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成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小说连载/刘孟虎   期中教学大检查,如一阵飓风,就这么过去了。校园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荡起的涟漪,渐旋渐远,至于无形。只剩下,常规性的活动了。   上课了,各宿舍的同学,小

  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小说连载/刘孟虎

  期中教学大检查,如一阵飓风,就这么过去了。校园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荡起的涟漪,渐旋渐远,至于无形。只剩下,常规性的活动了。

  上课了,各宿舍的同学,小流汇成了大流,风风火火的,聚集到了主干道上,蔚为壮观,又分流涌向了各个教学楼,看不见首尾。

  放学了,人流复从各教学楼,匆匆忙忙的,又拥挤在了主干道上,浩浩荡荡的,奔向各大餐厅,化整为零了。

  从餐厅出来的时候,一个个丹唇外朗、皓齿内鲜。三三两两的,悠闲自在的,谈天说地、嬉戏打闹,徜徉在深秋的校园里。

  这便是校园里,一日之中,最热闹的时候了。等小肚囊不那么撑了,为避免无话可说的尴尬,他们往往会找个借口,回宿舍午休去了。

  于是,校园里又平静了,只剩下鸟儿们,在枝头不知疲倦地唱着,只有自己才听得懂的歌儿。

  没有课的时候,大部分同学,选择在宿舍里蛰居,沉寖在各自的世界里,傲游。有少部分,已然换上了盛装,涂脂抹粉的,选择了外出。

  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虽则井然有序,但略感平淡了些。老年人尚可,对于年轻人来说,就不只是枯燥、乏味了。

  在配合教学大检查之后,学生会也进入了常规模式。外联部除了例会之外,就是配合其他部门,做些辅助性工作。

  本来可以参加选修课,或者报名学习辅修专业。但是这些学习活动,学校有限制性规定:不允许新生参与。

  新生第一学期,军事训练就占用了将近四周的时间。使得原本有限的时间,变得更紧张了。

  公共课程,一般都是第一学期的教学任务。谁都知道不学专业基础课程,大量专业课程就没办法学习了。

  看来,限制新生选修课程,辅修其他专业,也有一定的道理啊!

  但婉婷总觉着,生活节奏太慢了,或者是自己的精力太旺盛了吧。关键是不想跟着宿舍里那些女生,整天东跑西颠地,到处瞎逛。

  又到了周末,宿舍里照例开始组团,准备着狂欢去了。有人提议:“去周边游吧?”,也有人主张:“去市里面逛商场怎么样?”争持不下。

  赵婉婷从来都不参与,他们的活动。纯粹是浪费时间,总感觉不够充实,多少都有点无聊。

  所以,他便早早地离开了宿舍。已经跟振国约好了,打算一起去图书馆看书。

  他俩一起吃完了早饭,在图书馆里,找了一处避静的位置,坐了下来。畅游于知识的海洋,感觉快意无边。

  婉婷一想起,振国下午要去兼职,心里就不痛快,没办法呀,他要去挣生活费,而自己却没有办法替他分担。

  不停地看着表,心里安静不下来,又不好意思说:“人家不想跟你分开!”担心振国先自己矫情。

  最后决定,还是想试探一下:“唉!周末还可以在图书馆里度过,而周内没课的时间呢,就难熬了!”

  振国不懂婉婷的心思,顺口说道:“只要你喜欢学习,在大学里,你永远都闲不下来!”婉婷问:“为什么?”

  振国回答说:“你还可以蹭课呀!”婉婷一拍脑门,兴奋地说:“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呢?从下周开始,咱俩一起去蹭课吧?”

  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怎么都行!没想到振国答应得很痛快。于是,两人约好了:每周二四下午,一起去蹭课。

  想起了蹭课,婉婷就高兴不已。从前,只有在清华、北大才有的事,如今变成了现实,心里暗自叫道:“这也太刺激了吧!”

  转念又一想:到时候,振国借口没时间怎么办?就这样,婉婷不放心地问:“到时候,你放我鸽子,怎么办呢?”

  看着她狐疑的样子,振国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了,笑着说道:“你放心!只要团委那边没事儿,我肯定陪着你”。

  婉婷撸着嘴,伸出了小拇指翘着,“噗嗤”一声,振国差点笑出声儿来,这么大人了,还玩小孩儿的那一套?

  振国笑着,也伸出了小拇指,与婉婷拉起钩来。两个人相互看着对方,一起摇着,嘴里念念有词地说道: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振国说:“是什么?”婉婷瞪着眼睛,小声说:“大母猪!”

  振国说:“不是大坏蛋吗?”婉婷又撅着嘴说:“那是过去,现在就是大母猪!”振国望着她小孩儿似的样子,说道:“对对对,就是大母猪!”

  有蹭吃蹭喝,蹭这蹭那的,竟然还有蹭课的?这种事情,一般只发生在高校。

  常常是校内学生,喜欢某个专业、某门课程、某一位教师时,在不影响正常教学秩序的情况下,悄悄地混进教室听课。

  高校老师一般对蹭课现象,不但不反对,反而非常欢迎。前提是要有多余的位置,也要遵守纪律、不捣乱才行啊!

  喜欢学习,本身就没有错吗?班里的同学也不会反对,多一人少一人听课,也不会影响他们的学习。

  只是这几年,单纯蹭课的现象少了。连自己班本份的课程,都不想上呢,谁会去蹭课上呢?

  也有例外,最常见的是恋人之间,如果不在一个班,又在热恋中,不想分开,可能会相互蹭课。

  当然这只是一个幌子,不是真正来学习的。不管学生,还是老师,都不欢迎这种蹭课。

  但也不一定反对,大家都是成人了,腻腻歪歪地可以理解。只要不过分,多少会留点面子吧?

  有的学生不自觉,坐到一起,交头接耳,眉来眼去的,小动作不断。也有搞大动作的,脚來手往,影响极大,也会犯了众怒。

  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也会被老师赶出教室。也有赶也赶不走的,老师也会做罢,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使他们没了面子,说不定会拼命呢!好在,总会收敛一些。

  如果是非正常的培训课,一般是要收费的,蹭课绝对不会允许。市场经济,培训也是一种商品嘛,搭便车、不买票,是不可能的。

  北京大学保安常俊曙,在校内蹭课五年,结识了多位教授做朋友,汲取了大量人文素养。

  常常被安排在课堂上,慷慨激昂地做演讲,在未名湖畔促膝交流。寻找机会,与众多学者、教授切磋。

  后来才有了,他28万字纯文学著作《碎步流年》问世。并由当代著名学者、北京大学原中文系教授,钱理群亲笔作序。

  有人称他是“牛保安”,有人说他成功了。近年来,像常俊曙那样,通过蹭课成功者何止一人?

  据不完全统计,在北大蹭课者,先后有一千多人呢!最终都通过高考,成了在籍生。北大的开放,不只是校园,更是文化、教育。

  北大有允许保安旁听、蹭课的传统。据说是从蔡元培当校长时,就开始了。一代教育家的博大情怀,何至于此,他的“教授治学观念”,常被人奉为治学的圭臬!

  转眼就到中午了,与振国吃完了午饭,婉婷不得不送振国,去婚庆公司打工。在去公交车站的路上,振国叹气道:“唉!本来可以做婚礼的司仪,这下泡汤了”。

  原来,孙经理曾经答应过他,等到了十月份,就可以安排振国做司仪的工作。但振国却在十一长假期间,却回了老家。

  当时婚礼很多,公司忙不过来了,就只好从外面,请了新的司仪顶上去。现在要把人家换掉,怎么可能呢!

  “做不上就不做吧,干嘛非得做那个司仪呢?”婉婷哪里知道,做了司仪,就可以按照主持婚礼的场次,获取报酬了。

  主持一场婚礼下来,少说也能挣一千多块。如果主人家高兴了,说不定还有红包拿呢!在公司打杂,一天只能拿到一百块左右。

  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对于振国来说,却更为重要:除了自己日常花销外,还要每月给父母寄一点回去。

  下学年的学费,还没有着落呢!将近一万块钱的学费,可不是小数目啊!想到这里,振国习惯性的沉默了。

  眼睛望着远处的山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用手重重地摸了一把脸,高高的鼻梁,被压得由白变红了。

  这一切,婉婷都看在眼里,后悔自己刚才的问话。心里想,这叫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怎么才能从日常的生活费中,多省点出来?帮振国分担一些经济压力。

  “婉婷,你可以回去了!难道要送我到单位吗?”在公交车站,振国催着她回去。“行啊,反正我下午也没事儿!”

  振国急了,“那怎么行,哪有带着家属打工的呀?”婉婷说:“怎么不行?我就站在远处看着,又不影响你工作的。”

  振国见婉婷认真了,就更急了,把婉婷拨着转过身去,从后面推着,又往回走了。这时,婉婷故意逗他,两个胳膊左右摔着,就是不愿自己走。

  突然八路公交车,从身边驶了过去。婉婷停住了,也不闹了,大声说:“好好好了,我不去了还不行吗?”

  转身用手指着那公交车,着急地说:“你还不快追,赶不上这趟,你会迟到的!”

  振国像一头豹子似的,猫着腰窜了出去,在汽车再次启动时,跳了上去。婉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朝着振国离开的方向发呆。

  “赵婉婷!”突然有人在叫她,回过神来,见团支书刘涛,笑盈盈地朝这边走来。大声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会从这儿回来?”

  显然是误会了,以为婉婷是等他的。 “哪有啊,我刚送走同学!”婉婷回答道,刘涛阴阳怪气地说:“我以为你是来接我的呢!”

  婉婷笑着说:“就当是我来接你的吧!”两个人说着话,朝校园里走去。“赵婉婷你有男朋友吗?”这话太突然了,也太唐突了,这让婉婷如何回答?

  说有吧,他一定会问:“是谁?”如此会更尴尬的。 “没有啦!”婉婷顺嘴说,“想不想谈一个呢?”刘涛把嘴伸到婉婷跟前,又问道。

  婉婷很坦然的说:“上学期间不想谈,那得多浪费时间啊!”本来想让他闭嘴的,但他的话更多了。

  跟着婉婷一路小跑着,又说道:“上大学不谈恋爱多可惜呀!大好青春,就白白的流逝了?”。婉婷义正辞严的说:“这大好时光,是用来学习的,不是虚度的!”

  “哇!班长就是不一样,那你给我介绍一个呗?让我也虚度一会光影吧!”刘涛摇头晃脑地说着。

  婉婷笑了笑,说道:“你看白云蹄小姐如何?”刘涛挠着耳朵,歪着脑袋,自言自语地说:“白云蹄?是哪个班的?白云蹄不就是白蹄蹄儿吗?不会是只宠物狗吧?”

  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婉婷已经走远了。气呼呼的,跳了起来说道:“赵婉婷,你竟然骂我!”

本文标签: 不可   日记   大学   四十五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