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成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春节将近,今天去看了一个远房亲戚——一个已卧床不起的无儿无女的九十五岁老人,这是我毕业工作后每年春节前都必定会做的一件事。说是远房还真够远的——我外婆的表姐夫。    知道我要来,老人八十八

  春节将近,今天去看了一个远房亲戚——一个已卧床不起的无儿无女的九十五岁老人,这是我毕业工作后每年春节前都必定会做的一件事。说是远房还真够远的——我外婆的表姐夫。

   知道我要来,老人八十八岁的妻子(也就是我外婆的表姐)在路口翘首等待已久,其实在十几天前她就已经打电话给外婆说不知道今年丫丫(我的小名)会不会来看我。跟着表姨婆七拐八拐终于来到了她那阴暗逼仄的小房子,房子实在太昏暗了,我拉开电灯,看到老人正在睡觉。表姨婆上前叫醒他,他睁开眼睛看了看我咧着嘴巴艰难地笑了,颤巍巍地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我连忙伸出手握住他的手——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呀,真正的皮包骨而且指甲又长又厚,显然已经很久很久未经修剪了。我知道老人多么想从床上坐起身来迎接我,可是他不能,他已经连翻身的能力都没有了,身体已经不能伸展,只能以固定的姿势在床上躺着,吃喝拉撒全靠他相濡以沫了六十三年的妻子照顾。记得三年前的春节我去看他,他对我说:“但愿我能捱过今年春节,捱过今年春节就迎来我俩六十年的金婚了。”这是怎样艰难的金婚呀——八十八岁一只眼睛已失明的妻子照顾着卧床不起的九十五岁的丈夫,两个人靠每个月四百多元的低保吃饭打针吃药。可是当我抬起头看到他家的老镜框,那上面的老照片却告诉一个传奇的人生——

   老人二十岁左右考入某某军校(军校的名字他讲过可惜我忘记了),三十岁已是国民党军队中一名少校军官(很遗憾,不知道为什么那张非常帅的军官照片我拍了居然显示不出来,看有没有机会到他家去补拍一张)解放前夕因为挂念着家中的老母亲所以没有去台湾,解放后历经批斗、劳改九死一生,七十岁的时候还跟别人合伙贩卖胡椒到山东一带去,八十岁的时候在会文的一个工厂里当会计谋生。老人文墨颇佳,粗通英文,村里很多人要写信去“南洋”都是他代笔的。我读书的时候他很关心我的成绩,曾经送给我一本《辞海》和《饮冰室文集》。

   老人之前略有积蓄(请个人来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绰绰有余),本来生活不至于如此的艰难,可是积蓄被自己的某位亲属以答应照顾他们终老为名拿走了,之后这个人连钱带人从老人的身边消失,老人本来在镇上有一幢房子住在镇上,可是房子也被弄走了。去年水灾的时候水淹到村子里,村子里的人都跑出来,只有两位老人在家里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庆幸的是水最后只淹到离地面三十几公分的地方就退了,不过难以想象两位老人眼见大水漫过来却无能为力时是怎样的老泪纵横。

   将近一个世纪的生命之旅,老人历经沧桑,想必在生命的最后阶段最让他难过的不是生活的艰难,而是世态的炎凉亲人的算计——谁能带给他人世最后的温暖?

本文标签: 孤寡老人   行将就木   少校   风度翩翩   首页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