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成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是夜,又是一个冰冷的夜.   当于晓聪持剑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正斜射靠在一个公交站牌上,手中托着一杯dry martine,仰望着那寂静的夜空,空气中弥漫着杀气,我没有直视她,只是淡淡地道:"

  是夜,又是一个冰冷的夜.

  当于晓聪持剑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正斜射靠在一个公交站牌上,手中托着一杯dry martine,仰望着那寂静的夜空,空气中弥漫着杀气,我没有直视她,只是淡淡地道:"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不该来"

  "但我还是来了"她的表情冰冷得如同刚吃过哈根达斯冰琪凌一般.

  我摇了摇杯中的液体,这些液体在月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寒冷的白光,顿时,dry martine的气味,伴着那杀气,也同时弥漫在空气中.

  夜是如此地寂静,我听到风声在我俩之间的空隙里徘徊,"你是来杀我的?"我问道.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她的发丝随着那风飘扬,黑亮的眸子里折射出月光,好漂亮的一个女杀手,我不禁暗想道.

  "我是来杀你的"此时,她拔出了手中的长剑,我看到她的剑鞘上坠着一个男人的大头贴,看起来有点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好时尚的一个女杀手,我又不禁暗想道,她扬起了她手中的长剑,剑锋直指向我的鼻尖,我默默地品了一口杯中的dry martine.又抚了抚眼睛上方的流海,摆了一个最冷酷的Poss,静静地道,"杀我之前,可以陪我聊会儿天吗?"我转头直视着她.

  她竟身体一颤,握紧了左手中的剑,又缓缓地抬起右手,看了看手挽上印有"Snoppy"图案的手表,而后又仰头看了一下那漆黑的夜空,黑亮的眸子直视向我的眼睛,她点了点头.好可爱的一个女杀手,我再一次不禁暗想道.

  一颗流星从夜空中划过,好像在预示着将会有一个人要离开这个世界,会是谁呢?

  "今晚的太阳真好啊"我摇了摇手中的dry martine.向她说道.

  "我不看武林外传"她冷冷地道.

  "其实我也不看,只是有点担心我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我假装悲伤地说道.然后专心观察她的动作.

  她听完我的话,低下了头.用脚尖轻轻地踢着地面.许久..她吐出一句话.."你死后,我会帮你挂QQ的."

  "我的QQ己经有两个太阳了."我很不岔地说道.

  "我才一个太阳,两个月亮,两个星星"她的头低的更低了.

  "要不我帮你挂QQ吧.."我自告奋勇道.

  "可今晚要死的人是你.."她又冷冷地说道.她的口气仿佛她今晚一定能杀掉我一样.

  我闭上眼睛,再一次摇了摇手中的dry martine,它的气味再一次弥漫在这静静地夜空之中,于晓聪的剑依然指向我,她黑亮的眸子洞察着我,风吹着她剑鞘上下坠的大头贴,那张大头贴随着风一摇一摇.我还是没能想起那上面的男人是谁...

  "聊天结束了,纳命来吧!"

  她的声音一瞬间把我冻结在那里,于晓聪舞着剑花向我袭来,就在这瞬间,我饮光了杯中的day martine,以长长的玻璃杯为武器,迎向她的长剑,"叮当"一声脆响,划破了这静寂的夜空,于晓聪的剑斩在了我用来喝dry martine的酒杯上,只见她身形一闪,瞬间就己经在几丈以外了,我叹道,好漂亮的轻功.

  然而,就在她落地之后的1秒钟,身体竟摇摇晃晃地向后倒去.

  当然,她向后倒去并不是因为她踩翻了下水道的井盖,也不是因为她踩到了自己的鞋带,而是因为她中了我弥漫在空气之中的dry martine之毒..

  自从于晓聪出现在我面前直至倒地为止,在这个时间里,我一共摇我的dry martine摇了三次,我当然不是漫不经心地摇,而是在我摇的时候,我己悄悄地用内力,蒸发了杯中的液体,这蒸发出去的一部分,自然是被我下了毒,由于每日饮dry martine.我的身体里己产生了抗体,也就是说,我对我的"弥漫在空气中的dry martine之毒"完全免疫.这毒药还是我一个学医的网友配出来的..

  像我这种每天饮着dry martine度日的高级流氓,当然不忍心看着于晓聪这个漂亮、时尚、可爱的女杀手在我面前摔个四脚朝天,就在她倒地之前,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了过去,把她揽在了我温暖、安全的怀里,就在我接到她的一刹那,我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三宅一生"香水的气息..夜,仍是如此地寂静..

  我审视着杯里沉睡了过去的人儿,她被我的弥漫在空气中的dry martine之毒封住了穴道,呼吸很均匀,我始终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杀我,我需要问出原因,以及幕后是否有人在指使,我揉了揉发麻的脑袋,然后不经意地一瞥,我看到了于晓聪的剑,那把挂着一张男的人大头贴的剑,我一只胳膊被于晓聪的头枕着,于是便誊出另一只胳膊拿起那把剑,5秒钟以后,我得到一个答案..这张大头贴上的帅呆了、酷毙了的男人.....就是我....

  月亮被乌云遮了去,只留下稀薄的星星装扮在那漆黑的夜空里..郁闷的心情源自于晓聪的剑鞘上我的大头贴,为什么会是我呢?我百思不得其解.此时的于晓聪仍然在我怀里均匀地呼吸着,她只是被我封住了穴道,半个时辰以后她会醒来的.我继续研究着那张大头贴,突然,我有一个发现..就在那张大头贴的背面,有四个字..借着稀薄的星光..我看清楚了..那是四个英文字母...L-O-V-E...

  夜风抚着于晓聪的头发.她渐渐地睁开了眼睛,发觉躺在我的怀里,小脸一红,慌张地推开我,找到自己的剑,抱在怀里,然后跳出了我的魔爪,夜空下,我看到她凄楚的眼睛里闪着泪光..

  "为什么要杀我?谁指使你的?"我问道..

  她低下头,不说话..也不离开,而后又抬头看着乌云散去后的满天繁星..

  许久,她终于吐出来一句话.."撒啦嗨油."

  "什么意思?"我只觉得一头雾水..

  "啊一西胎露."她又补充了一句..然后又抬着盯着那夜空..而此时.夜空之中,好似下起了流星雨...满天扫把似的流星从天空滑过..照亮了大半个夜空.只见她双手合并.闭上眼睛.低下头..似是在许愿..

  "啊一西胎露"她重复着那句我听不懂的咒语..也许是某种许愿时才会念的咒语吧..我想..

  当最后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消失在天际,于晓聪己许完了愿,恢复了以前冰冷的姿态.

  "你到底什么意思?"我又一次追问.

  "以后你就会明白了."她低下头,把玩着剑鞘上的大头贴.

  "为什么要挂我的照片?"

  "这是习惯,我每杀一个人,都要把他的照片挂上."

  "之前你还挂过多少个人的照片?"

  "七十八个!"

  "他们都死了?"

  "都死了."

  我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她拍了拍身上的土,然后说了句话,就一个转身,施展轻功,消失在了这冰冷的夜里..

  我想叫住她,却己来不及了,只有她最后一句话的余音留了下来...."我会再来找你的.."

  于是,这夜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掏出背包里的Dry martine.斟满了我的酒杯,这白色的液体被月光洒上了朦胧之色..夜更深了,远处飘来了一片云,天色变了,星星躲了起来,乌云经过的地方竟飘起了细雨,仰望天空..竟看到那明月伴着那雨,依然挂在天上..

  柔雨抚面夜朦胧,

  影对阁楼瞳对空,

  斜云一抹风情赋,

  我对明月酒对风.

  弥漫在空气中的Dry martine 完

本文标签: 弥漫   空气   martine   Dry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