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词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啃书匠 发表于:2006-12-27 13:39:39    [流汗。读书]    2006年即将结束了,我们副刊部的四位编辑,对自己一年来的阅读做了一个知性的总结。   

  啃书匠 发表于:2006-12-27 13:39:39

   [流汗。读书]

   2006年即将结束了,我们副刊部的四位编辑,对自己一年来的阅读做了一个知性的总结。

   盘点自己,无非是了结这一年来的心情和人事,而以阅读盘点自己,也许更可以给自己留下值得回味的事关灵魂的意义。

   当然,还是要说回那句老话——阅读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所以,只要你喜欢,看什么样的书,也都一样快乐!

   极端的心情极端的审美 (文/潘小娴)

  《哥伦比亚的倒影》封面

   阅读,更多的是关乎一个人的性情的选择吧。比如我,日常生活中持的是一种温婉的心态,所以,我的阅读,也多半是流流连连在温婉的书海里边了。

   木心这个名字,在2006年成了一种阅读的风向标,于我而言,就算其成不成为风向标,我肯定也会一头坠入下去的。概因木心的文章就一如他的名字一样,非常的温婉,而且还是带有古典诗词式的温婉。尤其喜欢他的随笔《哥伦比亚的倒影》、《琼美卡随想录》,清清浅浅地透着一份灵动。我喜欢用灵动去评说木心,因为这一份灵动,于曲曲折折中,让木心的文学焕发出了一种智性之美。读木心的随笔,很随性,随情,闲闲的、短短的文字,很小的细节,但沉思却是深深的,有一种不断向里深入的奇异美感。

  《花间十六声》封面

   《花间十六声》是一本古典诗词式温婉的书,从“倚声填词之祖”的《花间集》中,将女性饰物用品逐一描绘,笔尖在屏风、口脂、黛眉、添香、熏笼、香兽、香囊等逗留,细致婉约,一派闺情本色。艳色无边的女性物件在古人词句里闪烁耀眼,在今人孟晖的手里,把旧貌与新颜“笼”在“花间”,烫贴出缠绵不尽的况味。

   吉娜.马莱的《美食的最后机会》非常的古味盎然。吉娜.马莱追溯了五种流行食品鸡蛋、奶酪、牛肉、蔬菜、鱼的兴衰变迁,以及美食是如何悄悄从我们的饭桌上溜走的仓皇。她的笔调闲闲地,不是那种夸张的写法,也不是那种小资的写法,而是非常“怀旧”的写法。在吉娜.马莱的笔下,自由享受时代的烹饪艺术与美食,凄艳动人得已如前朝的小家碧玉,只能沦落到在仓皇间挑逗我们的神往。我喜欢马莱贯穿书中的那种纵乐笔调,以及魅惑人心的风格,让美食仿如“白领结、穿燕尾服的绅士,身披浴袍、脚着凉拖的美女”的趣致,挑逗着我温婉的神往!

  《在路上》封面

   当然,一个人,再温婉,也总是会出轨的盼望。阅读也当是如此。杰克.凯鲁亚克是美国“垮掉的一代”的代表人物,其自传体小说《在路上》,宣扬狂喝滥饮,吸大麻、玩女人、疯狂听爵士乐的怪异形象,与我的温婉心境离得实在很远。但在2006年里,想不到的是,凯鲁亚克却完成了我的一种“出轨”阅读。我不仅读了《在路上》,而且我还阅读了杰克.凯鲁亚克的另一本小说《荒凉天使》,1956年的夏天,杰克.凯鲁亚克在荒凉峰做了63天的山火观察员。《荒凉天使》就是从这座叫荒凉峰的山上开始,但凯鲁亚克却永远也希冀去“生活、行走、冒险、祈祷,并不为任何事感到内疚”。我喜欢凯鲁亚克这种“永远在路上”的激情,我喜欢凯鲁亚克说的那句话:“我的生活就是一首自相矛盾的长篇史诗。”我以为,“永远在路上”、“自相矛盾的史诗”,都是对生命的一种关照,一种激情。生活需要温婉的美丽,也需要随意、挑衅与充满激情的美丽。

   这一年的阅读,融合了两种极端的心情,或者说是极端的审美,这的确是不错的收获。

   别问我究竟看了几本书 (文/张玥晗)

   12月,我在北京呆了三两天,有一个晚上,我见到了我的老朋友们。6年前的冬天,我常不顾寒冷的和他们凑在一起,吃饭,瞎聊,聊谁谁谁的近况或谁谁谁的小说。

   当天晚上,我们谈到贝克特。其实我没有多谈,因为今年出版的贝克特全集我买全了,但压根没看多少。看不下去,实在看不下去,不知道他在小说里埋伏着什么,冗长、拖沓、丝毫不取悦读者,把一个大乱麻丢给了别人,你去清理吧,清理出什么都是你自个的事情。所以要怎么说呢?

   后来,我们谈完贝克特就散伙了。可我印象深刻:每个人都买了,每个人都认为贝克特对自己意义重大,每个人都试图交流,但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到底哪出了问题呢,贝克特,还是在2006年年末看贝克特的我们?坦白的说,6年之隔也没有阻挡某些共性的出现,与其说共性来自性格,不如说来自社会变化。2006年够乱的,哪都乱,我这群活跃在艺术圈摇滚圈的朋友更乱。市场啊,房价啊,机会啊,搅的人心烦意乱。谁能真的沉心去拨贝克特这个大乱麻?当然,书倒买了不少,心烦的时候买书,问问题的时候买书,可读了几本呢?

   所以关于2006年的阅读回顾,我真想说,让我数数2006年我买了多少书吧,别问我究竟看了多少本,就像有些明星说,我好想谈恋爱,但别问我究竟恋爱了几次。不过,如果真要提,那我就只能乱讲了。

  《东京奇谭集》封面

   印象深刻的有三种书吧,代表有尤瑟纳尔的《一弹解千愁》,美国医生萨克斯的《错将妻子当帽子》和村上春树的《东京奇谭集》。

   尤瑟纳尔的伟大就不用说了,她和那一个时代的小说家是我心中永远的偶像,就像窗外有个雪山,别想着能爬上去,时常看看都觉得心生崇敬。萨克斯的作品很多,已出版的还有《单腿站立》、《苏醒》等,作为一个神经科的医生,他讲述了人精神状态中很多奇特的经历,有人失去了记忆;有人失去了辨认物体的能力;有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一般中国人这样,我们就认为这人中邪了。但美国人不信这个,他们尽量在医学领域和大脑里找根源。更有意思是萨克斯总是从怜悯和赞美出发,体味他们的处境。在荒诞的世界里,人是如何生存呢?究竟遭遇什么?仔细看下去,总觉得很贴近。倒不是说我有心理问题,只是觉得荒诞,其实就是现实的影子,而病态只是现实的某种极端。至于《东京奇谭集》它是一个例子。半年来,我看了二十几本日本美国的惊悚侦探小说。像《人骨拼图》那样的,我先看了电影再看书。说不清楚为什么要看,只觉得好轻松。比贝克特简单多了,看的快也忘的快。

   在这个压力丛生的年代,回顾读书多少让人矛盾。很多时候,看书又回归了它的功能性,疗伤止痛学习娱乐,从心理需要变成了生理需要,可是心理又总在期待什么,那成筐成筐买了没看的书也许就是期待的结果。

    这一年,那些人 (文/陈川)

   透过文字喜欢上一个人常常是一件冒险的事,因为不管人如其文还是人不如其文,都有遭受幻灭的可能。今年遇见了几本好书,也见到了写字的人,所幸没有任何幻灭。

  《兄弟》封面

   当5月余华为了《兄弟》到广州签售的时候,为着早年的美好印象,去,还是不去,成了一个问题。犹记得当年看《许三观卖血记》,读到最后那句话时,就像被呼啸而过的子弹一击而中,既辛辣又幸福,此后多年再没有那样酣畅的阅读。《兄弟》是第一时间已网购,尽管没有“许三观“的致命感受,却仍是让我一见倾心的好小说之一。所以最后还是攥着刚买的新版《许三观卖血记》,很花痴地排到签售的队伍中去了。当渐渐能看清余华时

本文标签: 2006   转载   发表   什么   于: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