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词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五十三章】乐莫乐于有朋帮,青山淳朴赞老乡。   火轮的汽笛声惊醒了我,我睁开两眼向窗外望去还是漫天的星斗,反复碾转,难以入睡。索性起来站在窗前遥看这夜景吧。一丝淡淡的月光从西面射来,启明星就在头

  【五十三章】乐莫乐于有朋帮,青山淳朴赞老乡。

  火轮的汽笛声惊醒了我,我睁开两眼向窗外望去还是漫天的星斗,反复碾转,难以入睡。索性起来站在窗前遥看这夜景吧。一丝淡淡的月光从西面射来,启明星就在头上眨着眼,天也快亮了。那朦胧的月色中晓星在下沉,一颗流星瞬逝而去,一个人离开了这个世界,这是奶奶告诉我的,一个人就是一个星星。东方发白了,树叶有些微微的晃动,打开窗户东风徐徐而来,清爽的晨风你能否给我带来好运。我开了屋门,信步顺着沙石小路往江边走去。

  天又亮了许多,可以看到一艘艘已经装满了木材的木帆船,已经扬帆待发,这是在等待东风刮起顶流去哈尔滨的。船上的柴油发动机有的已经响了,不大会的功夫,隆隆的响声就震耳不绝了。东风比刚才大得多了,江面上的雾气随着东风的到来贴着水面向四面八方散去。可以看到北岸的山峦了,原来江北要比江南的山大的很多呀。太阳也露出了笑脸,它是从宽阔的江里冒出来的。这又是我长这么大所见的又一个奇景,那圆圆的、通红通红的太阳像似从那翻滚的波浪里一下子跳了出来,被水托住,然后又掉下去,又上来,最后冉冉升起,光芒四射。

  装载木材的船队出发了,东风将那船帆吹得溜鼓溜鼓地。这时我才看清楚,最前面有机器船拉着木船,中间有机器船拖着,每艘船的两侧都有人手拿竹竿管理木船在水中的动态。看样子不管是干什么都有一定的方法,不可造次。随着木船队的逐渐远去,我也往招待所这边走来。迎面刘忠来了,他说:“小翁啊,咱俩现在就去江北,到六河再吃早饭吧。你回招待所取工具,我在大门口等车,马上就有车过来去胜利,咱俩得在胜利渡口坐轮渡。”我急忙回到房间里,背起了工具袋,就往外走。大门口已经停了一辆客车,刘忠在向我摆手,我加紧跑了几步上了车,车票刘忠已经买好,不大一会胜利渡口就到了,原来这客车就在渡口停发,是为了方便两岸的社员群众。下了车我们向轮渡船走去,轮渡在等着我们。这轮渡是专门在这等这辆客车的,每天都是这个点。这趟车下来坐轮渡的有七八个人,坐轮渡收费,,每人七角钱,我给刘忠买了渡轮票。这轮渡中间面向前方摆放了一排排的座位,大约有几十个吧,坐在座位上可以观赏江面上的风景浪花啦、往来的渔船啦,很有意思。

  轮渡开起来了,但却不是向江的对面开去,我很奇怪,就问刘忠:“刘大哥,咱们上对面去这船怎么往上开呢?”刘忠说:“有一句话叫做船到江心自然直,为什么呢?那是因为江心水流湍急,江心的船只不能横着呆着,所以呀要想过江就得先向上游方向开到离江心很近的地方,在斜着向下游对面的停靠地点开去,这船在江里行驶时千万不能横着走,容易发生――事故。”当他说道发生的后面时用手打了一个手势,那意思是翻船的意思,我明白了这就叫船匠打饼――划过来,不能说“翻”字。果然这轮渡开到快要到江心了的时候,明显看到江水流的很急,就看着这轮渡在摇晃中慢慢地调着头,当轮渡的船头刚刚像着斜下游的方向时,这轮渡的速度明显地比向上游开的快的多了,我又体会这顺流而下的意思是多么地切实。我们刚刚逐波破浪地过了江心,我们的右后方上来了一艘火轮船,我回头看见这火轮的船头锋利无比地将江水劈开两半,冲起的波浪看起来要有两三米高,瞬间就超过了我们的轮渡。火轮后面不断翻起水柱,那是火轮船的螺旋桨搅水形成的。火轮船刚刚过去,就涌来了一阵汹涌波浪,拍击着我们的渡船啪啪响,左右摇晃着轮渡如同小儿的悠车儿一般。不一会浪平了,水的拍击声也没了,我们也到达了彼岸。船上向岸边扔了一个绳子,那叫缆绳,岸边有人接住缆绳将船固定稳妥之后,人们开始下船。这下船也要有顺序,不能一起站起来走到一边,要一个一个地慢慢下,我和刘忠是最先下的船,因为我俩是最后上的船。这里距离六河林场要走三四里路,半小时的路程。刘忠给我背着工具袋,我拿锛子挑着四把锯,顺着江边的公路走着。这是通往佳木斯的沙石公路,有汽车不时地经过扬起一阵阵尘灰,落得满身都是。路两旁的树上的叶子沾满了尘土,看样子这里好像是已经数日没有下雨了。

  我和刘忠来到了六河的镇子上,现在距离单位上班的时间还早,我和刘忠找了一个小饭店,我呢看了看食谱,这里竟然有大米饭,十几天了没有吃到大米饭了,很想吃,我问刘忠:“刘哥,咱俩吃点什么?”“花卷。馒头都行,就是别来大米饭,我的胃口不好,一吃大米饭胃就泛酸。”我就要了花卷,炒了肉片儿,和炒干豆腐俩菜。没有喝酒,刘哥不让买。每人俩花卷,饭菜造的精光,吃得很饱。我付了钱,来人又给我们倒上一杯白开水,喝完了水,我们走出小饭店向着六河林场走去。到了林场我一看这个林场没有江南的大,牌子上是“木兰县六河林场”。刘忠让我在外面等着他,他就进去办事儿去了。不大一会,刘忠领着俩个人一高一矮一起出来了。刘忠介绍说:“这位是吕玉山,吕场长。你的事情我和吕弟说过了,正好呢青山大队的大队长来林场办事,他们小队缺少一个木匠,你和王队长认识一下吧。”吕场长说:“兴源和我是同学,刘忠同志是我在木兰时的领导,你的事情我们一定给你办好,详细的事情你就和兴源同志商量吧。”王队长说:“我看这样吧,我现在就领着翁师傅回青山,请他看看实地情况后,我再和翁师傅商量最后的决定。你们二位领导看看可不可以?”刘忠望着我说:“你看怎么样?”“行”我说。刘忠说:“那好吧,你随王队长去吧,我和吕场长去研究公事去了,你们走吧,要是不成你再回江南来找我。”我说谢谢刘哥,事情成否我都会告诉你的。再见刘哥,我和王队长去了。

  青山大队来了一台二十八,我和王队长坐上拖车上,突突突,二十几分钟就到了青山。一路上我没有见到村庄,真是北大荒啊,名不虚传,人烟稀少啊。下了拖车,王队长用手比划着青山大队的地界,好大的一片地方,名副其实的青山绿水之地,这个村庄背靠一座叫做灵山的大山,东西山脉连绵不断,群山巍峨,虽无闾山险峻峥嵘,却也蔚为壮观。清风时而送来一股树木的清香味道,远处的桦树林里是否藏匿着狡狼啊!一条很宽的清清地小河流淌着从灵山流下来的甘甜之水。河的两岸是已经杨完花的一块块碧绿碧绿的稻田,河水不深,可以看到水里那些自由自在的小鱼儿,远处山脚下偶尔传来野鸡的一两声鸣叫,近处林中叽叽咋咋的小鸟叫声像是在开森林音乐会。河边不时有野鸭子飞起、落下。河里一群群的鸭子和一群群大白鹅,有的浮在水面戏耍;有的扑隆隆地在洗澡。站在稻田埂上的歪着脖颈在梳理羽毛。南北流向的河水一直流到松花江里,村子左右的山脉由北向南儿而逐渐降低,整个村子如同坐在一把椅子之上,眼前一条玉带(松花江)多么好的去处啊!我看中了这个这个地方。

  我心里想着这真是:“人烟杳迹北大荒,桦栎林深匿狡狼。泉水甘凉清澈底,花红草绿青木香。”王队长说:“你先看看地方如果相中了,再去屯里看看人。”我说:“咱们进屯里去看看吧。”王队长就领着我进了屯里,他介绍说:“这个屯里东西方向四条街,五趟房,南北一条道路将青山屯分成俩小队,东面是一小队,西面是二小队。中街十字路口靠东是一队的饲养所。灵山脚下的屯是三队和四队,向北翻过灵山可到达大贵,再向北到满天、铁力了。”就是这个地方,就在这里落户,我的心里在想。王队长问我:“地方你看行不行?”我说:“行,谈谈条件吧。”王队长领着我进了饲养所,详细地问了我的各种情况,我一一回答。最后王队长说:“我既是这个大队的大队长,也是一队的小队长,现在我就能直接决定,但是,我们也是有一定的条件的。一、你的俩弟弟可以落在青山一队,但是你一定要带着你的家口来,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突然间来了三个大小伙子,我们不放心。二、你自己带来家口以后,你自己愿意什么时候走我们不限制。三、我们必须看看你的木匠手艺如何,能否拿得起放得下。这三样达到了,你只要不耽搁生产队里的木匠活,队里也不限制你的自由,也可以出去做点零活,挣点现钱。”我说:“这都可以,啥时试都可以。但是,我们的住处怎样安排呢?我的媳妇九月的月子,不能和俩弟弟在一起吧。”王队长说:“暂时这样安排你看行不行,东头老祝家有一个闲置的房,二间一铺炕,北炕不能烧火,可以放东西。你和你家里的住,两个小伙子呢就先住饲养所,以后再安排在那住。”我说:“这也行,我要看看我来了以后住的房子。”王队长就领着我到了东头的那所房子。院子的大门破烂不堪,菜园子挺大的,再往东就是生产队的大豆地了。房门稀登活扇的,要好好修理才行。王队长看出了我的想法就说:“这门窗你自己修,木料到队里找保管员要。”我点点头。房子后面没有人家,木杖子的外面不远处有一个破旧的小庙,那是在后面那条街道边上。锅台现成的,有锅就行。我找了一些乱草点着了火,喉咙眼不太爱进火,还往外面冒烟,这炕不能太好烧。我就决定说:“我同意队里的条件,为了抓紧时间,我今天就修理门窗。队长你派一个人去给我买锅碗瓢盆,按四个人买。水缸、水瓢,俩个饭盆、洗脸盆,再买一领炕席。再派一个人到队里给我找几块板子、洋钉子,和拿几捆柴火。”说完我拿出十张大白边交给了王队长。他马上就安排人套上马车去六河供销社给我买用具去了,临行时队长又让会计一同去,交代生活用品尽量买全,差钱以后队里算账。又派人送来了几块木板,还扛了一个长凳子。带来了钉子。保管员就是细心,我心里暗暗的想,知道拿一个凳子来。来人对我说他回去扛柴火去,我说了一声谢谢。

  我把工具拿出来准备开始下料,我将房门摘下来,仔细检查一下,凡是不结实的部件就换,我一件一件的换,中午我也不吃饭就是干活呀,旁边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来人了,也不管,修完们,修窗户,一直干了六七个小时,我直起腰来一看不少的人在围观着我,个个面带微笑说:“小伙子,行,你真行。”有一个老头说:“我看你是一个成手,俗话说得好,叫做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一看你做活挺利落。搬来吧,以后如有困难就来找我吧,我姓历,是咱队的保管员,那凳子就是我让拿地。”我的心里想果然是一个智者。我说:“谢谢历大爷,以后要麻烦的地方一定很多,我就先在里谢谢了。”历大爷说:“一会儿我给你幺点大米和面粉,晚上你就能做饭吃了,现在烧烧火看看烟筒和炕面子有没有冒烟的地方。这时去六河的马车也回来了,拉了半车的东西,有好多是我没有交代的,会计说:“队长安排的你们都先用着,以后一起算账。先把锅安上吧”这时早就有人和好泥了,将铁锅安上。有人把火点着,刚着的时候往回倒烟,有人问,是不是不好烧哇,有人说这个灶坑好烧,烧一会就不冒烟了。现在不用我伸手了,大家七手八脚地从车上往下拿东西,有人把炕席铺到炕上,还有人拿着条扫将里屋外屋打扫了一遍。前院的老赵家挑来一担水,有人倒在新买来的水缸里。保管员背来了大米和白面,有人拿白面打酱子糊窗户。有人拿来了油灯里面还装满了灯油。有人用小碗端来了豆油,淋在窗户纸上。有人将屋内的垃圾挑到了外面,还有人将窗台不平的地方以及炕上冒烟的地方用泥抹平了。总之经过大家辛苦劳动后,一个新的可以住入的房子收拾完了。这些人是谁,到现在我全都忘记了,但是青山的淳朴人民我没有忘记。

  队长又问我:“翁师傅,上午你看中了地方,现在这人你看中了没有?”我连连说:“人我也看中了,地方我也看中了,一切就绪后我就回去接我弟弟,再接我对象。”王队长又说:“你那年轻的媳妇能来吗?”我说:“一定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话要复前言,言而有信。”队长说“通过今天下午大家对你的认识,觉得你是一个守信用的人,今晚开一个社员大会,宣布接收你们哥仨落户,这几天你去北山捡几天柴火,你好烧火做饭,睡个热炕。然后你把队里的农具适当修理修理,完了你就去接人。”

  晚上的社员大会开的很热烈,大家一致同意接收我们落户。饲养员老张头说:“我们真的欢迎你们来,看你的相貌是一个福相,你们会给青山带来好运的。”这个老张头后来竟然成了二弟晓广的岳父,这是后话不提。

  第二天早上,队长派了一个牛车,一个赶车的和一个帮我捡柴火的社员,队长知道我第一次进山,不熟悉山里规矩和进出的路,所以派了俩个年纪比较大一点人和我一起进山。我只拿了一把斧子,他俩人各拿了刀锯,赶着牛车进山了。一路的上坡,越往上走树木越大林子也越密。我们走到这大山的半山腰时,看见路旁边有一间小石屋,里面好像是没有人住,我进去看了看,屋里啥也没有,地上散乱的有一些松树的枝节,门口的台阶上长满了厚厚的苔藓,只有那缕缕的霞光透过树枝射到屋里,我问他俩这屋子原来是做什么用的?他俩说:“这个屋子是多年前看守人工树林的一个老护林员在此歇脚、避雨、做饭用的。他在这个屋子里住了十年,前几年小树已经长大成了林子,林场就把他调回了。现在已经没有用了。咱们就在这里捡吧。”车老板将牛卸了下来,然后把牛拴在树上,往地下扔下一捆稻草喂牛。我们就在这附近捡起柴火。这里捡柴火不同于老家的捡柴火,在老家累死你一天也捡不了多少,这里就是往车上装啊,倒木、死树哪儿都是,当地人管死树叫站杆。顾名思义,就是树仍然在站着,但是已经死了多年,而且都干了,所以叫站杆。开始时我是什么都要,车老板见了说:“你挑那硬木捡,杨椴木不要。”后来我也净捡硬木了。捡了俩小时吧,车老板看看差不多了说:“行了,先不捡了,装车看看多少再说。”车老板把牛套上,他站在车上,我和跟车的在下面往车上装,装了大半车的时候,地上还有,车老板说:“行了,别装了,再装老牛就拉不动了。明天再来。”我们就不再装了。我使劲的用绳子把车拢好,车老板就赶着车下山了,这车下坡的时候还挺快,稍有上坡的地方我就得在后面推一把,晌午歪的时候就到家了,卸完车他俩把车送回饲养所,我在家里整理柴火,一捆一捆地捆好,再垛起来,一直弄到天黑。我自己又赶了点面条吃,这是我三年来的第一次自己做的饭,我吃的津津有味。晚上睡觉前,我拿出笔和纸来,我要把那石屋的故事写了下来,我给它一个名字叫做:《使命》。我是这样写的:“霞光缕缕透枝斜,苔藓青青满梯阶。叟护林成今离去,石屋灶乱散松节。”

  昔年之小树苗,今日以蔚然成林。护林人居住的小石屋,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而孤独自存,任凭风吹雨打。唯有阳光对它还是时而光顾,没有忘记它。那石阶因无人出入则长满了苔藓,显得是那么的寂寞,沉静。屋内的炉灶旁边还有一些昔日留下的、没有烧完的、散乱的松枝节,似乎在说着什么。 第二天,我们又去捡了一趟。以后的几天中,我白天队里干活修理农具晚上自己做饭早上有时不吃,中午回来热一热再吃,一连七八天,队里的零活基本没有了,我想我应当去接他俩了,我就和王队长说了我的想法。队长说:“你去吧,先把俩弟弟接来,让他俩熟悉一段以后,你在去接你媳妇。”我说:“好吧,明天我就走,我把门锁上,钥匙我给保管员历大爷,请他时常照顾一下。我还要从江南走,告诉我的朋友一声,免得他惦念。”王队长点点头说:“对,办事儿要有始有终。”

  正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流浪不如有个根。

本文标签: 广宁   山下   长篇   连载   故事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