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成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再次赘述一下,鱼木时代只是我刚刚想起来的称呼,想到它就定它。   正文:   其实现在想想挺遗憾的,我当初因为刘全蛋的婚礼,而放弃了高考。这事要怪也得怪全蛋他二叔,给全蛋推算良辰吉日办婚礼,非要选

  再次赘述一下,鱼木时代只是我刚刚想起来的称呼,想到它就定它。

  正文:

  其实现在想想挺遗憾的,我当初因为刘全蛋的婚礼,而放弃了高考。这事要怪也得怪全蛋他二叔,给全蛋推算良辰吉日办婚礼,非要选在六月七号。也正因如此,我记恨了全蛋二叔好几年,一直不能释怀。

  全蛋结婚的时候只有二十岁,而他媳妇只有十九岁,那个时候我才十八岁。早几年的农村很少人讲究合法婚姻,领取或不领取结婚证都不要紧,只要办了喜事、吃了喜酒,大众就承认有夫妻关系。大众的大于道德的,道德的大于合法的,这就是我成长的土地上孕育出的自然社会与个体关系。

  我和全蛋打小就认识,光屁股就在一起玩。全蛋初中毕业的时候就不再书海泛舟了,而我比他多划了三年。全蛋媳妇和全蛋是一条船上的,俩人一起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不过他俩的船在书海里整整漏了九年水,多半时间不在水面划动,只顾着掏水。俩人早恋了好几年,现在早婚,也算是完满了。

  六月七号那天早晨,我坐在全蛋接亲车队的头车,一辆白色大众小轿车,全蛋坐在后排座椅的一边,后排座的另一边是留给即将迎娶回来的新娘子的。我的任务不光是担当娶亲的伴郎,还有一个我要用意念掌控的特殊行动——冲邪。

  冲邪这个属性,是全蛋二叔在半个多月前赋予我的,他说我有这个能力,而且他认为附近村屯也只有我有这个能力。

  全蛋二叔是我们良家村的先生,十里八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名声远扬,妇孺皆知,即使在烟囱山镇也小有名气。在松辽平原的农村,人们通常把有神论的学者称之为“先生”,颇有先知的意味。全蛋二叔才四十多岁,却做了三十多年的先生,听人说他十三四岁就“出马”了,意思就是说突然之间从人变化成了半仙,这个过程是很神秘的,外人不得而知。无论何时何地,只要知道他的人都称呼他“刘先生”,上至八十岁的老太,下至屁大点的丫头小子,无一例外。但自从他给我冲邪的属性打开以后,我打心底里拒绝称呼他为先生,出于尊重,我就称他为蛋叔。

  蛋叔个子不高,有一点点佝偻,还有点黑,有点瘦,我认为他是属于其貌不扬的那种人。但他身上的行套总是干干净净的,尤其是脚上穿的黑布鞋,总是一尘不染,可能这样才能彰显他的学者作风。

  蛋叔最精通的就是神学和数学。神学方面,蛋叔比同行钻研的多很多,无论是太上老君、玉皇大帝、释迦牟尼佛、观世音菩萨,还是耶稣、亚当、宙斯、雅典娜……蛋叔都能说出个子午卯酉,这些神的奇闻异事也能摆出个三七二十一。我见过蛋叔的学习资料,里面连“斗战胜佛”的排位都有,不得不对蛋叔的敬业精神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我觉得蛋叔在数学方面的造诣更大,阴历五月二十据说是十分吉祥的黄道吉日,而这天正是阳历六月七日。阴历是怎么掐算的我不懂,可阳历的这一天是全国高考,祖国选拔人才的日子,这样的日子多么完美,怎么也挑不出一点晦暗的征兆。

  蛋叔能预测天时地利,可他不能阻止车前马后的人祸。半个多月前的一个晚上,村西的砂石路上出了一起车祸,一位醉酒的老汉骑摩托车掉进了路边的深沟,而老汉在沟里不省人事。这条砂石路是全蛋娶亲的毕竟之路,蛋叔听说这件事后有点激动,立即赶赴事发现场,勘察状况,祭天拜地,还得帮死者超度。不幸去世的老汉被家属收拾带走后,蛋叔也回来了。

  这可是不好的征兆啊!没有比这再晦气的事儿了!听说这件事的人都这样感叹。但是凭蛋叔的神通广大,这事难不倒他。

  他到全蛋家院子里,摆供桌,上贡酒,置糕果,点烛台。面向东南,左手文王鼓,右手霸王鞭,一边抽鼓,一边打鞭。嘴里念叨着听不清的咒语,浑身像是痉挛抽筋一样哆哆嗦嗦。鞭鼓的节奏像极了摇滚音乐,哆哆嗦嗦的夸张动作堪比街头舞步,念叨的咒语又和说唱相差无几。

  突然间,他的声音嘎然而止,双臂自然垂落下来,身体僵直的站在那里,表情冷漠,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院子里静的只能听见他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蛋叔也是跳的累了。紧接着,蛋叔微闭双眼仰天高喊“请—神—仙—!”这声音宏亮狭长,底气十足,有震破苍穹之势。

  神仙来了之后的事,我们这些凡人就不得而知了。总之蛋叔在那儿时而静止,时而抽搐,约莫五六分钟之后,才恢复了常态。

  蛋叔回头扫视院子里的几十号观众,大家也都屏气凝神地盯着蛋叔,期待着蛋叔的请神成果。然而蛋叔的目光缓缓地降落在我的身上,像一个痴汉似的盯着我一动不动,然后雄赳赳气昂昂地叫我“安灯泡!”

  然后我耳边传来了哄堂大笑,哈哈呵呵嘿嘿声音不绝于耳。所有人都开怀大笑,有的笑低了头,有的笑弯了腰,笑的前仰后合,你推我攘,还有的人笑出了眼泪。嘈杂的笑声打破了神圣的“跳神”仪式该有的严肃,再也安静不下来。

  而那一刻,我的脸像是被火烧一样炙热,全身毛孔扩张,血液倒流,我真的想把刘先生、蛋叔戳死,踢死或者一巴掌扇死。我心里虽然那么想,但我还是手下留情了,我要质问他还要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气急败坏的我还没有完全冷静下来,就脱口而出:“你他妈跳神就跳神,叫我外号干鸡巴毛!”

  我的本名叫安明星,安灯泡是我的外号,村里人打小就这么叫我,我打小就不喜欢这么被叫。现在这个绰号已经找不到从何而来了,是个彻头彻尾的佚名。在我年少时最在意自己形象、自尊心最强的年岁里,每次听到“安灯泡”,内心都会产生强烈的反应,无比的压抑难受。我甚至怀疑是不是什么时候做了恶,上天把这个名字派下来惩罚我。我越是抵抗它,它离我越近,越是不理会叫这名字的人,越能激发旁人的笑点。这个绰号给我留下了阴影,每次听见“灯泡”这样的敏感词汇,我的内心就会颤栗不安。

  蛋叔请神得出的结论,这条砂石路现在有醉鬼霸道,还有逝者的阴魂未散,所以要找一个五行生火,天生灵光的童男,引阳治阴,驱鬼赶魂,首当其冲,铺新引咎。蛋叔掐算出我命中有火也好,还是我名字里有明星、灯泡这样的光亮也罢,我最不解的是他如何确定我是童男的。

  最终我经不住全蛋的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哭天抹泪。完全激发了我的同情心,还有我和他童年的友情,我完全按耐不住骚动起来的善良,毅然决然地放弃六月七号的高考,帮助全蛋“冲邪”,为他的人生大事助上一臂之力。

  如果客观的看待,我考与不考,意义相差无几。自己的成绩肯定是全国垫底型,再说我根本就没有大学梦,有自知之明,不是研究学问的料。主管意义上,三年努力,付之一炬,没有到战场上放一枪,哪怕它是个哑炮。没有走完全程、走到终点的快感,也没有体会到名落孙山是什么样的感觉。

  夏天的阳光洒在广袤的黑土地上,松花江流域的烟囱山镇,良家村,北隆盛屯,只是一个渺小的小点,像是百米大的酥饼上的芝麻粒,不计其数的芝麻粒中的一个。

  挂着红花和气球的迎亲车队,斜背着太阳一路向西。白色大众轿车打头,七八台小汽车紧随其后,红色的小巴车收尾。沿着砂石路由一个芝麻走向另一个芝麻。参差起伏的路面呈现出干瘪瘪的土黄色,车队掠过,尘烟砂雾掺杂着汽车尾气飞腾分散开来。

  我和全蛋坐在头车里,全蛋今天是新郎官,衬衫领带,西服皮鞋,一应俱全,板正光亮。打扮的像换了一个人,他的头发不趴了,眼睛不眯了,牙根不黄了,鼻尖的黑头也消失了,脸色相比以前白嫩了太多,以至于和脖子的色差都没处理好。

  车队驶出了北隆盛屯,即将路过西边砂石路醉酒老汉的肇事地点。全蛋变得紧张兮兮,他苦口婆心,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蛋哥的命运就全靠你了!”

  我不知道怎么表达,跟不知道自己能做点什么。但全蛋这样信任我,把希冀寄托在我身上,是我的荣幸之至。我该报以安慰给他,使他安心,我说:“全蛋,放心吧!有我呢。”

  全蛋倚着后排靠背,朝两边车窗四处张望,突然肃杀地看着我说:“灯泡,放一个大招吧!”

  当时的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暴涨的情绪,我说:“放你麻痹啊!”

  村村通的砂石路从芝麻与芝麻之间看是四通八达的,车队的行驶速度一点也耽搁不到。两个钟头后满载而归,由我首当其冲的头车里,全蛋和他的新媳妇既羞涩、又激动,既兴奋、又感动,既幸福、又不舍,既开心、又不安。其余的车子里也都装载着新娘子的亲朋好友,不远而来为她送亲。

  车队开进北隆盛屯子里,我在距离全蛋家一两百米外的地方下车,这是和全蛋商议好的,我怕在全蛋的婚礼上撞到我家二老的枪口上,他们如果看见我旷了高考来给全蛋当伴郎,那后果将不堪设想。由于“冲邪”一事,事发突然,时间紧迫,短短几天内也没有来得及做好对策。我想自己能力有限,不能瞒天过海,偷天换日,那既然做了,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先斩后奏,随机应变。

  我把胸前标有“伴郎”的小红花带,摘下来人给全蛋,接下来的结婚典礼上会有替补伴郎用到它。车队发动,全蛋夫妇朝我挥一挥手,没带走一片云彩,带来了一大片烟土灰尘。

  农村结婚这样的喜事都在自家办,新盖起的红砖瓦房的门窗上都贴着喜字,新人的房间里挂上彩带和气球。院子里支上铁架大棚,里面摆上十几桌酒席,大音响放上欢快的音乐造势,临时搭建的大厨房飘着饭菜香。

  结婚典礼由烟囱山镇上请来的戏班子主持,主持司仪一般都是大城市的技校出身,惯用两嗓子流行歌曲开场。有古老的拜天地仪式进化而来的新式乡村婚礼,融合了东北二人转、相声、小品等语言类艺术的诙谐幽默,既不失大雅,又不低媚中庸。包袱抖得都恰到好处,脍炙人口,乡村人对此津津乐道,倍受欢迎。

本文标签: 书名   赋予   含义   固定   没有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