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词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停顿的词语     赋格:在心理应激反应和自我抑制中舞蹈。这是狂想者的家。     ——莫扎特患有抽动秽语症。     我们要的未来如此光明,但可悲的

   停顿的词语

    赋格:在心理应激反应和自我抑制中舞蹈。这是狂想者的家。

    ——莫扎特患有抽动秽语症。

    我们要的未来如此光明,但可悲的我们必须戴上墨镜来观察它。

    我从没想过打倒谁,因为要谁不存在,就是让我不存在。

    否认与肯定都需要勇气。

    生命和生活并没有什么值得疑惑,只是我们对未来甚至过去那存在或未存在过的,充满困惑。

    死亡幻觉(Vtsions in death),它让你在软梯上想象天堂,想念地狱。

    三个或者四个(回忆与梦幻),就数字而言,这绝没有比一顿丰盛的晚餐来的更惬意,更具体。有时,我这么想。

    我丢失的行囊里藏着硕大的城堡,而门呢?

    那忽开忽合的门在行囊之外。

    北方,那适合定居的山谷里同样蛰伏着一些爬虫。它们充满诱惑。

    画家达利说在他眼里艺术或者说他的艺术的所有秘密就是揭示出事物被掩盖的所有含义。而我同样认为这也是诗歌艺术的秘密。

    里尔克说:“有何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当我述说,我说我选择了活着。虚妄地活着。

    ——这不是一个作为一个诗人作出的选择,这首先是作为一个人作出的选择。

    幸福,无论是“幸”,或“福”,都意为或意味着“只是可能而已”。

    所以普希金说:没有幸福/只有自由与平静。

    但我们得庆幸,感谢这自由,感谢这平静,并向生活顶礼膜拜,殊不知最可笑的是它的起源竟是生殖与繁衍。这一切图腾的起源。

    发传单的手,接传单的手,它们是我们的尴尬境地最好隐喻。

    诗以良知对话,在高处言语,却能听到细草的蠢蠢欲动。

    它的努力首先建立在它用语言为对话提供可能,而不是设置障碍。

    诗披上红色的外衣,慢慢抖落衣襟上言语的碎片,将它们有机整合并最终建成有着钻石般冷漠光辉在暗处发出光来。

    它叙事,或抒情。用最客观的语言作我们主观臆动最好的见证。每一处有光芒闪现的角落都可以纳入它的怀抱。而其中诗如何在汉字的排列中完成其最富象征性却不乏指向性的诗性最大化?

    所谓技巧,可能就是取决于我们在何时何地捕捉到那些闪过的发光点并如何记录。在这一点上,我崇尚“心灵”即技巧。

    每个高超的写作者都必须首先能让他的词语进入细微处,才能在那些对细节敏感的人(包括诗人自己)心中最终完成文字的使命。

    沉默和滔滔不绝都是表示怀疑的一种方式。冷眼旁观,或抽身而退,看桌脚腐烂,看圣餐在教徒的等待中姗姗来迟,都可以在失语后重新执回话语权。

    我在滔滔不绝中缄默,等水银剥落。

    象腿依然是象腿。

    但盲人相信它的一切。他的手证明了一切。他的一切。

    这是人认知世界的普遍方式。诗首先要承认这一点。

    在这里,主观和客观一样被动。

    为了忘却,我们说,并为忘却听那些被复制的声音。而我们发出的声音呢?被扔到树杈上,被塞进草垛,让风践踏,被水流卷走。

    所以我们说废话,为了忘却。为凸显记录的真实,它踮着脚尖跳舞。

    一辈子不能去能丹麦,一辈子也可以不去丹麦。

    我在野鸟的巢穴里枕着天鹅蛋入睡,并梦见返生的国王在他醉死的酒缸边向我劝酒。

    他说将进酒,杯莫停。

    可我只能保持微醉。

    君王和贱民一同醉死吧。

    虽然酒不是良方,但它可能是妙药。

    除了活着我们只能选择死亡。

    但我们可以醉着死,清醒地说胡话。

    年糕:对记忆和复数生活的自我复制,并在面包屑里湮灭。

    那是我们在年末唯一的甜蜜。

    有一天我们说感谢生活,会发现这句话里满是选择论者的语调。

    必须承认,我们是机会主义者。

    出生地未明。有时,我这么想。

    在丘陵地带出生并认识我自己,越走到陌生的地方,寻找栖居点,越发现出生地限制了我的思维、感受力和回忆与幻觉的向度。

    在山岗上左冲右突,你找不到丢失的羊。一棵棵油梓一簇簇矮松遮住了路径。

    忽然想起你从未养过羊。南方的羊从不出没与丛林。

    忽然想起回家。但家呢?往回走几个山头?

    对童年进行一场追思,我会看到我下一个年轮在哪里。

    有时这种努力是徒劳的。

    坐在火山口,森子说他是无法抑制的熔浆喷发后的那些灰尘。

    我知道,雨何时会淹没一座山,让那些从山洞里意欲突围的人们裹足不出,听自己唠叨的声音,直到天黑。

    是的,我们诞生并存活在交错着的罪与赎中。我们诞生与罪中,于错中,谁给这罪戴上了枷锁?

    我们试图赎罪。因这枷锁而给自己套上枷锁。

    ——现在开始,推石头上山/永不懈怠/永不懈怠吗?

    承担罪与责任,我们荷着这重负,还试图——飞翔。

    我真诚的写作,并请自己忠诚于我的真诚。

    我要喝下血水,在腐尸丛中吐出芬芳来。

    但就写作而言,有时我戴上面具,就像一个被贱民打败的君王般披上黑纱出现在俘虏群

    中。要让更多的人说出我的故事。君王知道,他怎么被钉在竹片上而死。而我不知道。

    诗在此刻更像是投向黑暗的石头,或干脆是君王暗中留下的记号?

    而负责押送的读者了解了什么?

    投入黑暗的石头要回归黑暗。

    除了活着我们只能选择湮灭。

    除了死亡我们只能选择活着。

    是否可以说:

    我们还可以选择``````?

    匪君子写道:

    在布宜诺斯艾丽斯的冬天,

    人们不会选择死亡。

    可以选择

    用炉火将弯曲的胡须涂黑。

    “水蓝”,一想到这个词,就想到天空,想到水和浮动的静谧。

    事实上这个叫水蓝的女人一点也不静谧,或者她外扬内敛,她乖张而渴求独处。但那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只要知道一个女人喜欢这种色彩。我们称之为水蓝色。

    我们看到,这个穿着水蓝色旗袍的女人,她在暗处对着铜镜梳妆,对着暗褐色的胭脂盒把悲伤收起。她在暧昧的夜里因小小的圣餐般的幸福而轻轻的偷笑。

    一个女人,因“水蓝”这个名字,她的脸要发光,像在竹片中流淌的泉水潜伏着的夜之神。

    《圣经》说:你要醒着。因了这个名字,夜光杯也没有她生动。

    我来,并不是要重复悲剧。自导自演一场丑剧,再让时间作最后判决。我倾听那未知的来自暗处的声音,间或,抽出自己的骨头,让它落地,铮铮有声。

    若尖叫也是沉默的一种,那松鼠在枝头还有做梦的权利吗?

    谎言交织,如同泡着肥皂水的老者被梦魇缠绕。

    我知道这是另一种失语。而重复谎言就等于不再有对自己开口的权利。

    重复梦境的人在梦境之外,那么一场春雨能洗去所有记忆与说谎的季节里所有铅华吗?

    比夜更黑,而我早已醒来。

    吃早餐时,我必须选择:刀? 叉? 竹筷?

    塑料袋包裹了一切。

    无独与偶,又一个叫燕子的女人,她闯入一个虚幻的场景。在那里我不断重复,并试图遗忘的更多,更快。

    这时,早晨就要来临。更多的夜正被反复提及。

    一朵珠花正是在烛光下才偶暗淡下去的可能。而我们迷恋夜的腥膻。唠叨一些更易坠入罅隙中的细节。(这是否是具体对虚无的一种反抗?)

    我说过,若时间变质,若可以等琐碎变的从容。则我可以重新拥有许多,包括编织一个谎言和宿命的花环。

    可那又如何?

    要命的是,这个女人,她慵懒而潮湿得如空气般湿润的声音,却正在解构我。

    当木棉遍地,当偶像被推翻后却忽然地在花圃一角现出其变形,我是否该重新开口?

    去讲述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圣杯如何流落民间?

    空房间里的摆设、纸做的柜子、白炽灯与一只闯入烟雾里的蚊子:对于黑暗,我还能说出什么?

    而我丢下一切工业时代的馈赠时,那些纸柜里是否会跳出一个精灵?

    或一个隐匿多年的孩子,向我讲述鲜为人知的战乱、疾病和正在被酸雨腐蚀的村庄里平民的哀伤?

    他都不知道,我早已将那些显而易见的欢乐,塞进了他匿身的纸柜。

    一个女人,一个身份未明的异性,一个用声线浅浅盖住我喷涌如岩浆的语词的女人,她话语里偶尔的迟疑意味着什么?

    可笑的是,抛却我无以负之的层层包裹,我一样是身份未明者。

    ]一语成畿,有一天我对着镜子写下:在你面前安睡/我身份未知。

    与田间的石头立约,我所知道的并不比一只侵入禾田的鸟雀更多。

    而风静止,蛙鸣不再,田鼠四处逃窜,整个夏季,宿命就这么让我,让我的父辈,让一切同行者再也没有了任何区别。

    相同的是热浪里我们的汗滴,落在草帽的纹路里。无谓的惊恐与燥热,让夏天格外真实。

    而那些着裙子的女人呢?

    她们的骄傲是否正因气候的多变而虚妄起来?

    一座城,隔开许多许多。

    我们栖息地里,流淌着不同走向的污浊的溪水,会否妨碍我们安静地散一次步?

    亲爱的,若可以不说话,若吻能代表一切,则时间似乎真的可以停顿。

    在浊水河上,一对男女所洞见的黄昏也是美丽的。

    黄昏,出钓者收起他的鱼钩,我们开始逃离。

    请在天黑前离开梦境。

     20049.4至2005.5.07作

本文标签: 停顿   词语   随笔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