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词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写在前面)   人生中遇到的每个人都是上天的礼物,有时候回忆年轻岁月,是我们继续面对生活的精神支撑。我用拙劣的笔记录下来,我们每个人都是小说中的所有人,小说中的每个人又是我们所有人。   第一章

  (写在前面)

  人生中遇到的每个人都是上天的礼物,有时候回忆年轻岁月,是我们继续面对生活的精神支撑。我用拙劣的笔记录下来,我们每个人都是小说中的所有人,小说中的每个人又是我们所有人。

  第一章共同等待2016年

  今天是2015年最后一天,旧的一年把每个人牵着,以不同的方式交给新的一年。然后人们便开始了一年最疯狂的狂欢。秋水打算早点关了店门,想来也不会有人这个时候跑出来买书。

  收拾摆在外面的新年促销海报,抬头看见今天的夜色——纤云四卷无天河。真是一个好兆头呀。门头的牌子在月光下也发着柔和的光,店铺中的灯光竟然在这样月光笼罩的夜晚,却也显得微弱了,此刻此景好像曾在梦里出现。因为不景气的经济,过了今天,这个店就要Say Goodbye了。

  “叮叮叮”收到一条微信。

  啊,是啊,今天应该有个人一同跨年的。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她,去年的今日不记得在哪里跨年,确定的也是一个人。微信的内容是“成都公安提醒您假期注意个人财产人身安全”。

  她关上了店内的主灯,蜷缩在柜台后面,拿起手机翻看相册。自从辞职创业后,手机相册再也没有美景和各种自拍美照了。

  现在是晚上1 0点钟。

  三年前的这一晚,她度过了人生中最纠结的2个小时。

  她叫秋水,李秋水。正如所有故事里面所写,天资聪慧,高挑漂亮,名校毕业,世界500强企业工作,谈过几场大学恋爱,最后没有结果。

  进入公司第二个月就被分配到流程项目组,负责工作流程优化以及信息化运营等等。她不知道自己属于什么部门,也没有固定的行政领导。只是在每个月某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们要被BOSS叫去询问工作进展。

  工作生活是枯燥的,一起进来的小伙伴好像都有了明确的工作方向。她自己好像这个忙碌中的黑洞。

  和她一同工作的是位师兄叫康春春,比她早两年进公司,是个才华出众性格温和的大龄单身好青年。框架眼镜、运动T恤、磨旧的皮鞋,脸上却永远挂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老成笑容。他永远是那个比太阳爬起的早,比月亮睡得晚的人,用他的话说“人死了可以永远沉睡,活着就应该奋斗赚钱找个好老婆”。他为人低调又乐于助人,所以刚进公司的同事总是喜欢找他帮忙,他也是有求必应。在一个公司中需要这样的角色,好像一剂润滑剂,润滑了人与人之间初识的冰冷。毕竟在工作场合,对于没有工作利益关系的“菜鸟”,大家表现出理所应当是一张臭脸。

  做这个项目,需要了解公司每个岗位的工作细节、研究每个工作流程的运转。她慢慢的成为了最熟悉公司每个工作岗位的人,也慢慢了解到每个闪光或暗淡个体的故事。

  公司不远的地方是一条商业街,经营着24小时的咖啡馆、酒吧、新派饮食。这里也是加班熬夜后必去的补钙场所。可是春哥从来不去,他总是说“最早的南方古猿从大约250万年前出现在东非,进化到现在却始终无法抗拒贪吃基因,这太可悲了”。

  秋水喜欢去一家“蜜的蛋糕馆”的甜品店。整个店铺大概50平米,在有太阳的日子,阳光可以洒在店铺的每一个角落。进门是一棵树,上面挂满了许多甜品照片和配方,如果喜欢可以把配方取走。这里有很多绿色的沙发,木质的咖啡色桌子,每一组沙发后面都有白色的纱帘将客人们隔开。秋水喜欢这种设计,隔噪音的功能确实不明显,但是有风吹来的日子,轻轻飘动的纱帘总是带给人无数思绪。秋水坐在最后一排绿色沙发上,要一份最普通的奶油蛋糕和一杯柠檬水。工作就算这样尘埃落定了吗?无休止的加班好像一块磨刀石,把她磨得越来越单薄、越来越光滑。爱情呢?好像一间古老的画廊,那些珍贵的作品被灰尘覆盖的太深以至于不想去翻动。友情呢?毕业后大家都投入了新的奋斗中,无论难过时、困惑时,再也回不到读书时躺在床上夜聊的场景。大家似乎更喜欢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对方:美食、美景、美女,让每个人看起来生活得都是那么幸福。

  “叮叮叮”一条微信。

  “美女,今天晚上同学聚会,学校外面那家烧烤吧,能来请回复“1”,不能来请直接转账1000块~莹莹”

  毕业转眼2年多了,也许现在还可以聚一聚,等到5年、10年后可能就不容易聚了吧。伟大的中国成语中有“人以群分”的说法,并不是别人把我们分类,而是我们自己不会去闯那些不属于我们的圈子。至少现在,大家还在一个圈子里。

  秋水正准备起身结账,门口走进一个特别熟悉的身影和另外一个也比较熟悉的身影。春哥,和公司的出纳小妹。这绝对承包了一周的兴奋事件。秋水下意识的坐回沙发上。他们选择了距离窗口最远的位置坐下,开心的聊着什么事情。秋水慢慢起身,准备逃离现场。要知道,公司是不允许办公室恋情的。走出甜品店,夏天的风吹过,好似一个小婴儿的舌头轻舔着每一寸肌肤,这就是初夏的感觉。秋水喜欢夏天,因为她相信夏季是一个蕴藏着无数可能的季节,对未知的憧憬大概是最令人陶醉的吧。

  晚上聚餐的地方并不远,秋水决定先去附近找莹莹聊天,两人再结伴去吃饭。

  莹莹是秋水的本科以及研究生同学,虽然读的不是一个专业,可是莫名的成了最要好的朋友。秋水喜欢描述她为“圆润”,是那种最有女人味道的“圆润”。个子中等、气质优雅,自打读书以来她的衣着就十分讲究,比如什么类型的衣服配什么妆容、包包、鞋子、饰品,甚至是天气。秋水认识她之后才慢慢懂得什么叫做“精致女人”。毕业后她留校当了一名大学辅导员,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还记得大四的夏天,她的毕业旅行就是和莹莹同行。飞行了一个小时,飞机降落在群山环抱的一片空地,天空很高且蓝,好像一直延伸就可以看到宇宙的另一边。在这个多雨的南方,来自北方的秋水觉得这种天更美。入住整理过后,已经是傍晚。夜色笼罩了古镇的青石板路,近处远处无数闪烁的灯火和嬉笑的人群开启了这里的夜生活。两人去了一家叫做“遇见”的酒吧,点了一打啤酒。据说,这个古镇是艳遇几率非常高的,年轻的男男女女总想遇到一个畅聊人生的对象。过了一杯酒的时间,有两个男人朝她们走过来请求拼桌。其中一个留着一点小胡子,另一个戴着文质彬彬的眼睛。坐下之后,四个人开始玩游戏,因为秋水实在不在状态,所以总是她输了被罚酒。莹莹却和两人聊得特别开心,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酒后,两个男人邀请她们去夜宵,莹莹马上推辞说第二天要早起出去。秋水松了一口气,因为此刻她已经醉了。两个人抄近路穿过众多客栈走在小径上,秋水问莹莹为什么不去夜宵。莹莹一本正经的告诉秋水,在聊天的过程中,她已经打探清楚他们的职业、学历、家庭背景,分析过后,她深信继续交往并不是一件性价比高的事情。对此,秋水从不质疑莹莹看男人的角度和结论。

  “大美女,好久不见啊,最近工作很滋润吧”不知不觉已经来到莹莹家楼下,她从楼上飞奔下来和秋水打招呼。

  “每次见面就用这种方式讽刺我是吧”秋水曾经是那么坚决的推掉当老师的机会,但是工作两年后的她,真后悔没有留校。

  两个人挽着胳膊,好像又回到了大学时代,沿着学校的林荫小路朝外面走去。一路上,偶尔遇到莹莹的学生,他们总是鼓足全身力气大喊“女神老师,晚上多吃点哦”。此刻,莹莹总是用一种满足的笑声去回复。

  “听说了吗, 大人下周要结婚了”莹莹突然提起了这个陌生却熟悉的称谓。

  “哪个”秋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宏学学长”莹莹很诡异的笑着,“你不会把他忘记了吧,他可是你同行”。

  “啊,当然记得,只是很久没有消息,都忘记长什么样子了”秋水好像被什么重重的击打了头,好痛。

  “说来人生真是奇妙啊,我之后见到他无数次,他求婚还被我撞见了呢,你们再一个城市、一个行业,分手之后没有遇见过一次”莹莹一边说,一边向路边飞驰而过的单车少年挥手。

  “是啊,人生真奇妙”秋水对于突然提起的这个人,好像长在大脑根部了,关于他的一切,要慢慢翻腾一阵才梳理清楚。

  一路聊着、一路逛着,很快来到了聚会的地点。几个熟悉的身影,慢慢打开了记忆的大门。

  聚会开始,大家痛诉变态老板,攀比谁的加班时间长,讲述那些工作中尴尬症的有趣瞬间。当然也在统计还有谁单身,谁和谁现在怎么样,谁结婚了外面又找了情人。莹莹算是朋友中间第一个为人母的快跑选手,这可能和她的职业有关。在经过系统性的分析运算后嫁给了一个会赚钱又百般宠爱她的老公,生了一个古灵精怪的baby。单单是手上的钻戒已经暴风骤雨般狂虐周围的单身女性。坐在桌子对面的佳慧,也刚刚成为人母。在大学里面她也算是风云人物,大概有一部分原因是与莹莹抢男朋友事件有关吧。坊间传闻是使用了一些不正当的手段而如愿以偿。

  月色已起,烤肉的“滋滋”声配合着酒瓶撞击的清脆,随一缕缕青烟无目的的荡漾在半空。大笑声、呼喊声、尖叫声混杂着也可以烤个大荟萃了。

  “林老师,你又不加班,怎么来晚了”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

  林老师,秋水其实和他并不熟悉。他是低一级的学弟,因为经常在学生会出没,所以和莹莹等人关系比较好,现在也留校当老师了。他清瘦高挑,不带眼镜,脸庞十分俊朗,着实可以演韩剧男三号男四号什么的。他径直走过来,和大家问好,然后坐在莹莹旁边。这种气氛,让秋水意识到什么不妙。

  聚会继续着,秋水突然又想起今天在甜品店的一幕。

  酒过三巡,大家已经喝得微醺。有人吵着去K歌,没有人响应。虽然第二天是周末,可是大家决定早点回去洗洗睡了。秋水本打算和莹莹结伴走,却发现她已经和林老师单独出去了。她只好自己去路边打车。

  回到小窝时已经凌晨1点,明天还要去公司加班写报告,可是现在不想睡。室友貌似也出去High了没有回来。秋水开始翻看朋友圈、微博。

  “叮叮叮”一条微信,来自一个老朋友。

  “傻瓜,干什么呢”此条微信来自“大文豪”。秋水喜欢在自己的通讯录给每个人取一个代号。比如莹莹在通讯录中是“圆润女”,这个“大文豪”就是那位老朋友,他叫胡适之。

  适之问秋水下周末是否在成都,秋水调侃他要回成都做坏事。其实,在秋水心中,他一直是位绝世好男人。为了一句承诺,北漂陪女朋友考研,原地等女朋友回头,等了3年终于等来了她。还记得一年冬天,在一个地下室,秋水问适之,觉不觉得苦,他说觉得,但是他有过承诺要等她。顿时秋水满眼泪水。

  “ 结婚啊,这么大的事情,我当然要回来陪他过单身派对。”秋水被拉回了微信中。

  啊,果真,他要结婚了。他和适之曾是秋水共同的朋友。分手后,偶尔听说他的消息。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睡着了,梦里重新回到了校园,好像是第一次见面那个上午,她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小姑娘,他是一个装作老成的学长。早上起来,太阳已经变成熟透的煎鸡蛋,晃晃的挂在天上。她发现自己早已不是那个小姑娘,他呢,不知道。

  秋水简单洗漱了一下,穿了一身运动装准备周末加班。路上巧遇春哥,几次开口想问出纳小妹的事情,可是又吞了回去。一路上,春哥一直在说报告的标题,到底要引用诗经还是楚辞。秋水完全没有注意他说了些什么,反正每次的报告都是一个套路。

  整整一天,秋水的心思完全没有在这份报告上面,一会想起甜品店的春哥,一会想起烧烤吧的莹莹,还有莹莹和适之所说的 结婚的事情。晚上,大家吵着去购物中心吃加班餐,春哥借故推辞,加班餐也散伙了。

  周天的晚上,永远是令人心烦意乱的,因为第二天又要一早爬起上班。刚准备睡觉,群里面开始聊得热火朝天,标题是“老板遇见春哥,后果是谁离开”。看来,春哥的恋情曝光了,至于谁走?这群无聊的人居然每人10块钱下赌注。秋水无心参加他们的讨论,但希望两个都不走,但,这是不可能的。

  “叮叮叮”一条微信。来自“圆润女”。

  “睡了吗”

  “没有,你在哪里啊,那天你和林老师还有第二场?”

  “哦,那天,我们去看了午夜电影”

  秋水问莹莹有什么事情找她。无非又是看中了哪个包包,约她一起去买。每次秋水的角色就是,称赞他老公是多么贴心经常送礼物,评论这个包包更适合配哪件衣服,然后看着她高兴的去付款。

  “哦,好吧,如果我不加班”秋水想早早结束这个谈话。

本文标签: 离职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