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词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内容简介:   三个女青年奋斗成长的故事,一个是初中教师暴露教师行业的弊端龌龊,但是执着奋斗,没有使梦想死在小知识分子勾心斗角、虚与委蛇的办公室中,并且由一个文艺青年最终明白爱情就是奋不顾身让自己

  内容简介:

  三个女青年奋斗成长的故事,一个是初中教师暴露教师行业的弊端龌龊,但是执着奋斗,没有使梦想死在小知识分子勾心斗角、虚与委蛇的办公室中,并且由一个文艺青年最终明白爱情就是奋不顾身让自己活得卑微,让爱的人活得高贵;一个公司白领不停地寻觅爱情,最终明白爱情是返璞归真的真实;一个是底层公务员,没有高收入,只有高房价,闪婚经历很多波折,最后明白爱情就是相濡以沫的风雨与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一)

  柳芳华今年已经三十了,别人离婚都不止一次了,她连恋爱都没谈过一次!不是她不想嫁,她恨嫁!什么百合网、世纪佳缘,都入会几年了,愣是没碰到一个合适的。当然了,头几年她还挑三拣四,货比三家,比来比去发现,刚发现A可以进一步发展,一打电话约,发现被截胡了!后来她还会责备自己太追求完美,应该不管是骡子还是马都处一段再决定交往不交往,不能看到觉得不合适就自断后路。这年头,连离婚都快餐了,哪还有什么一见钟情?再后来,慢慢地她看每一个相亲对象都一样,一样无聊、一样市侩、一样庸俗。所有人的开场都是你做什么工作开始,你喜欢什么电影达到假高潮,然后以或委婉、或直接的各种方式追问你收入多少结束。所以柳芳华认为看似投机的中间部分,都是为下文问收入所做的铺垫,关系不热络能问收入吗?柳芳华相着相着就没有了任何兴趣。做作的演技、虚伪的假高潮、真实的市侩,让柳芳华丧失了对爱情的所有憧憬与希望。

  她确实安静了几年,再也不相亲,再也不闹情慌,心若充盈,感情岂会荒凉?这几年有时间就旅行,看电影,和姚子思、高隐竹厮混,日子倒也过得甘如泉水。

  只是,每每对镜梳妆时,看到眼角细细的皱纹,柳芳华就会感叹岁月如流水,不舍昼夜。日子在一唱三叹中飞速溜走,当柳芳华读过人生中第26个生日后,就连那些从未谋面的什么表姑干舅妈都纷纷表示关心,不远千里要帮柳芳华织一张恋爱的大网,将柳芳华牢牢地网在网中,亲戚朋友们从四面八方送来已千挑万选的最佳人选。关心她的人越来越多,渐次又越来越少,柳芳华体会到挑选与被挑选的落差,大街上某家店里传来“清仓大甩卖啦,清仓大甩卖啦!”的聒噪,柳芳华总是悲凉地这就是自己的处境,不对,东西再便宜总能甩卖得掉,自己呢?倒贴都找不到接手的。

  明天就是情人节了,空气中都弥漫着你侬我侬,莺莺燕语的浓情蜜意。没有情人节的情人节,柳芳华倍感寂寞。作为来上海的创一代,她没有什么依靠的亲人。闺蜜倒是有两个,一个是有主的人,一个是不愁没人约的人。谁陪她这个孤家寡人在情人节过闺蜜派对。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柳芳华忧郁的手机铃声响起,拿起一看,老妈!柳芳华无奈地接起电话,”喂,妈,正要给您打电话呢,最近太忙了!您身体如何?老毛病没犯吧?老爸身体怎么样?弟弟呢?

  柳芳华机关枪似的一阵突突,就是不想让老妈问自己的婚事。她也不想想,你妈要是老毛病犯了,还会老太太自己打电话?老太太是什么人!二话不说,直奔主题。

  “你少给我打马虎眼,今年要是谈不上个男朋友,过年就别回来了!人家老李家姑娘,才23岁,都买一送一了,你倒好,三十的老姑娘了,连个正经朋友都没处过。你让妈妈操心死才安心是吧?”

  老太太气冲冲挂断了电话,不给柳芳华任何说话的机会,她知道,这个女儿嘴皮子利索着呢,保不齐话多失意,乱了方寸,助长了敌人气焰。

  但是,柳芳华也不是省油的灯,你这老太太,情人节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你闺女,你也抛弃啊。买个电脑还有售后服务呢,您倒好,一看产品使用寿命过长,立马想推卸责任。

  柳芳华拨通了家里的电话,“老太太,你太伤人了!你深深地伤害了我。虎毒还不食子呢,您倒好,在这世界和谐日,您不但不安慰我这破坏世界和谐的落魄人士,还如此打击我,还是最酷的精神打击。我不想找对象吗?谁说我没谈过恋爱,我高一喜欢上我们班长,高二喜欢我们体育委员,高三喜欢我们数学课代表,我这点小秘密锁在日记本里,谁野蛮的打开我的日记本,将我的秘密揭发给班主任,我一年一次的恋爱,都被您无情的砍杀了。都说班主任是世界上最残忍的动物,破坏完我的亲情,破坏我的爱情,破坏完了我的爱情,破坏我的友情。照我看,您比班主任残忍多了,您是我亲妈,您怀胎十月,受尽折磨生下我,完了残忍地戕害了我的爱情,还戕害了我的友情。我跟物理课代表是纯粹的友情!那是伟大的友谊,您就是近代的汪精卫,三国时的曹操!”

  柳芳华一口气说完,心理舒坦的很,老太太那个气啊,这白眼狼。

  “死丫头,要不是我防患于未然,你能考上这么好的大学?要不是我千叮咛万嘱咐,你能一毕业就找到那么好的工作?你这白眼狼!反了你了!”

  “呵,好家伙!我得谢谢您!谢谢您的悉心呵护!您就是霸道,高中戕害我的爱情不算,大学还总是明察暗访,我找不到对象,就是因为您,您得负全责!全责!是全责!”

  “别跟我提你高中的爱情,那算哪门子恋爱,顶多是你单相思,一厢情愿!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女儿,人家姑娘都收情书,你净是倒追,你倒是给我长长志气。看人家老李家姑娘,从小收情书,家里堆得放不下,那情书,堆在一起烧了,可以炖一锅大骨头汤了!”

  “别跟我提老李家姑娘,你怎么不说她高中就堕胎的事?嫌我早恋的是您,嫌我找不到对象的也是您!”

  “我不是嫌弃你早恋,我是嫌弃你倒追别人,没出息。”

  吵到这里,老太太已经忘了打电话的初衷,已经上升为为了吵而吵。

  “倒追怎么了?不见天日的爱情也是爱情,没说出口的恋爱也是恋爱。您就是新时代的刽子手,还专杀自己女婿!”

  “你个死丫头,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我做这些都是为了谁?我十月怀胎我容易吗?没有我的步步为营,你能有今天吗?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我真是生了个冤家!你怎么就不懂我的心啊!”

  老太太说着说着哭了,这次是真得流泪了,真得难过了,真得伤透心了。老太太一伤心,就会历数她为了生孩子养孩子所经受的折磨,就会控告她那愚孝的丈夫,控诉她那对她不管不问的婆婆,就会哭诉为养孩子所作出的牺牲。比如,她一直在单位是业务骨干,领导多次找她谈心要给她升职,希望她不要经常将孩子带到单位来,要不是婆婆不给看孩子,要不是你这个讨债鬼,我早就升处长了,要不是那万恶的婆婆,愚孝的老公非得要传香火,我至于在仕途上年纪轻轻就止步不前吗?带的徒弟都处长了,混得好的都局长了,我呢,马上退休了还是个普通办事员。老太太一把鼻涕一把泪,从柳芳华在肚子里就不是体贴人的主,就是个讨命鬼开始诉说,一直到柳芳华三十都不能让她省心,最后总结为我是上辈子欠你们老柳家,这辈子还不清了,还不清了!

  柳芳华耳朵轰隆隆,一开始还听得到老太太诉说到哪个情节,这故事,不,应该是这事故她都听了几百遍了,太熟悉了。这不是一个女人的简单诉苦,这是一个被生活折磨成魔鬼的女人对婆婆、丈夫、子女的声讨。

  柳芳华只觉得老太太如同机关枪似的突突个没完,突然一阵天旋地转,脑子缺了氧似的,两眼一黑,太阳穴一紧,哇的一声哭出声来。那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天黑地暗,日月无光。那是一个绝望的女人发出的惨叫,柳芳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就是哭了,越哭越想哭,越哭越止不住。涕泪横流,哭声一开始还是单纯的嚎叫,慢慢变成有节奏的循环播放,总是“啊……”开头,我的命好苦”达到高潮,控制不住的哭颤结尾,然后进入下一轮单曲循环播放。

  柳芳华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老太太不停地问怎么了,怎么了?闺女,怎么了?

  柳芳华什么都听不到,老太太的关心与她,在这样一个情境里,已毫无意义可言。

  或许哭了十分钟,也或许是二十分钟,也或许是半个小时,终于,刘芳华的泪哭干了,这一阵好哭,把柳芳华这辈子的泪都流干了吧。泪都流干了,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末了,柳芳华冲电话里扔下一句话就挂了:

  “没男人要我,老娘也嫌我丢她人,世界都过他妈的情人节,你们都抛弃我吧,我不活了,老娘不活了!”

  逼急的柳芳华是没有理智可言的,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拿起钥匙,晃晃悠悠的走出家门,走进夜幕里。

  这下急坏了老太太,老太太电话那头还在不停的喂,喂,好闺女,我错了,你倒是应一声啊!我再也不逼你结婚了,你别吓妈妈啊!好女儿,你这是要吓死妈妈呀!“

  柳芳华早已听不到老太太焦急的担心了。

  她走进附近的小超市,买了六罐啤酒,活了三十年了,喜欢的事情没顺利过,不喜欢的事情都他妈的特顺利,今天喝酒就得买六瓶,六六大顺。不够我就买六十六瓶,我喝一瓶扔一瓶,喝不下为止,就不信今天想死都顺不了。

  柳芳华迷迷糊糊地,喝一瓶扔一瓶,凄风凛冽的晚上,一个孤独的人影婆娑在阴森森的小区绿化带里,一点都不美,这是个灵魂丢失的女人。柳芳华突然很鄙视自己,觉得自己很没用。连死都不怕了,喝瓶白酒都不敢!喝啤酒是一个绝望之人的配置吗?不,应该是白酒,烈性白酒,这才是标配!姐当年哭天抢地地向世人宣告到来,走得时候岂能默默无声,必须要痛痛快快,震撼自己!

  (二)

  这个情人节,姚子思过得并不开心。别人的男朋友给女朋友买鲜花,庆祝节日,自己的男朋友却去大街上卖花,为别人庆祝节日。

  姚子思是典型的清高女,小学到大学,顺风顺水。小学三道杠,初中年年三好学生,气得一直考第二的石浩然见到她就问:你什么时候转学,赶紧转走,你阴魂不散,折磨了整个六年小学难道还想折磨我三年初中?高中被封为数学公主,大学成了系里的才女。在选择大学专业的问题上,姚子思迷信生活在远方的哲学,三个志愿,一个昆明的云南大学,一个新疆的新疆大学,一个哈尔滨的哈工大。姚子思同学笃定游学在远方,三个学校,占据祖国的最南、最西、最北,总之,离家最远的地方,就是好地方。

  当然了,姚子思的三寸不烂之舌到底敌不过敌她那霸气女强人母亲的威力,三下五除二,姚子思的志愿表,就在她父母联合攻击下,全改成了灯红酒绿大上海的大学。不来大上海,姚子思就遇不上柳芳华,不在上海工作姚子思就遇不上高隐竹,遇不上她们,她的人生会多许多平稳,当然,也会失去很多波澜。

  姚子思的男朋友,堂堂交大毕业生。如今,正带着对有情人最真挚的祝福,在熙熙攘攘地人群中叫卖着鲜艳的玫瑰。姚子思不想离他太近,看着欧阳琬卖力地挣大米,姚子思突然想起了卖花姑娘。姚子思的眼迷离起来,想起大学时期的欧阳琬,挺拔、健硕、阳光,当然,富有才情。如今看来,变得如此遥远,似乎那只是一个梦幻。

  欧阳琬似乎卖完了花,正朝这边走来,姚子思眨眨眼睛,挺挺身子。

  “姚老师,您怎么在这?”

  “嗯?!噢,顾宇妈妈!我在这逛逛”姚子思撒谎了。

  “你们来看电影啊?”姚子思显然是没话找话。

  “是的,和老公出来约好看电影。您也是跟男朋友约好看电影的吧?”

  “是的,他马上就过来了。”姚子思不想解释,也无法解释,总不能对家长说,我不是来看电影的,我是来陪我男朋友卖花的。她说不出口。

  “那陈老师您先忙,我先过去了。顾宇就拜托您了!”

  “好的,再见!”

  姚子思伸出一口气,这地方太小了,买菜碰到家长,逛超市碰到家长,情人节出来晃荡也能碰到家长。什么事儿。

  “老婆,花都卖完了,挣了小两千呢!看!”欧阳琬脸上盛开出一朵灿烂的玫瑰,刚回头走开的家长扭转身来,看着姚子思,看着欧阳琬拉着姚子思的手,尴尬凝固在空中,家长匆匆转身离开。姚子思顿时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那种尴尬,难堪,如同一个清高的知识分子被扒光了衣服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供人评头论足。姚子思能够听到内心的绝望,那是尊严散落一地的声音。

  姚子思已经听不到欧阳琬的任何话语,那已不是走路,那是游荡,对,是游荡。

  一阵急促促的电话铃声将姚子思惊醒,本能的拿起电话,放在耳边,,“喂…”声音如游丝飘在空中。

  “子思,不好了,刚才芳华妈妈打电话说柳芳华要自杀,阿姨都急死了,让我们帮忙找到她。”电话里传来急促的声音。

  “哦,自杀啊,自杀挺好,嗯,挺好。”

  “你混蛋,我是高隐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现在去十三月酒吧,你去她家附近找,我们电话联系。听到没有?”

  欧阳琬一把夺过手机,问清情况,赶紧拦了辆的士直奔柳芳华家。

  (三)

  十三月酒吧,是她们三个经常出没的地方。名字充满了文艺气息。

  距离情人节还有不到4个小时,这个时候来这里都抱着纯粹的目的,基本都是希冀ONS的,当然,少数正派人士纯粹是排遣寂寞。柳芳华喝得已经没有意识了,说话开始打颤了。

  左边一个帅哥右边一个帅哥,三十年了还从未左拥右抱过,今天可是值了。

  柳芳华无论是在同事还是在朋友的眼里,都是一个规规矩矩的人,决不越雷池半步。

  今天,柳芳华前所未有的大方,帅哥的酒水她全包了。以至于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柳芳华如何重构当时的情景,都无法重温那种爽快,大方,豪迈,透着野性的粗犷。每每重构一次,那种土豪般一掷千金的快感,让柳芳华心向往之一次,然而又每每让她的心疼痛一次。那抛撒的每一张亲爱的毛爷爷,都是她最亲的人,都是她的卖身费!那可是她四个月的工资啊!

  她就不停地安慰自己,与其心痛不如享受。

  于是柳芳华会在任何一个空隙的时间里,重新构造彼时的豪迈。时间长了,她还会加一点情节。有时候数字会多一些,有时候会有一点桃色片段,不管细节如何,大的框架总是不变的。用柳芳华自己的话说,只看到铺天盖地的人民币在人群中飘散,每一个人都激动万分,你推我搡地捡拾上帝的施舍,而上帝就是我,我就是上帝,我就是柳芳华!日子长了,那些疯抢之人的动作慢慢模糊,渐渐消散,再后来,柳芳华就总是感慨:没有不可购买的尊严,只有出不起的价码!

  四万块,柳芳华一年的奖金,花得总是值得。

  酒吧里霓虹闪烁。善男信女,劲歌辣舞,扭腰摆臀,甩头摆臂,一群寂寞的人们,一群失意的人们,一群疯了的人们,一群精神空虚的人们!

  “美女,失恋了?”

  柳芳华斜晲着贴过来的金毛,食指压在性感的嘴唇上,摇着头不满道:

  “你才失恋呢,你全家都失恋”柳芳华已经卷起了舌头。

  “我,我,我告诉你,我这不是失恋,不是。嘿嘿,你把头伸过来,我告诉你,过来。我这是失意,失意懂不懂?”

  男人似懂非懂地迎合着点头。

  “你也失意了?你的情人呢?”

  “我没情人啊!要不,美女咱俩做个 人,露水夫妻,莫要辜负这良辰美景?”男人眼里露出明显的轻佻。

  “ 人?”柳芳华很没节操地傻笑着。

  “不,我要很多很多情人,很多很多!一个好好孝顺抛弃我的父母,一个好好伺候我,一个好好教育孩子,其余的全都挣钱去!我要重建母系社会,我要做女皇!”

  柳芳华充满激情地大喊出最后一句话,那是毋庸置疑的语气,那是势在必得的气势,那是一个女人心底的呐喊!

  整个酒吧突然凝固了,柳芳华地走突然走到酒吧舞台中央,抢过话筒,大声地嚷嚷着:

  “难友们,去他妈的情人节,我们要放纵肉体,解放心灵,我要解放自己!”

  台下响起热烈的欢呼声,夹杂着各种意味的口哨。

  “难友们,这是什么?”柳芳华指着自己的衣服,毫无理智可言。

  “这是枷锁,这是束缚!”

  “穿着它们,就是带着枷锁,就是带着束缚,只有脱掉枷锁,脱掉束缚,才能解放自我,解放心灵,真正享受人生!我说的对不对,难友们?”

  “对!”台上春情撩人,台下群情激动。

  “今天,我就要脱掉这束缚,脱掉这该死的枷锁,彻底解放自己,享受生活!”

  “好!脱!”

  柳芳华感受到了一种被推上政治舞台的光荣与尊贵,向自己的拥护者挥着手,进而开始胡乱地脱自己的衣服。台下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口哨声此起彼伏。柳芳华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世界名模,从舞台的这端踉跄到舞台的那端,衣服渐渐散落一地,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整个酒吧似乎沸腾了,当刘芳华脱得只剩内衣的时候,整个酒吧爆炸了!柳芳华感到无比得意,搔首弄姿的幅度更夸张。

  “难友们,父母逼婚了吧?”

  “逼了!”

  “亲戚逼婚了吧?”

  “逼了。”

  “单位同事不怀好意的试探、议论了吧?”

  “试探了!”

  “甜蜜恋人刺激你了吧?”

  “刺激了!”

  “有情人有什么了不起,有什么了不起!世界都为他们过节日。世界都抛弃我们了,对吧?”

  “对!”

  “世界抛弃我们,但是我们能自我放弃吗?”

  “不能!”

  “很好,很好!我们要解放自己,解放自己!”

  柳芳华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有激情。颇有振臂高呼,天下谁不响应的气魄!

  正在群情激动时,高隐竹破门而入,看到柳芳华那裸得只剩三点的样子,高隐竹没节操地大笑起来。柳芳华仍在舞台上手舞足蹈地表演着,众人起哄道“解放,解放,彻底解放!”

  “好,姐姐我彻底解放!”

  柳芳华刚要伸手解开胸罩,高隐竹一看情况不对,立马挤进人群,冲上舞台,上来就给柳芳华一耳光,将柳芳华打晕到地上。然后抢过话筒对亢奋的人群说“这是我妹妹,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对不住了,大家继续玩吧!

  高隐竹胡乱捡起地上的衣服,给柳芳华穿上,然后狼狈逃出酒吧,向柳芳华的家开去。

本文标签: 爱情   什么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