜜追求的里程;

  我怕过早地摘个苦果,

  让记忆的大脑咀嚼一生……

  既然沉默也能酿造甜蜜,

  我愿在甜蜜中永不作声。

  初夏的原野弥漫着麦花的清香,

  朦胧的天边升起我朦胧的憧憬……”

  这是我前段时间刚写的长篇诗评《谈诗歌创作中的人格映射论——爱情诗人董特笔下的痴情儿女》(10万字),其中引用的一段文字。这首是当代著名爱情诗人董培伦老师的代表作之一,解说的话其实我只需要引用一小段,全部放出来主要是给大家欣赏下。诗人董佩伦极擅长摸索恋人间的心理活动,通过行为的细节处理,将这种细腻心理表现出来,从而达到深化情感的效果。最典型的有《沉默的约会》,大量描绘了初恋男女幽会的微妙心理,其中最有意思的一段:

  “望着你翻阅书本的手指,

  我真想变一只火红的蜻蜓,

  作一次暴雨来临前的点水,

  在你如水的手背上急速滑行——”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具有诗意的小小的性幻想。这里,诗人通过构建意像,委婉地表达了本不太好表达的想法:透露出初恋心理中“肌肤相亲”的渴望。如果直白去陈诉,不仅尴尬,而且诗意尽失。“火红的蜻蜓”显然是喻指手指,只是这色彩中还包含了火热或燥热的含义,同样隐含心理元素。整个心理活动,通过一个臆想的意像,完美将诗人那种焦灼,羞怯,渴望却又怕被发现的心情表达出来,同时也达到塑造人物形象的作用。

  联想,比喻,加精准表达,这才是构造意像的方法。而不是简单通过一些动词,串联素材就能办到的,否则也就谈不上构造二字了(构造是一种创造性的设计活动,不是简单公式化的表达,否则意像(尤其是新颖的,好的意像)就是能够通过技巧“量产”的东西,也就没有太大价值可言了)。

  c 太过重视断句的功效(以为断句断的好,诗歌会变美)

  例13《寻问》(微信诗友的作品)

  我的一片真爱

  不逊  仓央嘉措

  我有如许情多

  不输  纳兰容若

  悠悠岁月长河

  我不随流逐波

  转山水转佛塔

  匍匐膜拜

  摇动经筒的虔诚

  我依然执着

  塞北的冰雪

  江南的月色

  我都在梦里吟哦

  试问过

  佛国里的圣洁莲花

  我是哪一朵

  寻觅着

  星空里璀璨的清眸

  我是哪一颗

  今生

  我是开在了高原湖畔

  还是把目光

  在草原大漠上定格

  心里涌动着

  一股豪情一腔诗歌

  脚步从未停止

  挚爱依然如火

  为了我心中的美

  我愿纵身一跃

  哪怕是风暴漩涡

  纳兰容若还有仓央嘉措

  你们敢么

  我要

  重写你们的

  传说 

  这是一类诗人普遍追求的形式,一句话断句成多句,认为看上去似乎会很有唯美感。充其量增强了朗读顿挫感而已,对诗意并没有增进或升华作用。当然这首诗还算有中心,内容并不散乱。有些诗歌分段的同时,内容也是支离破碎,那就很枯燥无味。

  更极端例子还有很多,有些诗歌两字一断,甚至一字一断,将本来一首两句的话的诗歌,分了十多断,看上去刚好一首“中等长度”的短诗。但本质上,其表达的文字内涵,也就这两句话所能表达的,不可能多出多少来。比如,顾城的著名短诗:“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我们试着让它看上去更“丰满”些:

  “黑夜,

  给了我

  黑色的

  眼睛,

  我却用它

  寻找

  光明”

  形式是改变了,可内涵增加了吗?朗读时顿挫感加强了,可情感增加了吗?诗歌“长度”变化了,所表达的意像更丰满了吗?都没有,反而分断增加了,本来很经典的一句诗,让读者不好记忆了,甚至改变了清爽简明的原始风味。所以我们不能夸大断句的作用。断句肯定是有好处的,一首长句构成的诗歌,如果不断句,读起来犹如文章,诗歌风味尽失,但这种作用是有限的。比如一首烂诗,无论怎样断句,也不可能将其变成好诗。

  最极端的例子,当然是梨花体。一句毫无诗意的话,以为用分行的形式,就可以产生诗意。这当然是很可笑的。但梨花体至少证明了一点,诗歌与文章没有绝对界限,目前诗歌与文章的形式区分就在于分行。换言之,少了诗意与韵律的文字,只要有分行的形式,我们仍旧视作诗歌(顶多是烂诗而已)这其实也是对当前诗歌的反讽,看来诗歌却是需要一些改变,否则诗歌所谓的“诗意的文字”就等于一纸空谈。

  如果诗歌仅仅只是有意义的文字,而忽略对美的追求,那么和短文有何区别?无所谓诗意,又何必称其为诗呢?无韵又何以为诗呢?这是值得广大诗友关注和探讨的问题。

  例14 《我是故乡放飞的一只小鸟》

  荡涤心灵的文字,让我插上翅膀

  从一座深山峡谷,里飞出

  从故乡的桃林中,飞翔

  从小在文字墨香,里跌倒爬起

  为了那一辦辦荡涤心灵的文字

  多少次风雨中伴我,山一程,水一程

  在五千年的文字,中上下求索

  读书索理向书山行进

  多少次梦想吐露心声的文字

  在铅字中植根开花结果

  多少次梦想启航云挂扬帆远行

  可是一世所求,不见文字开花,不见桂冠那里

  编织,只将心事藏在流年的岁月中

  等风干记忆

  蒼凉那份执着的一辦心香

  梦想已离我远去,荡涤心灵的文字

  常常在别人的诗园大放光彩,我只好唤回

  不长翅膀的小鸟,作一万次的飞翔

  拆断的羽毛,无法抵达鹰的高度

  (原始点评):因为太显著了,首先注意到诗人断句的问题。后来我想起,过去新诗断句的划分(很早以前),的确有将“某某的某某”作“某某/的某某”之句型节奏划分,为了朗读的需求。(只是这种分段已过时,毕竟诗歌创作和朗读技巧都在不断发展推进)这篇诗中,诗人类似断句有:峡谷/里飞行;文字墨香/里跌倒爬起,文字/中上下求索。如此之多,应非作者搞错,而是有意为之。(猜想应是位年长的诗歌前辈)我想告诉诗人的是,即便真为朗读者考虑,刻意划明节奏,其实不也必。因为诗作是诗作,朗读是朗读,各司其职便可。朗读者自会考虑该诗之内韵或外韵,或者诗歌本身语意的需求而划分节奏点,这等于剧本编剧去干导演的拍摄脚本的活,是多此一举的。另外“不见桂冠那里”的表达是有些问题的,即便连接下句的“编织”,好像也说不通。最后逻辑错误也有一处:我只好唤回/不长翅膀的小鸟/作一万次的飞翔。这无论从客观还是主观上讲,都是不成立的。(没有不长翅膀的小鸟;若有,没有翅膀又如何飞翔;再者,不长翅膀的飞鸟如何折断羽毛;无法抵达鹰的高度,说明还是有飞行高度的,那就证明翅膀是存在的。所以不是不长翅膀,而是翅膀脊薄和弱小而已)还望诗人再细加斟酌。当然,除了这些小问题,诗歌从整体上看,是完整而统一的,也把小鸟“失意”的过程和心境表现得淋漓尽致。小鸟作为诗人自身的寓言体,可谓将诗人写作从探索到挫折,怀疑到振作,仍留有沮丧的波折心曲一诗道尽,读来真实可感,引发共鸣。实为一篇意像明确的好诗。最后还望诗人谅解,评者秉承客观原则,纯以一己修为,揣度诗歌语感和语境,若有问题,“睚眦必究”。然而毕竟水平有限,点评错误之处或也必然。若点评失榷处,还望诗人前辈海涵之。

  这首诗无论内容,还是意像表达其实都是非常不错的。唯有断句,暴露出一些问题。不过这也是诗人追求完美的表现,无可厚非。的确,断句好坏,有时也会让人产生错觉——若朗读时,可能会出奇效。其实完全不必太过揪心这个问题。不过这首诗,应该是诗人刻意摆弄技巧,只是这技巧有些玩过头的感觉,让读者生出些许怪异感。

  d将朦胧诗等同于晦涩诗,玩弄语言技巧,以怪为美

  例15《一个春天的故事》

  那晚芭蕉 还未成年

  你不要留言 言在心

  曾经最美的 也别说出口

  人生有限悲欢

  在纷纷扰扰落红的季节

  怀揣一腔热血

  所有的修辞 能把什么说穿

  飘飘的长发 从腰过肩

  仍然日子回到日子

  月亮回到初上

  偶尔发几声感慨

  无人的野渡

  足可以自由舒展

  念 在春风化雨

  等最后停留

  一些多余的表象

  能否 告诉我

  是休还是不休

  (原始点评): 这位诗人是比较寻求语言和修饰变化的,我已从好几首他的诗中看到此特点。只是这种变化,并未紧密结合意象,使得他的诗歌有时显得混乱(但并不否认其诗歌有独有的风味!)。这种混乱首先体现在文字上,比如“你不要留言 言在心”,“所有的修辞 能把什么说穿”,“仍然日子回到日子”,“念 在春风化雨”,这样的表达不能说是错,充其量是诗人语言风格上有追求某种“境界”的穿凿和附会,但表达上的新意或许有了,却不免生出异样的怪诞感;其次,在这种文字倾向的影响下,意象也变得难以琢磨。譬如,“那晚芭蕉 还未成年”,这必然是有象征的,但因为此象征未和之后的所有象征物构成联系,也就是说,所有意象独立铺陈,彼此失联,导致意象群不能聚集于一个中心。一切都是诗人“散漫”的心意,或者被灵感所捕捉的一刹那的感受片段,它们也许都是关于春天故事中的某种碎片,被诗人的抽象化而成诸如“无人的野渡/足可以自由舒展”这样的诗句,多少是有些故弄玄虚的。然而“无人的野渡”究竟表达何物何事或者何意象乃至何意境,诗人上下文均未提示,读者也只能绞尽脑汁胡乱猜想,或者凭着高超的悟性去感受那种诗人刻意营造的“不凡意境”,结果自然是高处不胜寒,令读者生出畏惧与惶恐。另外,逻辑上硬伤,更令人费解。如果说“飘飘的长发 从腰过肩”,我还能将之理解为诗人观察顺序使然,那么,在一个春天的故事中,穿插“落红的季节”又是做甚?是用秋天来诠释人生悲欢和纷扰吗?然而,这又与春天有和联系呢?“一些多余的表象,休还是不休?”,要解答诗人留下的疑问,在评者有限的阅读经验看来,太难了。因为这已经不是“休或不休”的问题,而是成为逼迫读者将整首诗中众多晦涩诗句,如何强行向关于“春天的故事”引导的,使之明确目标的一个“能或不能”的曲高和寡的难题了。

  首先,我先说明一个事实。诗歌是极容易造假的,不仅仅是诗歌,一切艺术都是可以造假的,特别是在先锋思想和某些前卫主义的思潮影响下。因为诗意与逻辑本身就是一对矛盾,太过理性的文字,是很难产生诗意的。诗意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梦幻。梦与现实的关系大家都知道,梦中可以做出违反物理定律,违反论理,逻辑等荒诞之事,诗歌也是一样,它似乎不需要像文章或小说一样,注重文字的逻辑,甚至诗歌还可以打破语法的限制。所以这就造成了一种混乱,使得造假成为可能。假的感情,假的逻辑,假的关联性,假的表达技巧,假的意像构造(不成立的),归根结底,假的文字(某些无意义的词汇组合,拼凑概念,玩弄概念,甚至打着意识流的幌子随心所欲瞎胡闹)。

  不要不信,我随意演示一下:

  “背叛,是所有谎言中最真诚的仆人,

  背叛上帝,你将价值连城,

  用你的瘸腿踢翻悬空的米缸

  救赎的吻,阿根廷的圣母,妓女的袜子

  还有钻进我无可救药的肝脏的懒虫们,

  你们都是我最圣洁的爱,

  请不要辜负,

  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

  哦!洗发水,或者毛巾

  如果你笃定生活是臭水沟中蛆虫的心

  那么任选其一吧,来吧,来吧,

  我会像不懂反抗的少女那般任凭蹂躏

  在所有谎言和背叛的深渊”

  然后再取个漂亮的题目,比如《滑向处女的虚空》。大家觉得怎么样?能看出是我胡乱写的吗?是不是有点像国外大师的作品,还是……?如果我告诉你,这首诗是著名诗人金斯伯格写得,你第一反应是怎样?哇,写得真棒!是不是?如果我说这是我在上厕所的一根烟功夫写得涂鸦作品,你又作何反应?

  所以说,对前面这首诗我就不多做评断了,大家自己可以去感受。如何判断一首诗的真假?情感!这点很重要,首先你能否感受到情感,真的那种情感;其次这种情感在你脑海中,造成怎样的画面,是模糊,清晰,还是抽象地一塌糊涂;最后再观摩具体的文字,去具体地尝试分析意像,得出什么结论,是能够勉强分析,还是完全摸不着头脑?最后,相信自己的直觉和智慧,得出你内心的结论。

  当然,完全虚构的假诗还是比较好分辨的,最怕的是,有一定的感情融入,也有一定的真实意像,也就是说半假半真时,这种诗歌的造假是最难判断的。

本文标签: 美的   诗歌   理解   追求   错误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