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词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我从榆中来(2)   26、27两天的新生报到结束。根据学校和学院的安排,27日晚间,校、院领导到宿舍看望了我们新生。现在已记不得都有哪些人来过,我这人“第一次印象”特别差,如果初次见一个人,并且

  我从榆中来(2)

  26、27两天的新生报到结束。根据学校和学院的安排,27日晚间,校、院领导到宿舍看望了我们新生。现在已记不得都有哪些人来过,我这人“第一次印象”特别差,如果初次见一个人,并且以后再不见或者是隔很久再见,通常都难以想起初次的印象。领导来的时候有校媒体记者拿着录音笔跟着,氛围一派祥和,其乐融融,印象中好像有过接受采访,只是不再记得当时讲了些什么。

  28日,开始进入了学校统一安排时间。上午8:30—10:00在体育馆举行了开学典礼,欢迎新同学。不论是开学典礼还是毕业典礼,这样一次次的典礼,只为一次次的出发。

  大概就是在这个时间段里,得知昨晚刘翔跨栏比赛发挥得特别好,拿到了奥运冠军,一时之间“亚洲风乍起,亚洲雄风震天吼”。大家讨论得非常热闹,那个时候我还不怎么理解这块金牌的分量,只是觉得这应该是田径方面的一个突破而已,而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严重低估了这枚金牌的重大意义,媒体铺天盖地的后续报道与歌颂,举国上下兴奋的谈论,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这个突破——实在是大了!其震撼也许只有我从高中直接跳到兰大来给那些教授们上课方可与之相比。到2008年的北京,8月18日,在十三亿国人期盼的眼神中,刘翔意外退赛,没能实现其在雅典的豪言“我可以在北京奥运中做得更好!”,这又在国内外引起巨大反响和议论,再一次觉得,他真的是国宝。

  开学典礼过后,党委副书记、副校长甘辉作了一个半小时的学风报告,讲关于兰州大学文化传承与发展。甘辉副校长是有资格讲这个内容的,他是兰大1977级的学生,恢复高考后第一批进入兰大学习,毕业后留校工作。这样的学风报告也许每年都有,为给我们这些新鲜的白纸早早染上兰大的色彩,在纯洁的脑海烙上兰大的印记、大学的印记。下午,还是在体育馆,又有两场大学成长报告:教务处处长张正国作的《大学的理念、演进与发展》,党办主任、团委书记张旭晨作的《大学的根本目标与大学生健康人格的培养》。这些语重心长而又激扬斗志的谆谆教导,让我们觉得,我们正走在一条充满着无限希望的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在这里努力四年之后,“天下谁人不识君”。

  29日上午,历史文化学院举办了学院迎新大会,大会安排在教学楼B402。这是我第一次去教学楼,和以前中学时候的教学楼相比,它宏伟了许多、丰富了许多。因为不熟悉情况和布局,我和包子在楼道里面转了几圈才找到地方。

  梅贻琦先生曾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按我的理解,大学是必然要有大师的,这是大学的精神和脊梁。至于大楼,在现代化的社会里,也是要有的。有大楼,才装得下众多的学子,装得下书籍和知识,装得下各种设备设施,布置各种场所...毕竟现在与梅老所处的年代相比,是发展了的,有其新情况新特点。只不过大楼和大师的发展不能失衡,如果只注重大楼,缺少对“大师”的追求,那便偏离了大学的精神。兰大的学术精神走在前列,对大楼除基本所需外并无特别的追求,这值得我们自豪。

  下午的时候,除了三个采用单独教学模式上英语课的院系之外,我们其他新生都参加了入学英语水平测试。英语是让我头大的事情,从小身边就有不少“英语很难”的鼓吹者,初中时的启蒙老师只会让大家背课文,换了一位面相不太友善的老师后变成既恐惧英语又恐惧老师,远没有数学老师既温柔又好看,所以也就有了高考英语89分、数学134分的偏科现实了。在此也非常感谢母校没有严格执行语数外至少90分的招生政策,把我从四川召唤了过来。从这一点看,的确如多年后的严纯华校长在央视《开讲啦》栏目所言,世间的大学千所万所,能接纳你的那一所,就是你最好的大学。

  本来英语就如此不好的我,所以面对入学英语水平测试这样的考试,心里充满着不安和胆怯,虽然在入学前针对性地温习了一遍单词,但那更像是充满仪式感的过程。好在这个测试只涉及到第一学期英语课程的分级,影响不是太大,所以还是顺利完成考试。我们新生英语有1、2、3三个等级,3级是最好的,相应的人数也非常少。初时以为2级应最多,后来才知道,1级是最多的,我很幸运,被分到了2级。其实这也没多大差别,老师怎样教学,水平是否有高低,对我这英语不怎么样、而且又有消极对待情绪的人来说,似乎没多大关系。想想语言学的泰斗王力老先生70多岁开始学越南语,并很快使其成为他熟练掌握的第七种语言,那需要怎样的一种爱好、天赋和毅力啊!我只是想强调,人与人之间大脑结构真的还是有差距。

  英语任课老师由我们自己在学校的选课系统上任意选择,各个级别都有很多老师供学生挑选,只要不与本专业课程时间冲突即可。那个时候根本不了解各位老师的情况,有心的就充分发挥主观能动作用,找老乡、师兄师姐们打听,或是在BBS里面了解评价和口碑,无心的就看哪个老师被选得多,与自己的时间最合适,或者仅是名字看着更顺眼,就把第一次大学英语课的命运交给他了。到我选择的时候,差不多到了选课后半段,加之时间不能与专业课冲突,选择面不太大,便随便挑了个李岷竹老师。一早并不了解这位老师,后来有同学爆料说她是李发伸校长的千金,于是后面上课时就多了一层关注。看得出她还是很有些派头,特点鲜明、风格独特,属于干净利落型。上了一段时间的英语课,对同班同学的面孔逐渐熟悉后,大概数了数,还有老离子等好几位历史学基地班专业的同学在这个班。

  考完入学英语分级测试,我们直接去体育馆领军训服装。等待的人很多,兰州燥热的天气也还没有完全适应,暴烈的太阳晒得人难受。排了很久的队,才拿到军训装备。对于军训,我充满着期待,当时中学时代没有经历军训,这是上学以来的第一次。也因此,短短二十来天的军训生活,让我记忆尤为深刻,那首天天厮磨耳朵的《马赛进行曲》,那绿色的呐喊,都刻进了心田。

  30日,主要是学院的安排。上午各个班级召开班会,我们基地班在A区304,和历史学类专业在一起。班会上见到了小冯老师——我们的班主任,我们班是他带过97级世界史后带的第二个班。年仅31岁的小冯老师已被聘为副教授,是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敦煌学研究所副所长,入选为教育部2004年度首批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我,第一次目睹大学老师的风采,心情相当激动。

  班会后是学院的教学事宜安排。到此,学校和学院的入学教育及安排就要告一段落了,从明天,也就是8月31日开始,我们要进行军训了。

  入学前几天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日子。以前不知道有老乡会,选择到外地来上学才接触到这个新鲜事物。27日的晚上,就有广元老乡到宿舍找到了我,一聊起才知道他也是毕业于朝天中学。在这么老远的地方遇见高中校友,心里还是蛮激动的。我很诧异他们怎么这么快这么精准就找到了老乡,后来才知道,名单可以在新生接待处查询,而且开学前那几天,新生名单一般会在校园BBS上被公布出来,各地学子很快就可以查到来自家乡的同胞。等我们成了老生以后,每年的八月,也会到校园BBS上寻找新生名单,仔细搜索来自家乡的名字。

  人走得越远,家乡的范围也就越宽。在遥远的甘肃兰州,四川人是老乡,广元人更是老乡。我们广元04级新生共有9人,是人数最多的一届,大概以后也很难超越。由于我们的加入,大四到大一加起来一共有17名广元老乡。老乡聚会被安排在28日的晚上,因为后面是军训,晚上没有时间,所以就安排在比较早的日子。老生接待新生大概是每所学校开学的惯例,我们一起去校门外的商业街吃火锅,这里也是附近唯一能消费的地方。那几天,商业一条街为数不多的几家可以聚餐的地方都被排得满满的,夹杂着各地口音的酒肉味四处飘逸。

  商业街的生存和发展以前依托兰空基地,现在换成了兰大,学生成为他们的主要消费群体。大三的时候新闻班同学曾对附近的商户和群众做了一次走访调查,据一些当地民众反映,兰大没有兰空的消费能力强,他们的生意也就差了些。想象着,这些曾经依附于兰空的小商小贩们,眼望着我们这些尽管囊中羞涩的学生面孔,为了生计心里仍难免不强烈地渴盼:快到碗里来,快到碗里来。不过在一届一届学生的滋润下,商业街还是在慢慢发展,到我们大四离开的时候,校区正门外和民大相接的那片土地,已经热闹喧嚣起来,看着很繁荣的样子。

  去校外的路上,和老乡们找了找说四川话的感觉。在这样一个全国各地学子汇聚的地方,说话当然得用普通话。到了兰州,我也很自然地改四川话为普通话,跟别人打招呼、问路、询问事情等等。在新的语言环境里,我很快适应,想想中学时偶尔冒句普通话,感觉特别扭。似乎我适应普通话太快了,才一两天,在这个讲普通话的大环境里,已然觉得,讲四川话反而有了些许怪异。

  老乡们来得陆陆续续。趁着等人的功夫,敬、赵两位老乡拉着我们几个去楼上的网吧上了会儿网。这是我生平第二次进网吧,中学的机房没有联网,只会玩玩纸牌,什么日这个“久久”的日子。

  在翻滚着热浪的火锅桌上,和老乡们见了个面,一一作了自我介绍,相互认识。老乡里有两个大二的,我始终傻傻分不清楚,名字和人总是不能确定的对上号,一直尴尬地持续到毕业。

  吃饭的主题当然是喝酒。无论悲欢离合、喜怒哀乐,都会在一番觥筹交错中,畅饮出更深厚的味道。周围聚会的气氛很热闹,一桌桌菜、一杯杯酒、一声声乡音,给榆中这片略显宁静的土壤增添了新的飞扬活力和蓬勃朝气,因为我们的到来,榆中的暖风和煦了许多,星光灿烂了许多...饭桌上,老乡们给介绍了不少的大学经验,只是当时听进心里的不多,也没怎么用上,大学里的一切大多还是自己摸索闯荡过来的,有走弯路,也付出了代价。

  8月30日,雅典奥运会闭幕了,中国的奥运健儿们取得了非常棒的成绩,拿到32块金牌,超越俄罗斯位居金牌榜第二,中国在奥运会上的金牌总数和夏季奥运会上的金牌总数双双突破100枚,获得了极大成功。《从奥林匹亚到万里长城》的“北京八分钟”将古老神秘的东方文明在雅典完美展现,小女孩唱着《茉莉花》,向世界呼喊“Welcome to Beijing”。

  四年后,北京带给全世界人民精彩。

  我们深感幸运,国家奥运盛世如此集中相伴在我们最美好的年华里。

  (更多关注公众号“随便咩咩”)

本文标签: 榆中   回忆录   大学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