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词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005、巫和医   冲虚子   在上节的最后一句,我们提到了商代医巫未分的问题。本节,我们就学习和讨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本质就是研究中医自何处来。   有人认为古代中医出自巫术,并以此指责中医“

  005、巫和医

  冲虚子

  在上节的最后一句,我们提到了商代医巫未分的问题。本节,我们就学习和讨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本质就是研究中医自何处来。

  有人认为古代中医出自巫术,并以此指责中医“出身不正”,有人则著文极力撇清中医和巫术有关系,努力证明中医“出身清白”。中医遇到和存在的问题不在这里,但如果让这个问题扰乱了中医按照自身规律发展则极不应该。故有必要对中医和巫术的关系梳理一番。

  巫术和宗教是人类初年最伟大的发明。不是我们现在把巫简单地划为神汉、跳大神之类,也不是简单地一见“宗教”就要说是迷信。历史辩证地看,正如恩格斯所说:“自发的宗教,如黑人对偶像的崇拜,雅利安人共有的原始宗教,在它产生的时候,并没有欺骗的成分,但在以后的发展中,很快地免不了有僧侣的欺骗和伪造历史……”(《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327-328页,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著名的英国文化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在他的《巫术科学宗教和神话》一书的第一句写道:“无论怎样原始的民族,都有自己的巫术和宗教,科学态度和科学”。(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

  丁山先生在他的遗作《中国古代宗教与神话考》中开宗明义:“‘自然崇拜’,是宗教的发轫,任何原始民族都有此共同的俗尚。按照宗教发展过程说,崇拜自然界的动植物是比较原始的,由‘地母’崇拜到‘天父’,到祖先的鬼魂也成为神灵之时,宗教的思想便告完成”。(丁山《中国古代宗教和神话考》上海书店出版社,2011年版)我们的先民原始宗教和巫术也是如此的发展之路。陈梦家先生在他的《殷虚卜辞综述》著作里依照出土的甲骨文对时代的原始崇拜做了专题研究。他总结说:“商代的宗教信仰已趋于规划化和制度化分野系统,……在商代的自然神中,又细分出天象、气象火气候象,属之天神、与地上的四方神,山川地祗动植物神相对应。鬼魂崇拜重在祖先崇拜,神域领域有一定的领属关系。与此同时,与王权的建立和强化相对应,社会生活中逐渐产生了一个比原有诸神跟强有力的大神,即超自然色彩的上帝崇拜”。(陈梦家《殷虚卜辞综述》第319页,中华书局1988年版)

  我们还是简单地罗列一下商代的原始宗教。首先是图腾崇拜,这是远古残留的信仰,是最古老的宗教。《诗·商颂·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诗·商颂·长发》:“有娀方将,帝立子生商”。文献里保存了商人古老的记忆,他们的氏族图腾是鸟,有点说玄鸟就是燕子,也有的专家认为是一种猛禽叫鸷。胡厚宣先生、于省吾先生都从甲骨文里找到并确认了商人的鸟崇拜。和商人(子姓)有渊源关系的少皞氏(少昊氏,嬴姓,就是秦始皇他们氏族)也是鸟崇拜。《左传》昭公十七年,属于嬴姓的郯子向鲁昭公介绍了少皞氏的图腾崇拜情况。他说:“吾祖也,我知之。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大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鸠氏,司马也;鳲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淫者也。自颛顼以来,不能纪远,乃纪于近,为民师而命以民事,则不能故也”。

  首先是上帝崇拜。宋镇豪先生对商代上帝崇拜的产生有很准确的定位,就是“是原始自发宗教向早期人为宗教成熟过渡的重要分水岭,也是社会形态变革和人间关系在宗教领域的反映。”(见宋镇豪主编的《商代史·卷1商代史论纲》,宋镇豪主笔,第322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陈梦家先生总结了上帝的权能共有16条之多(见陈梦家《殷虚卜辞综述》第562-571页,中华书局1988年版,此处不赘述),可见在商代,上帝对商人的所谓的“管控”。除了上帝,还有诸神,如日、月、星、风、雨、旱、雷、云、雪寒、暖,还有众多的自然世界的山川河岳、动物植物等等。还有和商王朝有血缘关系的先公先王、先妣先母、先子和先臣,从而形成了商代神鬼系统。我们也可以看出,商代的神祇结构基本上就是到我们今天依然存在的自然神、祖先神、鬼魅三部分构架。

  随着先民进入氏族社会,自然的原始的宗教随之产生,对其管理的人也自然出现,由于可以对神鬼的意愿作出解释的人很多,自然会出现对神鬼意愿解释的多元问题。为了统一意志,强化氏族公社权威,颛顼对此采取了决然措施。《国语·楚语下》详细记叙了楚国大夫观射父对颛顼措施的讲解。当楚昭王问观射父:《周书》里说帝颛顼让重和黎实堵塞了天地之间的通道,为什么这样呢,难道老百姓都可以登到天上吗?观射父回答说:“非此之谓也。古者民神不杂。民之精爽不携贰者,而又能齐肃衷正,其智能上下比义,其圣能光远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聪能听彻之,如是则明神降之,在男曰觋,在女曰巫。是使制神之处位次主,而为之牲器时服,而后使先圣之后之有光烈,而能知山川之号、高祖之主、宗庙之事、昭穆之世、齐敬之勤、礼节之宜、威仪之则、容貌之崇、忠信之质、禋絜之服而敬恭明神者,以为之祝。使名姓之后,能知四时之生、牺牲之物、玉帛之类、采服之仪、彝器之量、次主之度、屏摄之位、坛场之所、上下之神、氏姓之出,而心率旧典者为之宗。于是乎有天地神民类物之官,是谓五官,各司其序,不相乱也。民是以能有忠信,神是以能有明德,民神异业,敬而不渎,故神降之嘉生,民以物享,祸灾不至,求用不匮。及少昊之衰也,九黎乱德,民神杂糅,不可方物。夫人作享,家为巫史,无有要质。民匮于祀,而不知其福。蒸享无度,民神同位。民渎齐盟,无有严威。神狎民则,不蠲其为。嘉生不降,无物以享。祸灾荐臻,莫尽其气。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无相侵渎,是谓绝地天通。其后,三苗复九黎之德,尧复育重黎之后,不忘旧者,使复典之。以至于夏、商,故重、黎氏世叙天地,而别其分主者也。其在周,程伯休父其后也,当宣王时,失其官守,而为司马氏”。大概的意思是说,远古之时,人和神鬼相隔,各自相安。随着少皞氏的衰落,南方的九黎闹事,内部的管理秩序也松弛了,大小氏族和部落都有了自己的巫师,家家(不是一个家户,而是一个大家族或部落等类)可以向神问卜,人人可以对神鬼的意愿做解释,出现了神鬼的真实意愿不清,人神之间的关系混乱。于是帝颛顼就让南正重统管对神的祭祀,让火正黎专管老百姓的事情,使秩序恢复到之前的民神不杂的状态,这就是“绝地天通”。《山海经·大荒西经》也有这件事的记载。《山海经》说:“颛顼生老童,老童生重及黎,帝令重献上天,令黎邛下地,下地是生噎,处于西极,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意思是说,帝颛顼命令他的孙子重把天往上顶,命令另一个孙子黎把地望下摁,使天和地彻底分开。这是字面上的意思,实际上做的事情正如上面的观射父解释的那样,其实质是剥夺了除帝颛顼家族之外的任何人的通天(也即通神)权利。青年学者陶磊对此有深刻的论述,他说:“宗教领域的斗争,反映的是现实世界的集权和分立的斗争。”(见陶磊著《从巫术到数术》第23页,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会一直贯穿于中国古代历史的全过程。帝颛顼只是历史上记载的最早的一个专制者,绝不是唯一的一个,他之后的尧战胜了三苗乱德,成为新的专制者,之后还有“焚书坑儒”的秦始皇,还有“废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汉武帝……当然,在通天的权利上,从周王开始,历代帝王升格为“天子”,自然就拥有了通天的天然权利。

  到商代时,殷人重鬼,建立起庞大的神鬼系统,这就需要有一批专业的人去管理和维护,这就是巫师产生的现实基础。历来氏族首领一直到夏商周的君王,不仅仅是巫师的首领,同时也是大巫师。《吕氏春秋·季秋纪第九·顺民》曾记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故事:“昔者,汤克夏而正天下。天大旱,五年不收,汤乃以身祷於桑林,曰:‘余一人有罪,无及万夫。万夫有罪,在余一人。无以一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伤民之命。’於是乃翦其发,磨阝其手,以身为牺牲,用祈福於上帝。民乃甚说,雨乃大至。则汤达乎鬼神之化、人事之传也。”此事在《墨子》、《荀子》、《国语》都有记载。后人或不知其然,或处于对商汤仁义的敬仰,纷纷点赞其高风亮节,体恤民情,其实不然,汤本身就是大巫,本身就承担着和上帝、鬼神交通的责任,也具有这样的能力。他做的这件事,就是他的份内之事。“商奴隶制统治的最高首领商王,不仅是全国军队的最高统帅,决定着对周围方国一切军事行动,而且是沟通人间世界、天上的上帝、鬼神的中介。”(见宋镇豪主编的《商代史·卷4:商代国家和社会》,王宇信、徐义华著,第69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

  观射父已经介绍过了,他说:“尧复育重黎之后,不忘旧者,使复典之。以至于夏、商,故重、黎氏世叙天地,而别其分主者也。其在周,程伯休父其后也,当宣王时,失其官守,而为司马氏。”是说尧处理了三苗乱德之后,依然让重和黎的后人掌管绝地天通的事情,到周朝后,重、黎的后人程伯休父予以继承,直到周宣王时,被夺去了官职而换成了现在的司马氏。从这段话我们可以分析出:在尧之前,是由帝的直系血亲掌管和天神交通的事情。在尧时,重黎后人就变成了职业化的巫师(或巫师事务的管理者)且得以直系间的承袭,直到周宣王废黜了旧的巫师管理人,司马氏家族成为新的职业巫师或其管理者。

  巫师作为一个特殊的阶层登上了古代历史的舞台。巫师和巫术在现代人的知识库里是贬义的,在远古时期恰恰相反。他们都是古代的神学家、天文学家、心理学家、文字学家、历史学家、文学家,原始医药学家,还有一些通军事,懂政治,活跃于统治者高层,有的甚至常常代表君王外出处理祭祀、调和氏族间、方国间纠纷等事务。商代的甲骨文中有很多这样的记载。

  商代的巫师反映到甲骨占卜上叫“贞人”,第一个发现“贞人”名字的是董作宾先生,是在1931年。孟世凯先生在1987年出版的《甲骨文小词典》里,对商代贞人做了统计,共得123人。有人统计,这100多贞人里,参加过1000次以上占卜活动的有王、宾等3人,800次以上的有争等人,200次以上的有亘、出、大等人,100以上的有扶、史、即、何等人。贞人进行的占卜活动一方面受到商王的高度信赖,并使之成为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专家根据占卜活动对主要的贞人的活动做了归纳,仅举几例:

  亘:亘族人,长期和商王为敌,后被臣服。后在武丁朝服务占卜活动,并受王委托从事王室活动;

  韦:武丁时贞人,奔波王事,并外出到各地征收贡物;

  逐:祖庚、祖甲时贞人,康丁是担任过戌守官。(见宋镇豪主编的《商代史·卷1商代史论纲》,宋镇豪主笔,第217-219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

  但因贞人的权利过大也受到商王的猜忌。商王偶尔通过用“占辞”的方式对贞人的“命辞”继续验证,防止受到蒙蔽。

  巫师们除了上述的工作外,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作医

  ”。商代人对病证的识别已在上篇(004、商代甲骨文留给我们的医学信息)说过了。我们这里主要看医药的治疗。

  从甲骨文上看,商人非常迷信,故对病因的认识自然是认为神祇的降灾祸人鬼作祟,解决的办法也就是祭祀以讨好神鬼,或做驱鬼活动,这些都是需要巫师来完成的。虽然《国语·楚语上》曾说武丁曾说过:“若药不瞑眩,厥疾不瘳”,但目前出土并识别的甲骨文里,没有看到一味中药材,好像有一个地方问辞说,枣可以用吗?显然,如果到了需要占卜的地步,枣能解决什么问题呢?我们只是没有看到,不能说就没有,毕竟卜辞不是药方,不可能表现出药方来。但毕竟巫师是经常性的涉及疾病的人,这么一批当时最有文化、最聪明的人就没有别的办法吗?当我们看到《山海经》的时候,我们会为之震撼。

  《山海经》里描述巫医集团,如:

  ①巫咸国在女丑北,右手操青蛇,左手操赤蛇。在登葆山,群巫所从上下也。(《山海经卷七·海外西经》)

  ②开明东有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夹窫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窫窳者,蛇身人面,贰负臣所杀也。(《山海经卷十一·海内西经》)

  ③有巫山者,西有黄鸟。帝药,八斋。黄鸟于巫山,司此玄蛇。(《山海经卷十五·大荒南经》)

  ④有灵山,巫咸、巫即、巫朌、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山海经卷十六·大荒西经》)

  “百药”有哪些,“不死之药”是什么?赵璞珊先生对《山海经》所涉及到的医、药做了深入而细致的分析。据他研究,(见赵璞珊《<山海经>记载的药物、疾病和巫医》,<山海经新探>,第264-276页,四川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6年版)《山海经》中的药物共有132种。由于很多字字库里没有,打不出来,故我就不一一例举了。这132种里,矿物类5种,目前没有继续使用的;植物类28种,现在继续使用的有杜衡等;木类23种,分辨不出;兽类16种,分辨不出;鸟类25种,分辨不出;水族32种,目前无使用的;其它5种,分辨不出。尚有后来收入《本草》用于医药的如枸杞、蒿木、芍药、秦椒、雄黄、磁石等约30种没有说明药用,比如枸杞只说有枸杞树,芍药只说是香草。再如雄黄,只提到山下有雄黄这种物质,没有列到132种之内。总的讲,凡提到的药物,都没有两种以上的配伍,也没有剂量、使用方法,更谈不到炮制,对药性等也没有后世的认识,我同意赵先生提出的《山海经》里的医药认识水平所反映的时间晚于商代,早于《本草》、《内经》时代的判断。再考虑到《山海经》描述的是方国、部落的状态,是不是可以把开始撰写的内容时间放到周伐商纣之前,成书时间放到春秋、战国期间?仅一家言耳。

  《山海经》所记载的药物尽管还很原始,但表明已经有了通过药物使人长生不老的观念,辨识的药物也形成了“百药”的规模,可能也起到了一些治疗效果。和甲骨文所呈现出来的情况看,应该说是进步了数量级的。我们的先民已经清楚地认识到就是那些他们周边的动物、植物、矿物可以作为药物被使用。尽管是由巫师们掌握着这种技术,无疑获得这样的成果,是我们若干先民用无数生命换来的。但聪明的巫师们作为当时的高级知识分子,一部分人可能把主要的兴趣由巫术转移到医药上,不断尝试药物效果,并在缓慢却逐步地改变着“医(职)源于巫(职)”、“医(职)巫(职)不分”的状态。

  根据《逸周书•大聚解》记载,武王灭商后,继承了殷商的巫医制度,“立巫医,具百药,以备疾灾,畜五味,以备百草。”周人不太迷信,对神鬼的畏惧大幅度小于商人,对人本身的关注也同时提高,医学水平自然会相应提高。到了春秋时期,“礼崩乐坏”,社会重新分工,百家争鸣时期是中国历史上个性最张扬、智力和知识爆炸的特别时期。这样的时代只有后来的洋务运动—“五四”运动和新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可以相提并论。传统思想崩溃,新职业产生,特别是巫、道可能合流,一个新的职业——专业的医者可能就逐步出现了。

  一个新的职业的产生,一定需要很多的基本条件。以专业的医学为例,社会的需要,社会对医学专业认识提高到了巫术不是医学的高度,医学自身技术的成熟到了一定的程度,有一批人愿意出事医者的职业,等等。这些到春秋战国时期都具备了。扁鹊的出现当为重要的标志。他提出的著名的“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不仅仅是医者的自信,更是一个新的职业的宣言,中国历史上长期存在的巫医不分的状态终于终结了。

本文标签: 演进   起源   中医   笔记   学习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