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词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很多年后,我一直在想,当时,是爱上你,不是爱上了爱你的感觉......    我会赦免你所有的罪   牧羊座的女孩,曲水。   有些

  很多年后,我一直在想,当时,是爱上你,不是爱上了爱你的感觉......

   我会赦免你所有的罪

  牧羊座的女孩,曲水。

  有些古怪、有些判逆、有些妩媚、有些忧伤,穿梭在城市的经纬度;爱咖啡,加少许的白兰地,黑的有些彻底的沉落。她说生活不能没有色彩!没有人可以像她那样可以把生活中的琐碎,烦恼轻描淡写。

  一个抓画笔的女孩!微扬的嘴,一双眼,充满灵气!

  曲水有一个爱她的男人,大她6岁!高大、健壮、爱她也爱家,是一个谈论事业的时候可以像喝水一样不分场合的人。那是来深圳的第二年,一个朋友的party上,曲水一身麻长裙,坐在暗角落一张暗红色的沙发上,一口一口的啜着咖啡,一双腿在空气里自在的晃来晃去,杯角留下了若隐若现,密密麻麻的唇印,亮晶晶。

  她们是从半支舞曲开始的。

  party结束后,而锆送她回家!她们相爱的很快,很自然,也很直接!

    清晨醒来,曲水着而锆的大鼻子,而锆微缩着躯体,熟睡的时候像个大孩子。桌上的百合花微卷的花辫正优然的舒展开。

    窗外丝丝凉风地时候,曲水边涂口红边说“而锆,你会不会想我这辈子真的会像蛇一样缠住你,不放啊!那可不是我曲水的作风啊!”

    而锆似乎有应酬不完的,类似如酒会。曲水从不去,她说如果让她去,会想起《美味情缘》里面那个穿着高档晚礼服,着白色平根跑鞋的富家女。

    坚强如她,能大笔一挥地在八面玲珑的竟争中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却没真正学会如何去应付空荡荡,无约而至的寂寞。

   三个月前,她开始上网!那是2000年,冬天,第一场雪刚刚融化。

   那时候她的男人有了自己的公司,他回来的时候,曲水睡了!

   感性地人总是很精致,很懂得生活,愉悦半支烟营造的美丽!也很怕寂寞!夜深的时候,曲水为自己煮一壶咖啡,在吱吱呶呶的拔号声中的上网。满屋子飘着咖啡的浓郁的芳香,刺激体内的细胞,可以驱散一个人的寂寞!

    她在网上的名字:爱尔兰咖啡

    曲水游弋在各个聊天室之间,一次次感受这种瞬间的愉悦,曲水看到季卡的那会,让她想起故事里的飞鸟和鱼,“夜很深了,你好吗?”曲水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你好!”

    “其实我们都不好!”

    “特别是现在!”

    “你的名字像我的过去,绝望的生鱼片!”鱼不停的闪!,一个坦白的人。

    “知道吗?我已经过了两年一个人的情人节,”

    而自己呢?曲水已经不愿去计算了。这些她不想告诉这个陌生人。关他何事,不过又是一个为情困扰的人在博得同情,有功夫在这痛心欲绝,不如持着冲锋枪勇敢去追。不成功就成仁,好过等天下掉下个焰饼吧!

    “上海的天气好吗?”

    “下雨。下雨好,哭了也看不出来!”一个男人,爱哭!这是一个怎样的男人,能够在只字词把自己的绝望渗透的淋漓尽致。自己倒要看看戏要怎样收场。

    曲水的心莫明的一丝驿动!

    那晚,破天荒的,曲水在冷冰冰的电脑前不停的敲,直到天空发白!他们发现彼此之间有相同的竟然如此之多,比如爱看黑色幽默片,爱看日剧,爱看蜡笔小新等等,如数家珍。

    那晚,而锆在外地出差,没有回家!

    从那以后,每晚两点半。曲水准时上线。看到在线者中有鱼的图像,心情瞬间飞扬起来!!

    “你来了!”

    “恩!”

    “听歌吗?”

    “好!”

    “<飘摇>?”

    “嗯”

    “你的中文老师肯定很糗?”

    “嗯?”

    “要不然干嘛你老是,好!,嗯!连组词,造句都不会,当然这不是你的错,这纯粹的老师的失误!”好像看到他躲在电脑后诡秘的笑!曲水不觉咯咯的笑起来!

    呵!这个人和那天的那个完全判若两人!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其实大多时候两人什么也不说,在各自的空间感受同一首歌带来的暖暖情愫,渐而渐之,彼此都能感到对方带给自己的一股浅浅的温暖,生活默默的寄望。

    他们开始通信,在一个地球的两个大城市,在信差繁忙的眼皮底下,在霓红灯的波光鳞鳞中。

    他们不提爱情。

    季卡第一次听到曲水的名字时,说拥有这样名字的人,应是像风一样透明,轻盈的女孩!曲水,你是吗?曲水,无言以对。只是他的名字,倒让她想起了卡门时代的爱情。无法长久。

    一个夜晚。天空下着冷冷的雨,淅淅沥沥,落了一地上忧伤。手里的咖啡慢慢氤氲出熟悉的香气。

    “hi!”曲水,轻轻地,像是怕惊醒夜归人!

    “南方天空是什么颜色?”

    “深蓝,像宝石,没有星星,在流泪” 曲水淡淡地说。

    “上海也一样!”曲水听到两颗心在空气里撞激的声响!

    “唉!唉!唉!”一咏三叹!曲水啜了一口咖啡,苦苦的,有光阴的味道“曲水,你这样悠悠的叹气,我的心的都绞痛了”半晌,一片静寂,一滴泪落在键盘上,半晌,静静的落泪,无言以对!曾几何时,也会流泪,一直以为自己是绝对快乐的人!

    “你的电话?”

    曲水居然没有做片刻的犹豫,在键盘上迅速地敲下了几个熟悉的阿拉伯数字。数秒,身边的电话清脆的响声在深夜里格外刺耳。

    季卡的声音听上去绵软而温暖,让人在一股温柔中颤栗!曲水感觉他的气息在自己四周分解,颤动,为她形成别样的生命。

   曲水从不告诉季卡的自己的座机号码,习惯在3点给他打电话,也不解释为什么?对于这一切,他从未多问!偶尔,也会一笑而过,说这个时候最想他。说这话的时候,曲水的心里有犯罪感。季卡有时会在天没黑完的时候打曲水的手机,总是没人接听!

   而锆还是很晚才回来!他的电话有时候关机!当然,这会有很多的原因!

    有时候曲水跳到沙发上,双眼平视,指着而锆的鼻子痛斥一番:郑而锆,我再一次慎重的告诉你,我一定要离开你。而锆当她是没有长大的小女孩,偶尔耍耍性子罢了!曲水真是恨透了,他对她那种自信的模样,不紧不慢的在乎!瞧他那看我的小觑眼神!好像算定自己这辈子永远逃不出他的掌心。等着吧,自己总得做点让他刮目相看的事来。曲水潜意识的等待一场轰轰烈烈的,浓密的,自由得像要飞的爱情到来!

    难道是他!曲水有些不愿面对。

    南方空气潮湿,曲水的皮肤敏感,她的男人,每天在她睡熟的时候就会为她点上一盘蚊香,用完的空盒堆在角落里,高高的,像座山,有光阴的味道!这个男人对自己地一举一动,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像咖啡,喝多了连呼吸都不再清澈,却难以舍弃!除此之外,他不明白爱情还有其它的含义!味道是会改变的,感觉会冷却,人也会走!有些欲望本与爱情无关,是生活中一种情景与一种景情的强烈比较!

    曲水关掉屋里所有的灯,手心里持一支焟烛,光着脚丫,在光滑地木地板上走来走去,走来走去,在冰冷的空气里和风追逐嬉戏。

    有时,曲水在深夜的电话里嘤嘤的啜泣,说日剧结局太惨。

    “曲水,你应该让人爱!”

    “季卡,你抱紧我,好吗?用力的抱紧我?”隔着数个城市,两颗在黑夜里靠近的心,彼此呵护,相互触摸着!只是,疯狂片后,连偶尔残留的呻吟,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挂上电话。寂寞如凋谢的百合花!

    再次“见面”,两人故做若无其事般!暗地沉香。彼此在各自的空间里故做高雅,矜持,隔着冰冷的屏幕,温暖而又冷冰,或许爱只有在暧昧时才会最美丽也最痛苦!一滴泪掉在脚尖上,入骨的刺冻!曲水恨透了这种感觉,太优雅是种煎熬。

    自己实在应该是谨慎,客气的,温暖的,有规律有节奏的,把握自己的女人,可在他面前,我怎么会像15.6,岁的小女孩般的不知所措,大乱方寸。在没有音乐的时候,很想一个人跳五。

    一个人,当你发现自己喜欢的男人他有喜欢你的时候,将要面对的惊慌和痛苦将要更浓更烈,那种对生命犯罪的垂青。渴望像强劲的风雨一样拍打着,你还能坐怀不乱吗?曲水一次次的问自己,在传统的沦理和现实引诱的冲激下痛苦,不能自拔!开始,失眠,心力交瘁,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坐着等天光!

    上个月而锆向她求婚了!求婚的礼物是一枚6克拉南非产钻戒,他尊守了他的承诺,可自己呢?她竟有一些后悔当初的冲动和幼稚了。!

    曲水换了手机号码,足足有2个月没有再上网,连续下了半个月的雨,曲水的心情如同天空,灰阴阴地。一支一支,不停的抽烟,抽得咙红肿,眼睛发红,累了,缩在沙发里睡着了,而锆半夜回来,轻轻地抱起睡得天南地北的曲水,她真的比以前瘦多了,宽松的睡衣也包掩不住曲水削薄的身体,而锆暗觉愧疚。

    天空不是太亮,就是太暗。

    镜子里那张苍白的脸,空洞的双眼,无色的双唇,曲水病了,住了一个星期的院。从医院出来后,曲水彻底的沉默了。杂志社的工作没了,曲水走到街上喂流浪猫,觉得它可怜,就抱它回家养,抱回来的阿猫阿狗越来越多,曲水干脆在家设了一个宠物天堂,取名为花花,绿绿,叮叮,等。曲水精心照料他们的饮食起居,看着他们满屋子爬上爬下,忙得不亦乐乎。朋友来窜门,嘻嘻哈哈抱着爱不释手,它们像孤儿院里的孤儿似的,又被人一一领走。曲水的心顿感空荡荡地,像缺少了某些生理结构,摇摇欲坠,难以支撑。

    曲水干脆哪里不去,什么不做了。把撕碎的纸片散向天空,一片片地,像一只只折翅的白蝴蝶,一头往地上扎。比烟花还寂寞。很多的日子,她的幸福就这样挣扎于孤单和沉沦中。

    深夜2点,唉!开始强烈的思念他了,曲水的心一阵阵地悸动,抽蓄着难以平息。

    城市一厘厘地落尽繁华,最后在她的眼皮底下渐渐脆弱。

    她的男人,为了他的那个不大不小的公司日夜奔波。房子太大了,曲水紧抱双肩,无声无息,像猫!而锆说她是在寻求温暖,深秋的晚风从窗口溜进屋,凉凉地。

    而锆在北京。一个比上海更远的城市。

    冰箱里有喜之郎果肉冻,牛奶,黑布李等食物,全是曲水爱吃的,满满地,除了咖啡!而锆说曲水是冬天的蛇!

    同居两年,而锆不知道她爱喝咖啡,而锆想咖啡太浓,太苦,不适合曲水。有时,曲水真想甩甩头,结束这种混淆不清的生活,可是她明白,生活中还有些其它的,别的东西,不是一杯咖啡可以代替的!

    季卡是唯一知道自己爱喝咖啡的男人! 白兰地而且是加黑咖啡。

    在每个女人的身体内都有一个装在瓶子里的魔鬼,如果你知道怎样开启瓶盖儿把它放出来,它就会在你的耳边念咒语,内心的魔鬼一旦被释放,再想把它装进瓶里就难上加难了,就像季卡!

    或许我们应该酒脱的挥挥手,不带着一丝烟云吧!

    打开邮箱,居然只有一个硕大的“唉!”冰凉凉地躺在里面。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他怎么还能保持如此优雅风度,过份的清醒和冷静,曲水心一绞,哭的一踏糊涂。

    嘀!嘀!嘀!显示有新的信息进来。

    “可恶的狐狸精,我要用我的生命去扼杀你的青春,从此不再不得离开我半步,你来还是我去!”这样大胆而霸道,只有他!

   曲水的图像,是一只火红火红的狐狸。

    曲水向公司请了一个长假,说是回去结婚;对而锆说公司要她去上海出差,这个单纯的男人,对她的话,毫无怀疑。

    两个小时后。上海。咖啡店。

    曲水背对门坐着,咖啡的味道很不好,曲水皱皱眉头,心跳出奇的平静,20分钟后,季卡出现在面前,干净的白衬衣,璇的心像一面鼓一样急剧地敲打起来:一切的面目全非。自己实在是不喜欢这种过于斯文,干净男人,她意识到这是一场见光死的意谋,曲水感到处在两人之间诸多的不和协,曲水应该掉头就走。

    “hi!”曲水微笑的注视他,优雅的点头致意。

    该死的优雅,!

    上海,很大,也很寂寞。两人挽手逛上海著名的巴黎春天,夜游上海外滩,坐在高架桥上看车来车往,近乎完美的演绎着细节的情人角色。两人心底都明白,即使有片刻的凝望,有瞬间的缠绵,却没有长久地打算,得过且过的时光,快乐,没有着落!

    很多的时候两人目视匆匆的人群,欲言而止,曲水知道,她不属于这里。

    如果,没有!那些深夜的电话,如果季卡能够很小心的收藏条粉红色的蕾丝花边的睡衣。那么一切都会很好的!包括结束!

    他们的感情是在季卡几次三番的在深夜里接到一个电话,开始猜疑,妒忌。在不止一次的隐瞒,不止二次地欺骗,不止三次的冷战,不止四次的争吵之后。

    曲水静静地收拾行李,淡淡的说:我真的很累了!季卡忽然迅疾地捉住曲水的手肘,说:对不起!“,毫无创意和诚意!曲水没有停住,更快更快地向前走。她细细地感到,他的手指,一寸一寸滑过她的手臂,一点一点离开,她的手腕,她的掌心,她的指尖。

    曲水厌恶这种混淆不清。

    灰暗沉重的天空,细细飞雨。曲水突然发现和季卡在一起的日子,天总是下雨。

    还是那家咖啡店,还是那个座位。古色古香的店牌:Angle‘dream!摇晃在悠悠的岁月里,散发着淡淡地木质清香。曲水感觉自己是天使,一个孤单浪漫的天使,喜欢绕着地球飞,却为找不到甜密爱情而心灰;而季卡,他是海豚,海是没有围墙的城,心里有失去爱情的伤痕,天使和海豚的相逢变的好可贵。可爱情不是厮守,厮守是一生一世的朝夕相对一个人,而爱情是短暂的绝处逢生。

    就像清晨抹上的口红,开始时妙不可言,时间长了,会一层层的褪落,有一点点的倦。

    上海虹桥机场。还有10分钟,一切都该结束了,包括这场越轨的感情。曲水甩甩头,但愿只是封锁的城市,打了个盹,做了个不近情意的梦。

    曲水打开包去取身份证,看到而锆为她准备的蚊香和外出必备品,等等。

    “夜晚记得点蚊香啊!切记,切记啊!可不要偷懒啊!似是看到而锆憨憨的笑脸,充满亲和力!而锆最喜欢叫她小坏蛋,曲水眼睛一红,似是明白,最灿烂的一秒,不是热烈拥抱,不是惊涛骇浪,是在彼此身旁,有一双肩膀,一起慢慢变变老。而自己,曾一度地做一些游戏,做一些打破完美的事情!

    曲水没有告诉而锆要回来!当她推开门一会儿,一股浓郁的咖啡香气扑过来,曲水眼泪往外猛灌,曲水钻进而锆的怀里,放声大哭。而锆说的对,在而锆的面前,曲水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女孩,哭哭笑笑,打打闹闹都那么随便!而锆轻轻地拍了拍璇的肩膀。

    一日。街上遇一同事,说起前几天和而锆一起唱歌,说起曲水对咖啡情有独钟!而锆说结婚的感觉真好!天啊,那么聪明的人,居然忘记了同事的老公和而锆是死党。那么,那么!

    “而锆,你如何还能如此,如此——,如何?曲水看到而锆的眼里闪过一丝短暂的痛楚,涌出了一滴泪,而锆轻轻拥璇入怀。

    “因为我已经赦免了你所有的罪。”在一起三年,曲水从没见而锆眼红过。

    而锆虽不记前嫌,可自己却无法再继续,我们都是凡人,都无法当做什以也没发生过,这是一个可爱的男人,应该有个更可爱的女人来爱他。曲水在而锆的额头上印下深深地一吻。走了。

    此后,疲倦忙碌中,时常会接到而锆的电话,其中的情深和痴痴担忧!曲水只是婉言尔笑,只怪自己手太小,握不住该有的幸福。

   这个女人,她的倔强,即使在爱情面前也丝毫不减。

    牧羊座的女孩,曲水,依然用亮晶晶地口红,依然穿五彩缤纷地衣服,依然喝特浓特浓地咖啡!依然在深夜两点上网!如果有男人搭讪,她会玩世不苶的微扬着嘴:有一千万吗?尔后,看着他们落荒而逃!

   或许人生就是经历吧。

本文标签: 赦免   我会   有的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