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成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点击这里,和我一起冲击万元大奖吧!《《   凌乱三十六小时   1   6月8日下午5:30   李广雷焦急的站在高考考点还没有开放的大门内,手里拿的笔不停地去敲打着他的准考证。   今年高考最

【参赛】-纪实文学-凌乱三十六小时-蔚为壮观的意思是什么_蔚为壮观怎么造句

》》点击这里,和我一起冲击万元大奖吧!《《

  凌乱三十六小时

  1

  6月8日下午5:30

  李广雷焦急的站在高考考点还没有开放的大门内,手里拿的笔不停地去敲打着他的准考证。

  今年高考最后一门英语考试结束已经有半个小时了,可考点还没有放行。学校的广播里不停的播放着通知,请本考点六十六考场的零三号考生迅速到考点办来一下,请本考点六十六考场的零三号考生迅速到考点办来一下。

  大门内聚集了许多等待出考点的学生,大家在议论着出了什么事,“出什么问题了?”有知道的同学说,“他把试卷带出来了。”“他早都去了。” “试卷有什么,又不是答题卷。”“试卷也要交。”“他考糊涂了。”“太兴奋了。”“哈哈哈……”是的,大多数考生都很兴奋,从小学到高中十二年了,如果再念了三年幼儿园就十五年了,要是幼儿园小小班也上过就十六年了,这是一群被为他们好的好心人折磨了十几年的活生生的人啊!他们犹如久关笼中的鸟,他们渴望煽动翅膀去天空翱翔;他们犹如久困笼中的兽,他们期待伸展四蹄去野地撒欢。

  大门外是迎接考生的家长,家长们满怀期待地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搜寻着自己的孩子。这些家长有的面带微笑,有的表情肃穆,有的完全就没有表情,这些年来,不知道他们付出了多少,也不知道他们期待的是什么,更不知道今天往后究竟能给他们带来什么。

  李广雷自读高中以来,他的妈妈就辞去了工作,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带李广雷上学,每天烧菜做饭洗衣服,全部工作的中心就是服务于儿子上学。李广雷是个懂事的孩子,理解父母的付出,所以每天都刻苦努力的学习,从不敢懈怠。三年了,李广雷是身心俱疲,他被父母的爱和期待压得喘不过气来。当最后一门英语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李广雷压抑已久的心敞亮了许多,终于结束了。先不管结果如何,李广雷想:我要放空,将头脑里的公式、定理、定律、文言诗词全部清空;我要放松,去除身体的疲惫;我要放纵,让心自由翱翔。

  考点的大门终于开了,考生们像潮水般向大门外涌去。李广雷迅速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找到在外等候多时的妈妈,说:“给我手机,把这些东西带回去,我要和同学去玩。”李广雷把笔和准考证交给妈妈,拿过妈妈的手机,又从妈妈那要了一些钱,转身又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向学校里去了。李广雷的妈妈说:“这孩子,考的怎么样呀?注意安全。”李广雷已经消失在人群中。

  6月8日下午6:00

  李广雷穿过人群来到高三教学楼前,拿出手机登录上自己的Q号,除了放假回家在电脑上登录Q号,平时是没有时间上网的。Q号还是李广雷初中毕业申请的,高一的时候加入了班级的Q群。李广雷查看了Q群通知,班长通知晚上七点参加聚餐的同学准时到八八宾馆吉祥厅集合。这是考前班长组织的,说考完后大家在一起吃一顿散伙饭,自愿参加,李广雷报名参加了。

  高三教学楼没有作为高考考场,按学校的说法是考前不能打乱高三学生的作息时间,在五号和六号还进行了高三的最后一场适应性考试,让学生保持应考状态,反正大家也是拼了。老班要求大家考完后进班领取毕业证和考后具体安排的通知。当李广雷进班时,班里已经来了很多学生,而班主任没来,毕业证在班长那,李广雷从班长那拿了自己的毕业证,还有一张考后具体安排的时间表。

  班级里到处是散落一地的试卷书本,都是同学们不要的。有些同学已经开始陆续地走了,大家说说笑笑,突然走廊里有同学大声的喊:“毕业了,我们毕业了。”随即这位同学把试卷撕碎的纸片从楼上向地面撒落,碎纸片飘飘洒洒的落下。这一撒不要紧,随即同学们纷纷效仿,从教室里拿出试卷和书本,撕的粉碎向楼下撒去。高三教学楼共五层,从底往上共二十个教学班,有学生一千多人,大家欢呼着,声音响彻云霄。同学们一把一把的把纸片向空中抛出,碎纸片犹如漫天飞舞的雪花,弥漫在高三教学楼前,场景可谓是蔚为壮观,不多一会,地上就落了一层厚厚的纸片。

  校长、副校长、年级主任、副主任、各班班主任共二十多人匆匆忙忙的从行政楼里走了出来,来到高三教学楼前,无奈地看着这一切。校长手指着楼上的学生大声的说着什么,可什么也听不到,同学们的声音太大了。这时,同学们看到各班的班主任上楼到各个班里去了,大家才纷纷下了楼梯出了教学楼。

  同学们从教学楼里出来,还有点恋恋不舍,大家聚集在楼前的小广场上,久久没有散去。高三教学楼前的小广场上有一个升国旗的旗杆,今天国旗没有在上面,有同学把升国旗的绳子解下来,拿着绳子悠荡着,绳子和旗杆之间撞击发出较大的啪啪声。有更多的同学拉着绳子在悠荡,逐渐演变为大家拽着绳子用力的拉。大家拽着绳子,一拽一松,随着大家有节奏的拉动旗杆左右摆动,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小广场上又是一阵欢呼,旗杆已经被拉弯,不能恢复。

  校长、副校长、年级主任、副主任、各班班主任二十多人又向小广场进发,同学们看到班主任来了四散离去。

  这一大群同学没有出校门的意思,浩浩荡荡的向操场走去。校长、副校长、年级主任、副主任、各班班主任二十多人跟着向操场走去。这时有个保安拿来了一个手提式扩音喇叭交给了年级主任。年级主任打开喇叭向同学们喊话,“同学们注意,同学们注意,现在立刻离开学校回家,否则由班主任统计各班学生名单给予纪律处分。”“同学们注意,同学们注意,现在立刻离开学校回家,否则由班主任统计各班学生名单给予纪律处分。”

  同学们开始起哄,“骗鬼去吧,给谁纪律处分,我们都毕业了。”“别听他的。”“没用的。”“哈哈哈……”同学们继续向操场走去,校长、副校长、年级主任、副主任、各班班主任二十多人不远不近的跟着。同学们聚集到了操场的东北角,院墙栅栏外是街道,已经无路可走,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想向哪走。校长、副校长、年级主任、副主任、各班班主任二十多人和这群学生形成了对峙状态。

  “同学们,你们毕业了也不行,我们会把纪律处分的决定放在你们的档案袋里,带到你的大学去。各班主任把本班学生带回。”年级主任用喇叭喊着,并且让班主任去带回本班学生,班主任们向学生走去。

  同学们心里还是有点不想被班主任带回去的,不是说怕,而是多少感觉直接面对班主任,面子上有点过不去,毕竟是相处二年或三年的班主任。站在栅栏边的同学,有的开始翻越栅栏,有些同学开始用力的去扳栅栏,还有些同学开始推栅栏。

  校长一把夺过年级主任手里喇叭向学生们喊道:“同学们注意,注意安全,注意安全,防止栅栏的尖子扎到,班主任后退,班主任后退,不记录,不给纪律处分。”班主任们都向后退,并且吩咐学生注意安全。局面几乎失控,同学们哪顾得了校长在喊什么,大家纷纷转过身一起向栅栏使劲的推,看似坚固的栅栏在同学们的齐心协力的推动下不堪一击,十多米栅栏连同底下约五十公分高的水泥混凝土砖墙一起瞬间倒塌。同学们迅速从院墙的豁口处向街道上涌去,只留下了校长、副校长、年级主任、副主任、各班班主任二十多人面对着十多米长的院墙豁口站在那。

  李广雷一直都在人群中,刚才跑过院墙豁口时还被什么碰伤了脚踝,还好只是轻微擦伤的皮外伤。

  2

  6月8日晚上7:00

  李广雷和其他几个参加聚餐的同学准时来到了八八宾馆的吉祥厅。吉祥厅很大,有一张能够坐下二十多人的大圆桌,旁边有一个小桌子,有几个早来的同学在打牌,还有些同学在围观,大家说笑着。

  团支部书记方媛从外面走进来,对班长说:“我催过了,现在可以上菜,你快叫大家都坐下吧。”班长挤进人群到牌桌前,把几个同学手里的牌扯掉说:“快坐下,吃饭了,我来查一下人数。”大家围坐在桌旁,班长数数人数还差一个人。班长把名单拿出来进行核对,看是少哪一个,方媛说:“别对了,林芳没来,她跟她爸的车子回家了,她走时给我说的,还说了交的钱也不用退了,算她对散伙饭的赞助。”“对,我们应该拉更多的赞助,吃饭就不用我们掏钱了。”“等我有钱了,我赞助。”“你能有钱吗,看你那个长相。”“他一直都很自信。”“哈哈……”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笑着。

  班级里有五十多人,今天来了二十一个人,其中六七个女生,不足总人数的一半。本来班长提议说把各科老师也请来,可有的同学不大情愿,怕老师来了大家放不开,影响散伙饭的气氛。班长说把班主任请来,大家勉强同意了,可当班长去请班主任时,班主任说今晚有事走不开,让大家自己玩,交待要玩的开心还要注意安全。

  不多一会菜上的差不多了,有的同学提议开吃吧。团支部书记方媛站起来说:“别急,我们让班长说两句。”“好,班长说,大家鼓掌。”其他同学附和并且鼓掌起哄让班长说。

  班长站起说:“好,我来说,首先感谢方媛书记联系安排这顿饭,大家鼓掌。”

  同学们鼓起热烈的掌声。

  “其次是感谢老班今晚有事不能来,让大家玩好且注意安全。”

  “好!”同学们鼓起热烈的掌声。

  班长接着说:“还要感谢来参加聚会的各位同学,当然也感谢没有来参加聚会的同学。”

  “感谢CCTV、一中TV、各种TV。”“对对对。”“可以开吃了吗?我都饿了。”“推院墙累的吧。”“院墙太脆弱。”“哈哈……”

  前任班长钱峰站起,双手示意大家安静,说:“我提议,男生先喝白酒再喝啤酒,女生喝啤酒,我们一醉方休怎么样?”

  “好,我赞成。”“随意吧。”“什么酒都喝。”“我喝啤酒。”……引起一阵嘈杂的议论。

  方媛说:“大家听我说,喝什么都行,在喝酒之前我们要约法三章。”

  “还约什么法呀。”“就是。”……

  方媛接着说:“安静,要约法,不然可能会影响大家心情。”

  “好,约。”“谁约你呀?”……

  “一是喝酒大家量力而行,二是不得提不愉快的事,三是不准提考试题。大家同不同意?”

  “同意。”“我同意第三条。”“对,我严重同意第三条。”“好,同意。”“都同意。”……

  “就是,不准说考试题,上午物理最后一题计算题,我一点思路都没有……”就看坐在这位说话的同学旁边的同学拿着筷子去敲他的头,好几位坐得离他较远的同学掏出随身带的成包的面巾纸向他砸过去,又是一阵嘈杂声,欢笑声。

  大家开吃,这些黄口小儿像模像样的碰杯喝酒,说着同学间的趣事,一些同学的糗事。不多一会满桌子已是杯盘狼藉,有的同学已经有几分醉意,刚才约的法早已抛在脑后,好像大家都不记得刚才还约法三章了,话题不再受限。

  “今年高考作文题,我是没写好,太难了。”

  “什么难,对我来说什么题目都难,反正我也写不好。”

  “就是,有的人什么都不难,你就是以‘狗屎’为题写一篇不少于八百字的作文,他也能写好。”说话的是孙喆,人称哲人,因为他说的话总是有几分深意。

  “对,说不定还有许多满分作文呢。”

  “哈哈……狗屎……满分作文。”

  “写作文还好,总能写一点。数学、物理就不一样了,一点写不出来。”

  “刚才谁说物理最后一道题难的?”

  “我,被你们打的我都不敢说话了。”

  “对,罚酒,你,你,你,还有你,每人一杯。”

  说着,大家起哄并在刚才说话同学的面前每人倒满了一杯啤酒。

  “我不能喝了。”

  “喝,不喝不行,书记你说呢?”

  “对,喝,谁让你们说考试题的。”方媛说。

  “他先说的,不是我。”

  “谁先说谁后说,都得喝。”

  在大家的起哄声中,几位同学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真不能喝了,按‘油条’的说法,凡事量力而行,要有度,我没有度了,我出去一下。”“油条”是同学们给语文老师起的绰号,因为语文老师举例时经常用到油条二字,如油条怎么样,什么什么的油条等。

  “‘油条’上课很有趣,我比较喜欢上‘油条’的课。”

  “‘油条’上课我就瞌睡,他声音软绵绵的,听着就想睡觉。”

  “‘油条’都喊你好多次让你不睡觉,你就是不重视语文。”

  “对,我每次语文都考不好,这次就怕更麻烦。”

  “你数学好呀!理综也不错。”

  “那也不行,这次数学和理综都难,怕是很难拉开分。”

  有人端来两杯满满的啤酒说:“两位喝了吧,不能刚才我们喝了,你二位特殊吧。”

  “什么?对,好,喝了。”

  “这还有人专门监督的呢。”

  6月8日晚上9:00

  由于是大圆桌,太远说话听不清,只有做的较近的同学在一起说着一个话题,这边三个,那边五个的,大家说着话。有时还穿插着、交叉着、轮换着说,刚才那边说的话题,又被带到这边继续说。桌上的菜已经凉了,当然也没剩多少菜了,大家也很少动筷子,只顾着说话,再不就是找机会罚酒,一罚就是一杯啤酒,白酒几乎没有人喝。

  李广雷喝的差不多了,虽然只是喝了几杯啤酒,李广雷还从来没有喝这么多的酒。李广雷感到头重脚轻,浑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他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平衡坐在椅子上,防止从椅子上掉下来。李广雷感到有时耳朵里什么也听不清,就是嗡嗡的轰鸣声,只是看到其他同学张嘴说话,但是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偶尔听到一些只言片语。

  “数学老师有钱,他在外面办的补课班。”

  “我升高一的时候就是在他那补的课。”

  “就只顾自己赚钱了,有好多次晚自习都没来。”

  “对,我几次找他问题目,他都动员我去他那补课。”

  “你去了吗?”

  “没有,我没去。”

  “老师补课赚钱也没有错。”说话的是哲人孙喆。

  “那也不能耽误我们正常上课呀。”

  “数学老师好多了,我在那上的课,每次讲课都很认真。”

  “对,有的老师收钱还不好好上课。”

  “你说的是物理老师吧。”

  “嗯,高二的时候我在物理老师那补课,每次去发一张试卷给你,下一次讲。试卷都是从网上下载的,他看都没看,就发给我们了,试卷上面有许多题目有错误。”

  “对,要不是图不对题,要不就是没有图。”

  “有几次题目都讲错了。”

  “那不好,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能无道更不能无德。”说话的是哲人孙喆。

  “老班的化学课上的还是不错的。”

  “老班啊,一天到晚就是‘注意安全,注意安全’,一点新意都没有。”

  “老班不给人补课。”

  “老班不缺钱。”

  “老班不是不缺钱,老班是太在乎自己在学生心目中的形象。”说话的是哲人孙喆。

  “老班什么都交给班干部干,自己不闻不问的。”

  “嗯,老班工作不太积极,不像我原来高一的班主任,天天看着我们,值日卫生都看着。”

  “你们原来的班主任说要是提拔当领导了。”

  “什么狗屁领导,他巴结领导的本事更大。”

  “英语老师年轻漂亮。”

  “她从我们这届高一时大学毕业教我们的。”

  “英语老师真认真,天天让我们听听力,做练习。”

  “不行,我英语是学不好了。英语老师是教的好,但我英语不好。”

  “要都像英语老师那样教书,就好了。”

  “她多有精力了,你看那个生物老头。”

  “生物老头,哈哈……。”

  “对,生物老头,朽了。”

  有几位同学在打电话,李广雷拿出自己的手机看看,恰好电话响了,是爸爸的号码。李广雷没有接电话,他怕自己说话说不清楚,把电话挂断,发了一条短信:我晚点回去,或者晚上不回去了,和同学在一起玩呢。

  这时,方媛从外面进来说:“账我结过了,接下来的活动是唱歌,对面银菠萝KTV三楼8303房间,大家走吧。”

  大家站起向外走去,李广雷慢慢站起身,手扶着桌子走了两步,感觉还好。孙喆回头看了看他,过来拉着他一起走了出去。

本文标签: 纪实文学   凌乱   参赛   小时   三十六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