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成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四十五载重相聚》   2016年11月15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那是一个冬天,四十五年前的一个女孩儿,在花园桥北画了一个圈(比老邓还有号召力呢!)。   这一天,随着当年小女班长籍之云妹

  《四十五载重相聚》

  2016年11月15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那是一个冬天,四十五年前的一个女孩儿,在花园桥北画了一个圈(比老邓还有号召力呢!)。

  这一天,随着当年小女班长籍之云妹妹的一声召唤,北京西城复兴门外第一小学七零届六年级一班的老同学们,从祖国的四面八方(其实只有俺一人是从威海,其他同学都是从祖国北京本地的四面八方)赶来,齐聚北京花园桥北国际财经大厦KTV506包间,参加了自打1971年一月份野营拉练归来,在学校操场上照完合影即各奔东西杳无音讯四十五年后的第一次重聚。(请允许我先喘口气儿,平复一下内心至今还激动不已的情绪)

  我赶到时,小文、力光两位男生以及芝云、淑芳、素华、留英、桂英、艳宏等几位女生已经在座,时隔四十五年未曾谋面,我居然一个都没认错!(我真心有点儿佩服我自己了!哈哈哈。。。)

  芝云妹妹是当年家住南礼士路建筑设计院宿舍的小女班长,当年那个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小妮子,如今还是那么干净利索,一见面就落落大方毫无陌生感的给了我一个拥抱,令我激动不已的。

  力光还是当年那副聪明顽皮的老样子,一张嘴就能冒出段子来。小文也依旧是当年不显山水内秀低调默默奉献的状态。此君多次自驾新疆等地,全套摄影器材带来为大伙儿前后不停地忙活着。这两位与我先前提到的伟力和建玲,都是住南礼士路三建一宿舍的我班同学,当年我老去他们楼玩儿,因为只有他们楼能上楼顶露台。

  淑芳、素华、桂英则都是住南礼士路三建二宿舍的同学。淑芳、留英二位女生还是那么低调内敛。素华先前由于工作繁忙,在群里未曾谋面,此次见面,感觉也是一重情且豪爽之人。之前她默默帮着大伙儿联系到了不少老同学不说,这次还特意将全班同学花名册一个不少的打印成册并复印数张给同学们带来,以便大伙儿留作纪念备忘,此番情谊,着实令人感动。

  桂英是当年的“班文革”(相当于后来的班委会)成员,提起我们当年一起出版报的情形,还记忆犹新。她当年给我的印象是开朗豪爽,如今一点儿没变,她后来曾经从事过大货车司机及驾校教练等工作,令人钦佩!如今退休后专习美声唱法,近乎专业水准,高歌几曲,好生了得!

  艳宏是住南礼士路建工局宿舍的一位姐姐,当年由于我班班委会在二某俩同学的带领下,常与校领导中央不保持一致,为加强我班领导,学校特意使出后来毛老人家常用的“掺沙子”一手儿,将外班“年富力强”的一男一女两位中坚力量充实到我班领导层。等同于现如今国足的外援吧?

  女孩儿正是艳宏,男孩儿叫杜兵。

  这艳宏比我大几天,还真有大姐大的范儿,曾不止一次的为我出头,排忧解难。我至今记得她刚到我班时往前面一站,一手揣兜儿侃侃而谈,给我班训话的小大人儿的派头儿。现如今说出话来还是那么成熟稳重张弛有度的样子。

  杜兵、良全也相继赶到。良全还是那么宽厚善良,内敛低调,不声不响变成大器的风范。记得当年在班里说话连个脏字都不会带的他,却在全校有名的仨闹将欺负他们院儿一低年级小孩儿时仗义出手,以一对三,把对方三拳两脚即全部打趴下,从此一战成名的神勇风采!后来毕业留校在八中校办工厂也是干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我当年滑跑刀时的一副磨冰刀架子,就是他在厂里为我现场亲手打制的,至今完好留存!他后来辞职下海,小有成就。

  清楚记得我插队时最初的几次探亲后北京站乘火车回村买车票时,售票窗口知青们乱哄哄挤来挤去的,我身单力薄挤不过丫们,都是“老年子”(朱建彬)和良全俩大力士帮我三两下子就挤进人群买到车票的,此情此景,至今难以忘怀。此次聚会午餐时拉扯推搡间我还是注定没争过他,我们就理所当然的又吃了回大户。

  杜兵即为我班五年级后校方充实到我班领导层的外援之一,这小子刚来我班时风头占尽,咄咄逼人。此番见面判若两人,成熟低调了许多。他后来经历坎坷,父亲早逝,他初一即从月坛中学中途辍学顶替父亲到中铁某局接班当了小工。用他的话说,走入社会才知学生时代的纯真和可贵,才知儿时的狂傲和无知。他后来曾几次奔赴南极考察建站,据说官媒还报道过他的事迹。

  任职于国统局和北京市纪委的志刚与金涛老两位也在百忙中相继赶来。志刚是我前面提到过的住南礼士路二炮院儿里那唯一一个始终没跟我断了联系的小学哥们儿,两家子恨不能要是分别有一儿一女早就成了亲家的节奏。在此就不多叙了。

  金涛是住华北局月坛红楼宿舍的一哥们儿,初中时有一阵子我俩走得很近。我常去他们院儿玩儿,他们院儿孩子也都认识我。后来他和志刚高中毕业后都当了兵。并都在东海舰队服役。只是金涛后来留在部队发展,并一度曾调入北京海军大院儿内的海司军务部任职。只是这小子在作战部队野惯了,根本不习惯四平八稳波澜不惊的机关兵生活,又哭着喊着调回了舰队!顺带把老婆气了个半死。(我猜的!哈哈哈。。)好在最终还是在几年之后以大校军衔转业回到了北京。乐哉福哉!

  此番大伙儿相隔四十五年后初次相聚,除了老年子跟佳勇二位因事不能出席,能来的全都来了。大伙儿唱歌喝茶聊天叙旧,其乐融融欢聚一堂。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叙不完的旧,尽不完的兴。不知不觉天色已晚却意犹未尽,只能相约再见了。

  回来的路上我感触最深的是:老同学们聚到一起,青春不在,韶华已逝,虽说是分别了四十五年,却又像我们从未分开过。

本文标签: 记忆   小学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