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成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中国文学迈入词语扩张的新时代   ——悠哉在中国潜作家协会成立大会上的演讲   悠 哉/文   一、主持人发言   2012年9月1日,两百多位资深的中国潜作家欢聚一堂,在北京昌平区的“新公社俱乐

  中国文学迈入词语扩张的新时代

  ——悠哉在中国潜作家协会成立大会上的演讲

  悠 哉/文

  一、主持人发言

  2012年9月1日,两百多位资深的中国潜作家欢聚一堂,在北京昌平区的“新公社俱乐部”召开大会,宣告“中国潜作家协会”正式成立。9月1日,值得大家铭记,值得后人纪念的一个日子!一个光荣的日子!作为一个写作组织,中国潜作家协会的成立,极大促进了中国文学的大繁荣,极大促进了中国文学融入世界文学的大家庭。有了这两个“极大”,相信我们这个协会将茁壮成长,不辱各位首创者的殷殷期待!

  今天,有幸请来中国文学大师悠哉先生给我们作题为《中国文学迈入词语扩张的新时代》的演讲,大家表示热烈欢迎!(鼓掌。)悠哉原名杨秋荣,是长篇小说《燕园梦》的作者,盛名赫赫的中国文学大师。详细介绍请看《中国潜作家协会创始人简介》,在此我就不多讲了。令人兴高采烈的是,悠哉先生将他名下的“悠哉文学奖”委托中国潜作家协会来颁发,我们对他表示由衷的感谢!(鼓掌。)

  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请出悠哉先生!他演讲的题目叫《中国文学迈入词语扩张的新时代》,鼓掌啊朋友们!(热烈鼓掌。)

  二、悠哉演讲

  尊敬的各位来宾,尊敬的潜作家们:

  你们好!(鼓掌。)

  今天是“中国潜作家协会”的成立大会。这个会召开得好,打响了头一炮!相信日后再接再厉,继续打响第二炮、第三炮……大家有信心没有?(台下呼应“有”,热烈鼓掌。)

  就“潜作家”这个词,我先饶舌几句。什么叫“潜作家”呢?众所周知,几年前冒出个新名词,叫“潜规则”,意思是一种暗中操作的规则,个中人心照不宣,小范围内使用之,主要是官场和商场。其实也可以叫“隐规则”,只不过“潜规则”叫开了,大家不好改口而已。

  那么,“潜作家”的内涵是什么呢?“潜作家”是以“作家”相对应的词儿。“潜作家”也是作家,但是得不到官方的承认,这种得不到并非短期的,也须将伴随终生。他们人数众多,遍布于华夏神州大地。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将“居庙堂之高”和“处江湖之远”对举,揭明士子的两种生活境况,以及随之而来的两种人生态度。其实我觉得,“潜作家”近似于后一种人,即“处江湖之远”者。简言之,“潜作家”就是正统作家之外的作家,或者说放逐于文学庙堂的作家。潜作家啊,请听我说!你们是民间的、草根的,属于大地繁殖力的顽强造就,由于某种原因缺少阳光雨露的普照与滋润,成长环境不那么优越。但是,你们产自厚德的大地,接受仁慈地母的祝福,是前途无量的一批作家,任何狂风骤雨摧残不了你们。是的,摧残不了的!(鼓掌。)

  “潜作家”并非新鲜事物,自古以来就有。例如,杜甫生前就默默无闻,到中唐后声誉渐起,北宋时才有“诗圣”之誉。吴敬梓、曹雪芹、蒲松龄等小说家也是死后成名,在生前他们就算“潜作家”,其写作属于“潜写作”,其作品属于“潜作品”。这种作家古代不胜枚举。现代、当代怎么样呢?同样也是不胜枚举。

  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事物的相互依存和相互转化,“反者道之动”(《老子?第40章》)就是该哲理的简明概括。因此,“潜作家”有一天极可能变成“大作家”,而那些文坛大家若干年后则可能埋没于时光尘埃里。事情就是这样,有些残酷,因为真相意味着残酷。潜作家啊,请听我说!我们要坚信自己的力量,不被名缰利索所层层捆缚,目光尤其要放远大,要胸襟坦荡,光风霁月。潜作家啊,请听我说!惟有这样,你们才能穿透现实的重重霭霾,看到许多常人难得睹见的瑰丽奇景。

  这里有个问题,也许有人会问:既然有了官方的“中国作家协会”,为什么我们还要另成立“中国潜作家协会”呢?实际上,二者不是一码事,虽然貌似性质相同。“中国作家协会”是中国仿照“苏联作家协会”成立于1950年代,烙上了鲜明的政治烙印和时代烙印,尽管政府反复洗擦这种烙印,但是终究抹杀不掉的。自它成立之日起,它就起着棍子的作用,高悬和挥舞于作家头顶。胡风甚至形象地称作“五把刀子”,见于其“五十万言书”。胡风集团因此而遭难,此外还有别的案件,这些历史事件载入史册,无须我再复述了。所以“中国作家协会”存在着缺陷,先天性不足。既然这样,另外成立一个草根的、民间的潜组织——中国潜作家协会——显然是很有必要的。(鼓掌。)

  潜作家啊,请听我说!积蓄你们的力量吧,为中国文学的大辉煌而努力奋斗!(热烈鼓掌。)

  以上所说是我演讲的开场白,虽然显得冗长了些,但是很有必要。以下才是演讲的正文:

  众所周知,英语凭借经济和军事的强大实力,已经坐上“世界第一语”的头把交椅。此外法语、德语、俄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日语……也是发展和推广得较好的。那么,我们的汉语怎么样?从人数上讲,使用人口最多,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文学地位在世界范围内并不高,这也是个不争的事实。中国文学历史悠久,催生过屈原、陶渊明、李白、杜甫、王实甫、罗贯中、施耐庵、吴承恩、吴敬梓、曹雪芹等文学大师,何以近代以降一落千丈,沦于如此边缘的不堪地位?这是值得我们深刻反省的。

  固然我们出了个鲁迅,他诞生在非西方文化的中国,而且是二十世纪初的贫困落后的中国,已是难能可贵的了。但是,光有个鲁迅就够了嘛?我们就值得阿Q似的自我满足、自我矜夸吗?答案是否定的。鲁迅生前驻足于西方文化的边缘,并没有进入其主流,这与俄国作家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全然不一样。早在1940年代,法国作家就声称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等作家影响了他一生的创作,这种文学“反哺”的荣幸就没有落在任何中国作家身上,无论曹雪芹还是鲁迅、张爱玲等。夏志清称张爱玲的创作媲美于世界著名作家,那是他的胡说八道!西方作家很少听说有个什么张爱玲,也罕见研读她的作品,怎么能说她的创作达了世界水准呢?有人问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是否了解中国现代作家,他回答读过老舍的《四世同堂》。有人问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是否了解中国现代作家,他回答读过老舍的《猫城记》。在西方,张爱玲的名声甚至还不如老舍,尽管她长期定居于西方世界——美国!

  那么,老舍的文学成就究竟怎样?与世界一流文学大师可否比拼?那也是成问题的。比如说,格拉斯读过《四世同堂》,可能是他想了解日寇占领下的北平市民的生活状况,以此参考反照他在《铁皮鼓》等作品中描写的格但斯克的市民的生活状况,有个借鉴。而勒克莱齐奥阅读《猫城记》,可能也是出于新寓言派作家“参考反照”的需要。阅过也就丢开手了,很难说产生深刻影响,像马尔克斯影响陈忠实的《白鹿原》,或是《伤心咖啡馆之歌》影响苏童的《米》,不可同日而语。

  再一个问题就是今天我着重演讲的,中国文学词语扩张的问题。

  现如今,中国经济振兴的步伐方兴未艾,藉着这种助力中国文化的影响也在升温,世界各地成立的“孔子学院”就是明证。有个问题是:它不是为中国文学的输出而创立的,虽然多少沾着点儿边。肩负这项崇高使命的是中国作家,尤其是中国潜作家——包括在座的你们——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自己使命既已明白,接下来的事情是如何做。具体到文学事业,就是“如何写”了。

  朋友们!“如何写”这个话题实在太大,在这个日子,在这种场合,悠哉并不适宜聊侃它。怎么聊呢?悠哉割削其一脔,试着与大家作个沟通吧。我脔割的小话题是什么呢?就是四个字:“词语扩张”。

  潜作家啊,请听我说!

  藉着今天的盛会,悠哉不惮发出如下预言:中国文学迈入了词语扩张的新时代!

  朋友们!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生存而言,“词语扩张”并非一件小事情,而是生死攸关的大事情。众所周知,我国历史上出现过西夏文,然而后来失传了,致使西夏文明的很多事情搞不清楚。由此可见,语言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多么重要。古人云:“用进废退。”为了光大我们的汉语,就必须加大使用力度,不断地进行词语扩张。据说,英语词汇已经超过100万的大关;反观我们的汉语,《现代汉语词典》收词不算多,不足六万条。其中包括字、词、词组、熟语、成语等。

  汉语的词语扩张是全民参与的事情,但是中国作家首当其冲,列于排头的阵列。这需不需要论证呢?大可不必矣!下面仅就我近期产生的思考谈谈,聊一些个人想法。

  我有个师兄定居海外,不久前翻译了一部英美诗歌选,赠送了我一部。我读了读,译者下了很大功夫,有其难磨的学术价值,自有后人来定评。但是他对某些诗歌的译法,促使我产生若干想法,我愿讲出来供大家思考。例如,伊兹拉?庞德的一首《墓志铭》,关于唐朝诗人李白的。原诗和译作如下:

  Li Po

  And Li Po also died drunk.

  He tried to embrance a moon

  In the Yellow River.

  李 白

  有酒之同好兮醉死而后已。

  黄河夜泊兮波心月影

  弃舟揽月兮逐水飘零。

  我感到遗憾的是:“飘零”属于“风”字旁,而不是“水”字旁。末一句若改为:“弃舟揽月兮逐水漂零”,何如呢?的确,通常该词写作“飘零”,但是特殊情形下改成“漂零”,与前面的“逐水”相配更贴切,岂不是锦上添花么?更重要的是,“漂零”不是现成语汇,洵属汉语的词语扩张,因而选它是必要的,意义重大不可小觑。为此修书给他,将上述意思告诉了。

  对方收到我的信函,回了 ,撮其要如下:

  译庞德《墓志铭》的“飘零”一词,用“漂零”亦可,后者在古诗词中也许更常见。细微差别在于,用“飘零”,实际上隐含一个双层比喻(A double metaphor),尽管在这里“飘”并不见得胜于“漂”,也许两个字各有得失。

  落笔当时,并没有虑及这些方面。

  莎士比亚《暴风雨》中有一句:“But that the sea climbing to the welkin's cheek Dashes the fire out.”(Act I,sc.ii),是典型的双层比喻,朱生豪译为“但海水腾涌到天的脸上,把火焰浇熄了”。仔细分析中译,也是一个双层比喻,因为“腾”是马的动作。此句也可以译为“但海水上攀到天的脸上,把火焰浇熄了”,动词clim原意是手足并用上攀,“攀”字从手,切合原词,同样是双层比喻,但推敲起来,还是以“腾涌”为好。不知然否?

  “各有得失”,乃自我辩护语。也就是说,对方没接受我的看法;同时他提出“双层比喻”的话题,引了个朱生豪译莎剧《暴风雨》的例句。“腾涌”之译法出自朱生豪译笔,在翻译界历来被高捧,究竟该如何看待呢?

  悠哉经过研揣,断然否定了它,回信如下:

  朱生豪所译,洵乃佳妙耳!好就好在译者创造力有个发挥的余地。穆旦所译普希金《致大海》头一句的“大海,自由的元素”被人传颂赞妙,道理也在这儿。朱生豪凭空添加出马腾的意思来了。鲁迅的“硬译”被学人诟病,就在于缺乏汉语的灵动感,译者尝不到“再创造的愉悦”,能有多大意思呢?

  倘若我来译莎翁这个句子,定然将它改译成以下:

  “但海水滔涌到天的脸上,把火焰浇熄了。”

  我并非与朱生豪成心过不去,而是找出《暴风雨》剧本研读了一下,闪现出上述灵感来。依我看来,“腾涌”凭空多出一个比喻,“像马一样腾起,并汹涌到”。“滔涌”一词不见于汉语词典,正好运用于此:首先显示译者丰沛的创造力,造出一个汉语新词来;其次两个字都是水字偏旁,用于海水甚贴切,音、义、形三者俱佳,难觅更好的了;再次汉语里有“白浪滔滔”的说法,形容大水滚滚,另有现成的“洪水滔天”一词,恰巧扣紧后文的“天的脸上”和“浇熄”。

  反正吧,倘若朱生豪仍活着,悠哉必定诚意修书一封,郑重建议他将“腾涌”一词改译成“滔涌”。当然用现成词语“汹涌”亦可,只是读来效果差欠一些。

  对于写作者,玩味词语的快感是至高的,而这种玩味又是无止境的。文学之所以让人迷恋,无非就是杜甫所谓的“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吧!

  潜作家啊,请听我说!希望有一天,《现代汉语词典》将悠哉创造的“滔涌”一词收入词条!(鼓掌。)

  潜作家啊,请听我说!希望有一天,《现代汉语词典》将中国作家创造的更多新词收入词条。(鼓掌。)

  概而言之:英语词汇目前已达到100万,就是因为它在急剧扩张,不扩张就萎缩,渐萎渐缩终于死亡。汉语写作者(包括翻译者)承担着扩张汉语词汇,并使其不断雅化和美化的神圣使命。

  以上是悠哉的简短演讲,其主旨是:呼吁用汉语写作的中国作家齐上阵,努力从事词语扩张的伟大事业。这是行进在伟大复兴征途上的中华民族对你们的殷殷期待!

  潜作家啊,请听我说!(热烈鼓掌。)

  2012-9-1

本文标签: 迈入   中国   新时代   词语   扩张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