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词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情落民国   南林. HERO   民国的惆怅﹑民国的泪光。我听到你深沉的叹息,落入了无人的荒凉。   你是否曾泪流满面,你是否曾将苍白搁浅?   历史的废墟上,又是谁,将孤单一路延长?身在沿途,

  情落民国

  南林. HERO

  民国的惆怅﹑民国的泪光。我听到你深沉的叹息,落入了无人的荒凉。

  你是否曾泪流满面,你是否曾将苍白搁浅?

  历史的废墟上,又是谁,将孤单一路延长?身在沿途,心在前方,在一路追随下,泪,枯萎在花旁;我,跌坐在这枯黄的地方,让忧伤将疲累收割埋藏。

  拽一缕秋,以风搓面。找不到寻由的根源,渐行渐远,亦景亦幻……以为远行,很容易令人怀想,忧郁便次第结成花葩。不曾出声相唤,只有雨丝相劝,思念,都是一己的梦幻!

  在梧桐树飘洒落叶的那个午后,民国沉重的心似满街飘舞的落叶,挂在眉梢的情愫结成晶莹欲滴,远方洞开的景深,已成为我的唯一归宿。只是泥土失去了芳香,呻吟,也都变的戚惶。

  民国把诗歌般的祝福,连同青春的扼腕与叹息,溶进清丽委婉的心语中,为我的抉择荡起幽幽波澜……

  我像一支桅杆,被张扬的命运已然注定,漂泊的远航指向生命的彼岸,而作为一种选择,只想去品味破浪乘风的自由与雄姿。

  独自怀念民国的铮铮琴韵,行走在永远的路上。风,是无尽的相思,以一种形式领悟生命的演绎。

  总有一片呼唤萦绕星空,总有一片深情如星如月。等待命运的诺亚方舟,为我漂泊的里程寻找一处避风的港湾,倾听如歌如泣的气息。

  无数时光之痕为我颤然铺开寂寞的情节。记忆穿行与那段似曾相识的岁月,如梦似幻。

  默读你微笑的诱惑,无法涉过忘川,徘徊于梦里梦外的迷津......

  民国沉重的喘息,没有人看到它的真相,只有一种影象,幻觉支配着多情的魂鬽。

  悲怆的语言失去了娇柔的迹象,苍凉的感觉打湿了秋的衣裳,纷纷跌落,伫立于掌心,有着哀痛在踮足间旋转后死亡中的媚暗。一层层深陷,一遍遍幽幽彰显。是思忆哽断的想?还是怅怀吟咏的爱?

  莫苦闷,把酒翻离肠,也做梦境追随的飞翔。

  空想,终于演为悲伤;眼泪,都是无人听见的炮仗!

  我悲言,这萧萧瑟瑟的雨——是淋漓凄悲的哀!是倾斜流淌的愁!

  雨势婆娑,还做着牵强的哽咽,暗香颤动,是缱绻低徊的缠绵。只一声呼唤,凝聚成烟……魂聚魂散,都只是梦幻轻烟。

  与民国对视,坐在自己的影子里——读诗、读你、读过去、读未来┅

  也许前缘已然错过,今朝相逢,请别再错过。

  十年一觉,梦醒归来。一朵飘忽尘世的闲云,一只萍踪浪迹的野鹤。

  在灵魂的底部,平静而孤独地感受生命的频率。

  知道她会再次走来,为我的旅程摇响希冀的驼铃;知道她会蓦然出现,为我的诗行频添金色的词根。

  我的思念是一扇永远敞开的门,等待她温柔的闯入,将她轻声呼唤,就向她往日的柔歌。

  隆起生命之丘,横溢神奇之泉,让彼此成熟的目光狂跳烈焰,重新排列,组合┅

  我一直寻觅民国的踪迹,正如她始终深埋着的一桩心事。

  而今,我已无力挽回那曲共醉的流光,手中的独桨也挽不住那支歌谣的走向。

  面壁叹息,像喧响音韵的风铃,从一千一万个方向纷至沓来,仿佛来自天籁的和声,为我传递一串音符。

  民国昭示一种最难为解的情缘。

  暮色凝黑,随孤单细数,拣拾苍茫的过客;细雨纷飞,只沉默留下,愁与天涯对界。

  一切仿佛是一种过程,抖落万丈红尘的羁绊,飞旋成一个无音的结局。

  我的亢奋,只是瞬间灵魂洞穿的一种姿态......

  天地逐浩淼,逝水终无情。

  夜了,暮霭悄无声息渐次地铺散在深秋带有蒙蒙雨气的空气里。

  静静地坐着,心境静如止水。抬头看黛黑的夜空,只是黑色,就如同白天那些突兀的愉悦一样让我不知所措,匆匆而来,姗姗而去的却是那些难以言喻的伤感。

  生命的步伐不能停止,更不能后退,所以,我们只能前行。

  好像一切又回复了原样。秋风秋雨落秋痕,秋水无情更无声。民国昨夜三更梦,独语呢喃与谁听?

  干涸的河流执着地淌下最后一滴泪。

  在冬的深处,朗朗星空,找不到理由哭泣。就像这个季节,很少下雨。

  雁群的鸣叫暗示某种变迁。频繁的夜风一次掠过,便深入骨髓地隐隐作痛。

  当寒流蓦然来袭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双脚裸露在民国深处,往前走,往后走,都是哀伤,都是一条长长的路……

  我的民国,你的颜色为何总是淡淡的灰?你何时来的,你又何时走?

  几片云彩,视线模糊,几片涟漪,憔悴面容,你是我淡淡的忧,

  一阵风吹过,云儿散去,

  露出那蔚蓝的一片天,

  望望天空,轻叹一声……

  民国的泪水流成了雨水,半梦半醒,亦真亦幻。

  调转幽怨,叹经世沧桑,换做两行清泪,几许哀愁。当天涯望断,风景看透,只记得别离处,回首之时,凝结的泪。流年似水,繁华如烟。等不到铅华洗尽;缤纷已逝,唯有泪珠儿寄情,点点飘落依水流,流得过万里,流不到楚江头……

  民国的情愫,清冷而淡远,缓缓如水漫来,在夜空中飘舞着一个仿若隔世的故事。

  淡淡的飘舞,仿若一个凄清的微笑,隔着隔世的哀愁,多少的蓬莱旧事早就飘落如灰。我笑我醉我痴, 最后的最后, 回头环顾, 原来真的只剩下我自己了。

  民国的泪于寒风冷雨中滑落,悄悄地滑落......

  一朵孤寂的流云,在空中徘徊,在风里游弋,忧郁凄迷--像紫丁香一般的忧郁,像梦幻一般的凄迷。

  一恍眼,一闪神,就这样跨越数百年的灼灼时光;急速驶过广袤的荒原,在海面上奔驰而过。

  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民国曾经见证了多少生活的真谛,还将继续包涵多少?岁月的、生活的、朴素的﹑民国的……思绪因为这个简单的词语变得悠长,且纷乱,思想的触角在宁静的空气里变得敏感,在同一方向搜索着多角度,许多飞行物在脑子里倏然掠过:零碎的﹑清晰的﹑破旧的﹑模糊的﹑冷清的﹑温馨的……

  我的脚趟着泪水,泪水渗透着雨水,冰冷……内心狂乱地顾不得掩饰眼泪,整地的淌流——这个傍晚就这样变得潮湿无比!落寞了,苍凉了,昔日的华丽坍塌成了现在的土丘。风从衣服边上一抖一抖的袭过去,树叶在数枝上摇晃,好象也要掉下来一样。

  民国如水水无边,走在这无边的境地,也就没有了时间计算,一个夜晚是一千年的守候,一年年走过都是那凄冷夜。随着风中最后一片的落叶,落到了大地。我没有听到声响,许多人也没听到。风冷了,人少了,宁静了很多。叶已经剥落,可就是这样的剥落,让我生出诸多的情绪来,这些情绪掩埋了我的世界。 

  瓦蓝的天上找不到一丝云彩,一切远了,燕子远了,朋友远了,爱的人也远了……

  远到我的心河,飘然远去,消失在记忆的彼端。又仿佛在高原,那些的明亮而忧伤,在高原奔驰的倦怠,歇下时,就与死神比邻。民国的歌声遥远而断续,分不清哪些是病中的幻觉。新月下,我悲戚的面容在砂粒上闪烁,我的眼泪惊醒了月亮,一切都已太晚,闪电也回到梦中。

  当窗外的细雨打在褪了色的窗棂上,那滴答声好寂寞。倚窗远眺沐浴在深雨夜里的路灯,不仅觉得有些清冷。那斜斜的细碎的银线,似民国的灯光摇曳。想,另一方的时空里,是否也是夜雨飘飘。莫名的愁绪,如菲菲扬扬的细雨,细密而没有头绪。天空密密实实的,空气似乎少了许多,轻轻地把窗拉开一点缝隙,清凉潮湿的细风吹了进来,好静的雨夜啊。茫然的看着摇曳的路灯,就那么驻足了好久……

  在风卷残叶的萧瑟季节,浅灰色和枯叶紧紧相拥,树枝杆变成了黑色。古朴残破斑痕累累的民国如一头疲惫的老牛静卧山顶,安详、肃穆,你是否还清晰的记得,在那些古老的岁月里,每一个夜晚你檐下的风铃是怎样的潸然泪下,唱着一支怎样凄婉的悲歌!灯光孤独得有些昏黄。岁月吹老了你的容颜﹑消瘦了你的躯体,你还会感觉到孤寂与凄凉……

  每天走在民国的荫下,偶尔抬头看看它的天空;梦中忽然醒来,也会迷失在它如风雨初来时的一片沙沙声中。沧桑的海正淹没风花雪月,来世今生…… 我听见你的呼喊,一声鸣音渐渐低落,渐渐的,或悲凄沧桑,似失群的孤雁;或喑哑深沉,似孤独的萨克斯低吟;或含蓄深沉,是灵魂深处的呐喊……

  风猛烈地吹着,带来阴霾的遮绕,带来浅雾的迷惘。无助的我随波逐流,我的眼神如繁华坠落一般,忽明忽暗。民国把她的故事刻在空气中,大大小小歪歪扭扭的字,然后转身,离开。不知何时那一丝忧伤会淹没曾经的执着,往昔那些或多或少的残缺,淡淡的若隐若现起来,划过我的肌肤,凉彻心扉,那些留在时光里的疼痛,都带着灰色留在身后?

  花非花,水非水,淡淡的往事淡淡的流,淡淡的烟雨淡淡的愁,苍白的无能为力。

  忽然,一种难言之痛攫住我悲凉的心,不经意间我丢失了美好的魂灵。呼啸中我不停的祈祷着:让混沌回到原始吧,让朦胧盖满旷野吧,民国的苍凉能否再幻化出一曲秋日长歌?

  当夜色阑珊,烛光映天时,我梳理着日渐枯萎的思维,丝丝愁绪流淌在心海。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秋花的盛开也许只是为了不再等待,等待只属于春天的小草。在秋水如镜的湖面我看到了朦胧的自己,飘忽的面庞,不在天真的眼睛,盛着多少不堪的谎言?理不出的头绪不是长大的征象,而是不敢扯掉脸上薄薄的面纱。一颗小小石子溅起的涟漪,足以埋葬那个时代的幻想,那么就让朦胧走向朦胧吧,即使丢失了美好魂灵,即使“丑恶”离我一步之遥。

  民国的清泪,顺着脸颊,缓缓滴落。

  一阵柔风,将它轻轻带走,不留泪的痕迹。只剩迷茫的我,独自徬惶,暗自垂泪。

  于是,我等待,行走在期盼的途中。

  期待,如一杯烈酒,啃噬着我脆弱的灵魂。

  寂寞,如冬日的月光,明净而凄冷,悄悄填满我的心扉......

  在一个寂静的深夜,连绵不绝的阴雨,带走了我的青春岁月,只留下尘世的沧桑和期盼的苦涩!孤寂的心和掉了叶子的光秃秃的树干相依为命,世界从生机勃勃转向了死寂的状态……一种欲说还休的心绪,一种无语凝懿的惆怅,在夜的声声叹息里,不断挥动的手已无力再道别…...

  啊!民国!混浊的的长江水,是否代表你心底的苦涩?我流出的泪水早已把往事模糊。让岸边的海风,吹拂我的凄凉吧。在漫漫的人生长路上,这忧伤缠绵的何时才能走出我的枯寂的心。想起过去的岁月里,在这残旧的岸边,朝朝暮暮看日落又日升......

  不经意间,当我们跨过这道浅浅的岸时,蓦然回首,一些人已在曾经的记忆里,在心痛的泪光中远去……

  凄凄的恸哭声,无法挽回民国匆匆的脚步,我只能在梦中,让一遍遍碎心的呼唤,游荡在漆黑的夜……太多的伤,已载不动太多的悲哀,也经不起太多的等待。心一次次地滴着血,做着毫无意义的别离,泪水已远远超过博大的海洋。

  静寂的夜,云也无声,水也无声,心中淡淡的苦楚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在这样的夜晚,感觉到的只有清冷与孤单,似乎是民国来寻觅可以倾诉心曲的知音。月光渐渐远行,牵动我的思绪不肯停留。此刻的我,孤独,苦笑......

  独自沿着江边漫步。也许因为民国的离去,刺骨的寒风充斥了我的回忆。漫天飘飞的,是上天的眼泪;空中弥漫的,是我刻骨的心痛。

  你是我的心语,永远萦绕在我的心头。你听到我的脚步声了吗?冬到了,风来了,冰封了我的伤心。我将民国的名字刻在冻结心上,眼泪终于不禁挥洒......

  在民国的夜里,我孤独,我寂寞,我流泪,我心如止水,我看见天使的眼泪滑落在夜空中......

  月色如水,清凉彻骨,愈发的静,愈发的让我迷恋到无法入睡,一种无法言述的情结,在灰色中飘摇游荡......

  苦涩的风阵阵吹送,眼前一片朦胧,何处有你的影踪,我的民国......

  朝朝暮暮看日落又日升,民国,你已永远的逝去,你是拾不起的梦寐。想逃却逃不掉一个人的舞台,锁我的不是蓝色的忧伤,而是白色的寂寞。

  我的脚步已凌乱,我的眼泪没有人能看见。忘记了微笑,寂寞的味道,只有一个人痛苦地品味,我闭上眼,看见民国如水一般静静地从我身边淌过……

  民国哭了,其实我已经听见。我无语,只因为我的心已经被民国的泪淋湿。浪花四溅,你的生命最终化成一丝青烟。

  阴暗的天空飘着细细的雨丝,淋湿了我眼中的世界,也淋湿了我不为人知的心事。

  咖啡还剩一线温度,溢着微苦的气息,酸涩而浓郁......

  展开回忆里的画卷,从第一笔到最后的描绘,都是漫不经心。看或疏或密的排列,刻出的原来是道道岁月。远处有一首歌悠悠响起,飞入我的窗梭,在一番婉转之后,丢下一串涟漪,扰乱的又何止是屋里的空气?留下的只有哀怨......

  不知从何时起,喜欢上让淡淡的伤感将自己拥紧。记忆中的民国,有风也有雨,有眼泪也有迷离。在转身的刹那,一切变得清晰。轻轻地我呼唤,呼唤那久违的身影,在没有回应的静寂里,我看到雨的印记.....于是贪恋上这一丝忧郁,在岁月的长河里,随波而行;在看似轻松的随意里,藏着多少无力?

  轻轻地哭泣,就这样将自己放逐在冰冷的空气,缓缓地回首,孤独的记忆里,一切依旧,消失在灰色的天际。终于忍不住走在漆黑的夜里,风,无处不在......心中的绿意渐渐缺失,就这样,我一个人在走风的包围中。透过一些遮挡,却见天的灰朦......

  问声花开几许,花落几回?所有的往事都似过眼烟云,泪纵有千行,又如何呢?

  是的,所有的这一切我终是不能圆满回答。那曾经如火山般的热情已随风而去,剩下的只有我渐渐冷漠的心,还有那张没有血色的脸。

  或许上天真的注定了我今生的孤独和游离,幽幽的心情,淡淡的无奈,还有深浅不一的伤痛。落叶洒满一地,落英缤纷,都淡了,一切都开始淡了......

  悲决凄苦的无语,越加寂寥的心绪,梦里梦外的虚无,终是让人感受到了夜凉清瘦的伤怀。是怎样的民国才能生出如此令人窒息的静溢?凝神回望身后过去了的那大把时空,猝然发觉属于自己的夜竟然已经开始有些变味了。

  有些恐慌,像一个吸毒者,对着罂粟,明知道疯狂吞吸的只是里面倦怠的愉悦,和刹那飘飞晕旋的美丽,却仍然拼命的接近,无可遏制。我是谁?你是谁?民国是谁?那无语的又是谁?我是一个思想者,夜深人静的时候,思想在路行......

  我是一个忧伤的人,总是喜欢一个人伤感寂寞地站在一片空阔的草地上仰望。我想民国也和我一样,伤感而又悲凄。思绪随着那些硕大的梧桐树叶一片一片地从树梢悄然滑落。于是,我抬起头来仰望天空,却没有看到飞鸟留下的啼痕......

  一丝忧伤,一丝惆怅,日升月落。涛生云灭间,那些快乐的日子已遥远得让我不可企及了。于是,我一个人静静地呆在民国的角落,抬头仰望,看着那些美丽的梦想如泡沫般漂浮在空中,慢慢地幻灭......

  民国匆匆地铺散在带有蒙蒙雨气的空气里,姗姗而去的却是那些难以言喻的伤感。

  一个人,只是静静地坐着,心境静如止水。

  我捧出那些略带惆怅的忧伤,随手抛了出去,却没有看到它摔得一地破碎的样子,就这样浮在夜空。我的心中顿时一阵空空荡荡的难受。

  于是,点上一支蜡烛,凝思怀远。看着那点暗黄的烛光在深夜独有的凉风中或明或暗地摇摆不定,明灭闪烁得让我难过。民国的伤感与愁思,就这样浸透我的忧伤,这一切都让我心疼。

  希望一切都随着流水远去,远去的就可以忘记吗?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扣问自己。但结果却总让我更加地困惑,更加地忧伤。

  在喧闹的人群中,眼光游离,总想捕捉到民国的身影,这似乎已经成为我的一个习惯了。但结果却总是我一个人失落地离开,当眼光忧伤地流落在街头,停留于匆匆前行的芸芸众生,一种莫名的伤感在心底蔓延、扩散,直至将我湮没,吞噬殆尽。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自己的人生就这样简单而明了地走过,有忧伤,有惆怅,就这样看着自己的青春年华轰轰烈烈地奔跑飞逝,很伤感地看着。只是感觉到这是一场梦,有我的,也有别人的。最后才发现自己的一生不过只是一个玩笑,就像醉生梦死一样,喝酒的人明白,观望的人糊涂罢了。

  那些空旷、辽远的记忆再次在我的心间萦绕,抹不去的忧伤,让我寂寞地回想。一个人孤单冷漠地走走停停,尽管可以仰望天空,但我,也许注定只能拥有哀伤。

  我伤感地回想我曾经的生活,曾经那些斑斓破碎的记忆。

  我已经没有了选择,兴许,没有选择其实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我想,也许我只是民国的一个过客,匆匆地与民国擦肩而过。即使相知相识,也会因为彼此隔着令人绝望的距离而疏远,更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消磨得所剩无余。

  最终消失在街角......

  于是,我转过身,才发觉两滴泪水就这样义无返顾地从脸颊滑落,不知道是浑浊,抑或是清澄。却滚烫地将我灼伤了,也带走了我曾经的坚持与等待......

  一脸苍凉,一脸哀伤,我心中一片冰冷地站在深秋的夜空下。

  我直起身来,定了定微微有些摇晃的身子。落寂的声音飘荡在黑沉沉的夜空中,渐渐消逝远去,亦如我曾经幸福的憧憬与守侯。我凄凄地轻声对自己说,我该走了,民国也应该走了......

  民国的年代是无从考证的,吟出一首首哀愁,

  秋风吹扬,落叶飞舞。

  于是怀旧成为一道道风景。

  民国的街,时间在这里不太流动,石缝里蒸腾出的迷梦薄雾,

  滋润着门背后的故事,有多少扇门,就有多少个小城故事……

  天寒的时候,水也寒了;我的心,也寒了……

  寒,远古就在眼前……

  在失落孤单的民国里沉没,背离了虚幻的尘世繁荣。曾想紧紧攥住它,轻展企盼的翅翼却绝尘而去。尽管有难以冰凝的理智,沸腾的脑海却渐成冰,心田日渐麻木,言辞愈趋谨慎,时刻期盼的铃声不再是唯一的等待。

  曾经真心付出的执著,而今却在心中徘徊、踌躇、选择。时常怀疑只是以前的稚嫩和自欺,难以再从容。忧郁的帷幕悬挂在民国暗夜里,纸刀纸剑不堪一击,而流血的心更不堪一击,欢声笑语也成了淌向回忆之河的苦涩沙砾。

  从不曾有过的心痛。每当想起民国的灰色,心就一阵阵痉挛。只能象一只受伤的狼,独自舔嗜着流淌的心血,无助地望着......

  茂盛的黑暗深处,悲伤的底层,冰冷的花瓣如复苏的哀叹,描绘着重复叹息的核心!

  露水掩映着月光的滑落,遥远的路途追逐着阴影的花蕊;

  冰冷的空间黑暗的缺陷,沉入悲剧的恐惧的明天......

  严寒统一了失落的边境,永无休止的荒诞,活着的错觉,挑选着距离死亡最快的时间;命运的寓意在光明的彼岸沉浮,花开时分那陌生的灵魂;最后的一瞬,悲剧于幽灵在撒旦的宴席上共舞......

  民国的萧索的确有一种不能承受的孤独!被时间纠缠的我找寻不到解脱的理由,只能任回忆在眼前清晰的播放着。让自己好过一点的方法只有忍不住的泪流,虽然自己知道那是一种脆弱,可有谁又能说这不是情到深处的情不自禁呢!

  民国的夜依然是不变的寒冷,世界依然是不变的萧索。可是没有温度的存在好象更多了一份凄凉。清凉的民国,历经了一段寒凝的煎熬,冷却了温暖的气息,天空没有了鸟儿的痕迹,哭泣在雨的永恒里欢乐在雨的永恒里......

  看透人间凄凉,演义着死亡悲剧。民国涂鸦着生命的寂寞。因为冷漠,所以总有人说民国身上透着清高。黑色的眼睛似乎给我了奋起的意志,以及欲望。并不是想寻找阳光,而是有最透明的角落来隐藏自己的伤悲。我的胃又一次抽搐的痛,痛的我几乎失去了勇气.....

  曾经的喜怒哀乐已经逝去,只能等待下一次的遇见。我不得不向记忆妥协,因为梦里没有语言。我是寻觅不到回忆,只听到民国的脚步沙沙,沙沙……

  静静的一片昏黑里,只那么点灯光透出来,指着我的方向;我看了看漆黑的夜,似乎又听见民国凄凄地呜咽。民国似乎有什么要告诉我,然而从来没有,或是在我的我无意识的梦境里,而无从知晓......

  民国满脸的沧桑,有人说你伤,有人说你喜,可是又有谁能真正明白你内心的真正苦楚。

  多少的辛酸围绕在我的心头,

  我似乎感觉到了生命的尽头,望着民国这片荒芜的土地,还能看到什么。我忘了,什么都找不到了。褐色覆在黄沙石块上,苍凉的让人无法接受,一时间,心里似乎便满满地长了高高的蒿草,密密麻麻。

  一道闪电划空而去,惊着了一只猫头鹰,转了两个圈又归到原来的枯枝上,继续它那凄惶的怪叫,让人毛发悚立。秃顶的树枝,在萧瑟的风中更显得凄清;有人告诉我,这是秋来了;其实,我知道这是你的哭声,我的民国......

  落了,落了,民国的落叶洒满街巷。民国吹动了落叶,看着一片一片的叶子落下,我看她们飞过天空时的无助,看她们做着最后的挣扎,可是我看不到她们会化作明年的沃土,只是那些叶子从耳边飞过,我听到了有人在哭泣。

  心里的浪潮就像民国的紫色风铃,从来没有停息过,只是也从来没有谁读懂过,一本难念的经里面究竟有多少人踩过,有多少人正在前行,又有多少人还要走来,走过了二十个年头,看过了那么多的花开花落,尝过了那么多的苦涩味道,行过了那么长的弯弯小路,到今天,我还是不能忘却心中的伤痛.....

  撑着伞走在满是泥浆的路面上,看着裤子上的泥点越来越多,尽管我已经走的小心翼翼了,回首的时候,我还是看见了民国流泪的脸在抖动,从你的眼里看不到希望,只有无尽的不解在迷漫,那些回忆中的笑脸不知何时都跌落在了地下的坷洼中,什么也看不见了。朦胧中似乎看到有一张绝望的脸在风雨中凋零,我听到的只有自己心里渍渍淌血的声音......

  梦中的呻吟没有了,现实中的依盼也跟着走了,我不知道这样的痛心值不值得,只是我已经痛过;如果时光可以轮回,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虚幻的季节的风总是让人抓不住过往的彩云,当晚霞又一次飞红了天边,我知道一天又要完了,而我依然没有把民国的手握在手心,用自己的右手握自己的左手,好冷好冷。

  夜凉如水,且已经很深了,已经没有了民国的影子,连星星也开始睡觉了;而我还在守望那轮残月,没有时间的限制,没有空间的痕迹。

  民国幽深,苔痕俨然,蓄着湿漉漉的阴霾,岁月的水渍隐隐,随几声杜鹃的啼啭,漫漫而去,贻我以一片愁怨。甬道边的瘦草,曳耀着沉闷的时光。没有旖旎的故事,一如墙角衰败蛛网的虚空。

  我从民国走过,没有留下脚印,不能证明我没有来过;岁月悠悠,往事已褪色,花季与纯真在民国中尘封了。甬道边的瘦草,是哪位女子月下遗落的几声怨艾,绰约地而青而黄?民国深处,一位百岁老妪斜倚门旁,细语喃喃,与几茎瘦草,与幽深逼仄的寂寥。

  民国深处,天井中央,唯一的井还在。井水盈盈,脉脉不语。不时,有往年的紫燕停歇,衔来忧伤的日子。一片坠落的叶子,在阳光下沉眠,以诡异的语句,诉说民国的旧事。

  井沿的绳痕依然历历。只须一个驻足,那生命纷杂的触须,就会静寂如弥满井壁的青苔,渺不可测。沿着井壁的青苔,我用井绳深切地催问──恍如触摸着了浣衣女子的纤纤素手。古井涟漪,“花之末,花之墓,花之没”,是一些旧时女子月下踯躅井边的深闺幽怨。井边的女子,总是柔软,总是等待裸湿的寒月,而后,聆听一片花瓣于春日凋谢井下忧郁的回声。

  砖瓦不语,廊檐无声。民国尽头,零星几朵小花,那红,是一种忧戚与寂寞。隔窗,有老妪沙哑的叹息传出,轻易地中伤了古宅的肃穆。此时,古井涟漪,正一圈一圈的消逝……

  人在民国穿行,沉默与倾听,隐然可闻沁凉的潺潺水声,向心之深处流去,也就体味了深刻,如哲学般清凉。几声唤雨的鸠鸣,孤寂地淡去。一地苍苔的,庐舍云连的古宅,是先人弥留之时遗下的种子。门窗下坠,形如残蝶。几茎菟丝子,纤细,于零乱蛛网的虚空处,萌生几朵白色小花。

  民国,深深,如半卷散页的线装族谱,赫然而庄重。酥松了的屋脊似年迈的兽,残喘着古旧的凛然,舔舐岁月的精血。古宅檐下的雨水,寂寞的幽忧,能否滴穿执着前行中清醒与怅惘交织而滋生的生命感念!

  落雨的午后,走近民国,阅读民国,多些时候是读生命的本身,人生的顿悟随之了然。

  面对古宅的威仪,寻不到息身的土壤。嫩嫩的燃烧的是几声唤雨的鸠鸣,是心上拂之不去的印痕,若隐若现,如长河中一片卑微的落叶,从容而执着……

  在阴雨连绵的日子,我带着一片湿露露的心境,再次探访深幽的民国。细雨霏霏、洒落半明半暗的心境,想着想着,想得心底一片深幽…… 在这古朴的街道、废残的墙垣中,带着丝丝幽怨,在细靡的纷雨中闪进充满浪漫与戚怀的弄塘里。阴阴的雨中丝丝不觉,恍然,天竟渐黑了......

  天,渐渐黑了下来;雪,也开始飘的散乱。这场从清晨就开始飘零的雪已下了足足十个钟头。而此时的火车站,连同那些铁质钢味的车匣子,以及我所能目极的大地,早已被它伪装成了一个传说中的银色世界。

  一朵朵、一片片的雪花儿,就像是从最遥远的民国如约而至,它们是那么的从容,那么的潇洒;在那束橙橘色的光芒下、在风的作用下,以最优雅的姿势飞舞着,飞舞着…… 而桌前忧伤的我,却只能在最寂寞的桌前久久发呆。

  枯草们露出本来的面目,干瘦、焦黄,甚至丑陋。我为之一呆,心头竟掠过一缕微微的歉意。民国无语,我亦无语。一阵刺骨的寒风迎面吹来,险些使我窒息;我竖起了领子,拧紧了眉毛,但当我猛然回首看到被我踩上两行鞋印的残雪时,却不禁释然,——有些美丽和和谐是注定会被击碎的。

  一串清脆的风铃,一曲幽怨的歌,风铃、台灯、夜, 依然是那风铃一串,叮当叮当 叮当叮当,摇出一个没有星光的夜,任思念在清脆铃声中回响回响

  依然是那台灯一盏,幽橙幽橙,罩住一个寂寥的氛围,任欲念在桔色光晕中发散发散;依然是那沉夜暗暗,清清冷冷 ,锁紧一颗悒郁的心,任孤独在凄凄冷风中游荡游荡。

  民国摇啊摇,摇出思念如丝如烟;民国摇啊摇,摇出长夜寂寞无边;民国摇啊摇,摇出心绪如丝缠绵;民国摇啊摇,摇出泪雨溅湿长天。

  那小小的风铃,在寂寥的夜发出了扣人心弦的回响,敲击着思念的脚步印上那狭小的窗台,从那棂间透出的是一种期望,一种欲念……月色下,一缕黛色悄悄地溜进简陋的小屋,在那幽橙幽橙的台灯下,用写满爱意的柔情盈满小屋的温暖……

  忽然感叹,生命一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其实,行走在路上,我们匆匆才掠了几眼风景!生命中,或者有一些语言,或者一些片段情节,或者一个细微的动作,无一不折射着浓情和感动。这么近,那么远,随手记下来,镌刻在思想里,珍藏在记忆里,让它成为永远……

  不由的轻叹一声,以为,以为心里的记忆已经被时间淡去了。然而,还是在这月圆之夜,思绪又如散漫开来……望着你的方向 就像丢了魂……心中有的,只是一份对你的牵挂……

  茫茫然竟无所是从,我看到由木头搭成的破旧不堪,用脱落的旧漆诉说它存在的年龄。看到这些,心里极为悲凉。夜晚,余犹未尽。刹那,也是永恒……

  总以为自己生活在梦中,生活在梦里的时代。当梦境在生活应验时,自己被梦控制着。夜已深,窗外一片漆黑。我的思絮任如灯光四射飞扬。无法忘记,无法遗弃这段记忆,无法从我的生命里抹去你的痕迹。民国,已深深烙入了我的生命里!

  轻轻地,我穿过深深的雨巷,请你不要用惊讶的目光透视我,我只是想在那发黄的诗页中,重温在深巷中徘徊的忧郁。终于,我在飘落中,感悟到了民国的忧郁,于是,我看见你,向和你一样哀怨的我走来。我在这深巷里徘徊,哭泣……

本文标签: 长篇   民国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