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词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南京最牛的一副拆迁对联。”昨天,在西祠胡同上,有人发帖说,六合区长芦街道拆迁办门口有一副对联霸气十足。长芦街道征地拆迁安置办公室位于长芦街镇方水路5号。昨天,现代快报记者赶到时,在大门口,果然看

  “南京最牛的一副拆迁对联。”昨天,在西祠胡同上,有人发帖说,六合区长芦街道拆迁办门口有一副对联霸气十足。长芦街道征地拆迁安置办公室位于长芦街镇方水路5号。昨天,现代快报记者赶到时,在大门口,果然看到一副对联,上联“拆天拆地拆天地”,下联“安民安心安民心”。在拆迁办的大厅里,墙上还贴着不少****,比如“征地拆迁的舞台,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创先争优的实绩,谁一般谁好让群众品品”。此外,还有“硬着头皮、厚着脸皮、磨破嘴皮、踏破鞋皮”。

  从“拆天拆地拆天地”中看城市拆迁工作

  细品这几副对联,倒是有几分文采,对句工整,言简意赅,短短十多个字在鼓励拆迁工作人员奋力工作的时候也道出了现在拆迁工作的本质。拆迁,是每个城市在实现城镇化的过程中必不可少的步骤之一,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可以从拆迁的程度看出这个城市的发展水平。因为拆迁是一个需要金钱而且是大量金钱支撑的工作,工作量大且繁琐,拆迁涉及许多方面,拆迁中的稳定问题显得尤为重要,因为稍加不注意就会产生“钉子户”或者引发群体性事件,而这恰恰是政府不愿看到也是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所以在当前强调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的社会大环境下,拆迁是件费时、费力、费钱的“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曾听有关拆迁人员说过,征地拆迁工作是新进公务员的学校,凡是经历过拆迁的公务员大都能很快成长,若是处理了一两件棘手事件,那么他/她就可以“毕业”了,在以后的工作中就能够独挡一面。或许此话有些夸张,但是却能反映出拆迁工作里面确实学问很深。

  一个城市的市容市貌能够反映出当地的城镇化水平,一些老、旧、破、烂的房屋确实有必要拆除新建,但是笔者认为拆迁不能盲目进行,官员不能将拆迁作为一个政绩工程来做。拆迁拆掉的是群众的住房,是群众赖以生存的家,拆迁必须要合理规划,科学布局,方案要切实可行,在美化城市形象和促进城市发展的同时也要尽最大努力保障人民群众的利益,让人民群众享受成果,做到真正的“土地征得来,群众安得下”。当然,被拆迁的群众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拆迁一事,理性对待,不可漫天要价或提其他不合理要求,阻碍城市发展。

  同时,我们也应看到,现在我国很多地方政府的财政还是仅仅靠土地,既然拆迁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必不可少,所谓“座山吃山”,拆迁之后的土地成了香饽饽,许多地方拍出“天价地块”,这背后的利润有多大,利益链条有多长,值得人们深思。(时评界 刘媛)

  拆天拆地 人往哪儿搁

  古往今来,一切文明都建立在人的基础上,以人为根本,以人为诉求,放弃这一根本立场,只顾空洞的宏大叙事,得到的只能是被唾弃和被鄙夷。

  虽然相关负责人解释说,此对联目的是鼓励拆迁办职员努力工作,而非权力的宣扬,但读罢还是令人颇感心里不舒服。

  既然是内部激励,为什么不内部摆放,而是要挂出来给大家看?如此没文采、没规矩、没底蕴的粗糙话语,怎么就好意思往外摆?如果不是权力的催眠作用,怎么会连起码的分寸感都已失去?

  其实,这样的偏执带有普遍性,是现代社会的“成长的烦恼”。人类自工业革命后,获得了比此前几千年加起来还要多得多的生产力,在过去,皇帝建造一座大型宫殿,此生未必能等到竣工,只能由下一代享受,可在今天,城市每隔5-10年就会发生一番剧变。当代普通人享受到的便利,甚至已超过了昔日尊贵的君王。

  然而,如果没有一种力量加以约束的话,由此带来的自我膨胀就很可能将我们带入人性的深渊。现代人过分相信技术,肆无忌惮地掠夺自然,把一切都打上“有用”和“没用”,心中全无敬畏,当这种浮躁情绪与管理缺失合流时,自然就会形成一种狂妄,甚至将“拆天拆地”看成是勇敢、负责和努力工作。

  如果天地都拆了,人往哪儿搁?我们难道不能与天地和谐共存吗?如此行为没有边界,最终伤害的难道不是我们自己?

  约束人性,制度之外,一是靠传统,二是靠文化。但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后两者恰恰是受伤害最多的“公地”,先是被误会为妨碍现代化的腐朽力量,后是被商业大潮所冲击。这就是为什么,太多领导喜欢卖弄半通不通的文字,为了抒发所谓的豪情,毫不顾虑他人的感受,就丧失了起码的人文关怀。

  “他人之心,予忖度之”,古往今来,一切文明都建立在人的基础上,以人为根本,以人为诉求,放弃这一根本立场,只顾空洞的宏大叙事,得到的只能是被唾弃和被鄙夷。

  今天的中国已迈过发展的起步阶段,“文化强国”是我们未来的方向,在此背景下,类似没文化的对联还是拿下为好。

  蔡辉

  “拆天拆地”是一种“霸气求宠”

  “拆天拆地”既然无助于强化“安民安心”,为何仍被视若珍宝地炫于门楣?说到底,便是一种隐性表功的聪明算计。显而易见的是,“ 最牛对联”所张扬的“拆迁气慨”,与其说是写给大众观看,倒不如讲是希冀引起上级领导的垂青和欣赏。

  看罢南京“拆天拆地”的“霸气求宠”,我个人觉得,尽管“文化邀功”并非什么低劣念想,可也总得有个顾及公众感观与感受的适当底线。发展与拆迁,不是一种天然的对立体,拆迁工作也同样是锻炼人才、发现人才的竞技台和赛马场。但是,出于某种隐而不露的内心企求,口无遮拦地喊出“拆天拆地”的媚上话语,终究会让很多人看了既不舒服,更觉鄙夷甚至恶心。浙江/ 司马童

本文标签: 外露   霸气   还有   东西   转载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