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词语大全 >> 正文
简介: 关于“意境”的属性定义及它是如何被当万金油乱用的(附爱人899马帮两诗随言)   人们在谈论诗歌的优劣时,说得最多的就是“意境”这个词,仿佛意境成了衡量诗歌的唯一标准。   名诗人发了篇诗歌,这个人说

关于“意境”的属性定义及它是如何被当万金油乱用的(附爱人899马帮两诗随言)

  人们在谈论诗歌的优劣时,说得最多的就是“意境”这个词,仿佛意境成了衡量诗歌的唯一标准。

  名诗人发了篇诗歌,这个人说好,那个人也说好,许多人都说好。但是问他们究竟好在哪里?各说各的大相径庭,与作者的原意相差甚远。许多人怕别人笑话没欣赏能力,不敢说自己没看懂,更不敢说不好,因为连懂都没弄懂说什么呢?如果是无名之辈的作品,还可以说作者水平差,写得让人看不懂。但是名诗人的作品读不懂,怕被认为是自己欣赏水平差了,所以哪怕名诗人发的是垃圾作品,只好对其喊声好。怎么个好法?实在没说的就说有意境、意境高、意境好甚至还有以意境多寡来论的。不光是对名诗人的作品,这个高帽还时常被许多人往自己的相契的诗友头上戴。

  我不得不说,诗歌的优劣是不能以意境的多寡而论的;长诗意境多于仅数行的短诗,你能说这长诗一定比那短诗好?再说诗歌由于篇幅的限制,它在意境的多寡方面是永远无法与文章相比的;同样地,意境的高低是不分艺术形式的。那如此是否会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一篇好文章比一首普通的诗歌更应该算是好诗?显然不是那么一回事,诗歌的优劣可以从许多方面来衡量,意境的高低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尺度。但是第一标准永远是作品是否合乎诗歌这种体裁的表达形式,即有别于其它文学体裁分类的表达形式(这一点,本人会在其它相关文字中讲到)。这就好比你评论好人和坏人,首先这评论对象必须应该是人,你总不能说一头勤劳的好牛比一个混帐的人更像好人吧?当作品脱离了诗歌体裁的基本要素,意境再好也只能算是一篇有亮点的分行短文,用诗歌的标准来评价,它根本不是诗歌,也就算不得是好诗歌。当然对于诗歌还有其它许多可论之处,但这里本人着重谈一谈意境。

  在我国文学批评中,常以意境的高下来衡量作品的成败,但往往由于过分强调作者个人的主观感受,使之流于玄秘,造成脱离现实的倾向。本人总感觉当今诗人非常喜欢玩弄概念,有人根本不知道这些概念之确切含义,也会煞有介事地玩得头头是道。其中最常见的就是乱用意象和意境这个词,而且往往把两者混为一谈。

  不如先让我们来看看几种概念的属性:

  意蕴是什么?意蕴就是所包含的意思。如人们通常说:反复琢磨,才能领会这首诗的意蕴。

  意象是什么?意象就是客观形象与主观心灵融合成的带有某种意蕴与情调的东西。

  意境是什么?意境就是文艺作品,通过描写形象和表现出的思想感情融合一致而形成的一种艺术境界。

  意境说得具体一些,是客观事物能使读者通过想象和联想,在思想感情上受到感染,仿佛身临其境。通俗地说,意境就是文艺作品借助形象传达出的意蕴和境界。优秀的文学艺术往往能使情与景、意与境交融在一起。这情和意乃虚、是无形的意识和思想感情,景乃实、是有形的形象和状态,境亦实亦虚。意境这个词就是由一虚一实组成的,一部分是明示的较实的因素为“实境”;一部分是见于言外暗含的较虚的部分为“虚境”。

  许多人把意境和意象混为一谈,认为意境就是情景交融。这种解释约始于清代,清代画论家布颜图就说境界是情景交融。后来王国维在《人间词话》和其它著作中,对意境或境界的解释也是情景交融。但在中国传统美学中,情景交融所指的是另一个概念,就是意象而非意境。中国传统美学认为艺术的本体就是意象,而意象的基本定义就是情景交融。任何艺术作品都要创造意象,因此任何艺术作品都应该情景交融,但是并非任何艺术作品都能达到一定境界有意境。意境除了有意象的情景交融一般规定性之外,还有自己的特殊性。一方面超越具体的有限的物象、事件、场景,另方面意也就从对于某个具体事物、场景的感受上,上升为美学意义上的感受和领悟,比如对于人生、社会、历史、哲学等方面的感受和领悟。这种带有哲理性的人生感、历史感、宇宙感,就是意境的意蕴,简要地说就是意象要达到某种境界才有了意境。意境的内涵大于意象,意境的外延小于意象,即意境是意象中最具形而上意味的一种类型。

  纵观人们对作品的评价发现,许多人总是错误地将意境单指用隐喻表达的,而不认为直白明了的方式表达的有意境。其实意境就是意境,就像一块金子,不论你放在桌上还是藏在柜里它始终存在。为什么要说藏在柜里时是金子,而放在桌面上就不是了呢?恐怕起初是故弄玄虚者以示高妙,后来者被误导之下唯恐沾上浅薄之嫌,经众人炒作后形成的一种谬误。按这样的逻辑,那朦胧诗当算最有意境的了,多用隐喻的其它自由体次之,其余不论什么体式皆无意境——如此岂不荒谬!所以个人以为意境的高低,与作品表达形式的直白明了或隐晦无关。比如李白《夜静思》这首诗,虽在表达和理解方面非常浅显易懂,但浓浓的乡愁经前两句的铺垫和后两句的动态描述,其意境不可谓不深。另外还有认为以跳跃方式表达的有意境,平直方式表达的就不是意境了,其实这都是错误的。除非魔术师没有鸽子,否则不论他是否用遮眼布,是快速转手还是慢慢展开,那只鸽子都是始终存在着。问题的关键是你有无法眼,否则你只在意隐秘处或躲闪中的东西,却对慢慢地移至眼前的东西视而不见,产生这种灯下黑的情况就不足为怪了。

  许多人在初接触诗歌的时候,由于阅读的都是某一类型的作品,于是对其它类型的作品有一种强烈的排斥感,更多的人只知道追随潮流。记得曾有网友说:希望你能拿出有力度的作品来。他当作诗如造原子弹,须得一个比一个威力大才行,却忘了诗歌是生活的写照,并不是看到炉火就想到宇宙大爆炸才算唯一有想象力的。有人想到烫、有人想到温暖、还有人想到热到某一临界点有冷冻时一样的错觉,你说哪个有力度哪个没力度?都一首小小的诗歌寄予太多的期望,这本身就带有很重的功利主义色彩。呵呵,这段是题外话。

  在欣赏一个艺术作品时,应当说读者欣赏的过程也是一个再创作过程。但是诗歌毕竟不象绘画和音乐、尤其是音乐那么抽象,它在文字表达的准确性方面,给出了一个几乎是唯一性的解答,那就是最接近作者原意的客观事物描述和思想感情。如果说一首诗歌让大多数人看不懂,不得不说是作者在表达方面的失败;如果说连许多文化水平颇高的人都看不懂,那只能说是一种接近于完全彻底的失败了。这就好比动物作的画,虽然也有不少人追捧甚至有人高价收藏,大家纷纷胡猜这动物“大师”的画或像一片森林,抑或像某伟人的头像甚至像宇宙科幻,但这毕竟是搞怪而非真正的艺术。所以并非读者再创造余地越大,表达得越隐晦甚至怪异,就说明某个作品的意境更高,从而得出该作品更好的结论。

  前面既然讲到了文字运用的准确性,本人不妨离题再罗嗦几句。

  诗歌作为一种语言最为精炼的文体,在文字运用上必须注意以下三个方面:

  一方面要在能够确切和相对完整地表达作者思想感情的同时,应尽量避免画蛇添足、看上去啰里啰嗦。如有怕别人不能理解之处,完全可以用注解的方式加以说明。

  另一方面恰恰相反,要避免过于简省让人看了不知所云。也不必过于追求跳跃式的表达形式,试图在有限的容量里装入太多的内容,从而使读者跟不上作者的思路。毕竟这是你让人看的东西,如果许多文化水平颇高的人都看不懂,那拿出来毫无意义,还不如锁抽屉里。

  还有一方面是语言的准确性,也就是说在你的作品里某字词句的使用上,是否最恰当了、没有更好的可更替了?在许多诗歌、尤其是临屏创作的诗歌里,存在着大量词不达意的词汇,有些根本就是乱用字词甚至整个句子都很荒谬,让人看得感到莫名其妙牛头不对马嘴。我可以料定,这样的作者一定连一般的文章都写不好,语句不通字词概念混乱逻辑尽失。文章尚且如此,怎么能在文字及少的诗歌里表达清楚呢?因此我劝这些朋友除了备有字典、词典外,再去买一本同义词词林,必要时查一下哪一个词能表达得更确切。

  这里有两位诗人风格迥异的例子:

  爱人899的[诗歌]如果可以……

  诗人马帮的[诗歌]牛

  两者语言都挺流畅的,用韵也比较自然。前者笔法老道中规中矩,文字有较强的节奏感,段落层次清晰且有所递进,最后一段使全诗的主题得以升华。所使用的手法,基本上是传统的平铺直叙。后者笔法新锐呈跳跃式,看似每一句都平淡无奇,但是整体透露出一种激越之情,一种幽幽而来的灵气,就像一个远古时代传来的回音。更为难得的是,《牛》将一些看似毫不相干的意象有机地串联在一起,根本感觉不出它们之间拼接处有什么裂痕。

  看了两位诗人的其它几个作品,感觉两人有一个共同的缺点,就是诗路都比较狭窄,眼下都还没有突破各自风格的局限。其实他们两分列于截然不同的两端,有一定的互补性。

  马帮的《牛》可能别人不一定入眼,但是本人却十分看好,并认为是他诗歌历程中不可忽视的重要一笔。同时不得不遗憾地将我的推测告诉马帮:在相当的一段时间里,他可能难以突破自己的《牛》诗,毕竟生活和创作是呈螺旋形上升的,不可能每一步都会比前一步高。曾经有人奚落马帮:“哈哈,烂诗永远是烂诗,傻逼永远成不了气候。”而他在回复本人跟帖时说:“那样的诗意境好点,,但我喜欢用不同的方式写,这样才能挑战难度。”我想,既然马帮有这样一种精神,突破自我风格和诗路狭窄的局限,不会是一件十分遥远的事。

  至于爱人899的《如果可以……》,我想讲得更具体一些,所以有意离题多罗嗦几句。说起来他的诗歌,跟我自己的某一类诗歌有相似之处,简直有点说彼如论己之感。大家都知道识人容易识己难,所以说不说得好还真没把握,胡乱说到哪算哪罢。

  当899穿着他的大马甲为众网友品诗时,语言老练中肯、中庸而不失见地,给人一种老成持重的印象。当其马甲暴露后,我怎么也想象不出,这是一个不久才做爸爸的年轻人。就他品诗和作诗相较,存在着一个眼高手低的问题(尽管本人也多少存在这样的问题,但现在我只说他,而且不是为了做推介广告,多提意见不吹捧)。评别人头头是道,自己随意照老路写可能还行,但要跨一大步,则难免苦从中来。

  899诗歌中的最大的短处,正是马帮等人的长处。按照人们通常的说法,是没有或缺少意境。其实意境是有的而且不少,只不过不同于别人隐晦的暗喻,而是直白的明喻,而且多半是实境而非虚境。问题的关键是少了点灵气、一种空灵之气,这使本应展露的美感,没有得以应有的显现。类似马帮《牛》诗的这种味道,我在管理员朴素的帖子《我们非常脆弱,像树皮》也能明显地感觉到,[诗歌]我们非常脆弱,像树皮(呵呵,我很少看别人的作品,所以举例的不一定就是典型)。这倒并不是说凡诗都必须如此,否则我就不会有马帮诗路也比较狭窄之说了。但是如果想如此作而不得,不能不说是一个小小的遗憾。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大多数中国诗人不懂格律诗词,这是他们作为诗人的一大遗憾。

  899在《如果可以……》完成后,不知是否有那么一种感觉,这首诗写完了意犹未尽,思绪中留下了一丝拖泥带水的痕迹。但是缘于一时间没有什么更好的修改方案,推倒重来又不愿意,于是就这样罢。这跟某些诗人在一个得意的作品完成后,精神上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回过头去看看比预想的还满意,感到有些妙处在写的时候都不曾察觉到不同。如果他是一个对自己要求比较高的诗人,那他有时定然没有他们当时那种创作的快感、成功的快感,反之则很可能他对自己要求不高,经常虎头蛇尾以敷衍了事的心态完稿。呵呵,以上仅仅是本人的猜测,随便说说不作数啊,如果猜错了告诉我哦。

  观《如果可以……》全诗,有作者过于追求形式完美的痕迹,这倒不是说追求形式完美不好,而是其它方面没有等效跟进,因此招来我“过于”、“痕迹”之说。追求形式完美有一定的代价,它会增加字和词的使用难度,使炼字炼词时的选择性变得很小。假如为了这形式完美,打算特定格式在某些段落同一处的一致性,但在遣词造句时却偷了懒,这反而弄巧成拙了。就像某女子为了形体美穿上新高跟鞋,在选袜子时随便找了双太薄的,结果脚上多处磨破了皮走路一瘸一瘸的,最终破坏了自己的整体美。另外这种操作,不一定对任何类型的诗歌都适合,尤其是情感外化的这种类型。本来这样的诗歌,在感情的流露上应是一气呵成,形成一泻千里之势。但是当每一段落的某处都预设了闸点(即格式划一处,我自造词称其为诗歌情感河流的闸点),处理得不好势必会造成情感流露过程中的停顿,走走停停感觉就淡了许多,如同球赛中攻势正猛时被多次暂停打断了一样。这方面好的格律诗词作者处理得比较拿手,格式上的限制几乎不会影响他们的表达,这全得益于字词句选择上的精益求精。

  最后有一个问题,如是其他人我未必会说,就是像899这样作诗中规中矩的人,不知在文字当中夹个空格所为何来?我总觉得这有点类似于全标点符号无一文字当诗,更确切的类似于前苏联拉普时期的阶梯式排列诗歌,是一种形式上的旁门左道。难道所有的标点符号都不足以表示这个停顿间隔,逗号不够长抑或顿号不够短,以至于非要弄个空格?别人这样不说也罢,899这样我不理解。

  东拉西扯说了很多,尤其是离题的话很多。其实这本是两篇文字,上半部分是《我国诗歌的现状和出路》中一个章节的草稿,后面是为了完成一个诗友的任务。其实我原本不是搞评论的人,肚子里套套有限,就会直话直说这两下子。当这两下子使完后,终露黔驴技穷之状,所以只得像小狗对着茅坑罚愿“下次再也不吃了”那样说不评了、别的事很忙要离开些日子,但总在茅坑旁边转悠。呵呵,再罚一次愿:下次再也不吃了!

  说不定真的会离开一段时间,那短期内就看不到大家的回复。如果人们觉得我说得有些道理,请多顶几下,反之欢迎大批特批——尤其是爱人899和诗人马帮两位。

  子炎 2009/2/16

本文标签: 马帮   万金油   意境   属性   爱人  

温馨提示:本文是作者 admin 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网友点评

本文暂无评论 - 欢迎您

鼎盛成语网

鼎盛成语网

www.sydscl.com

鼎盛成语网是中华5000年文明的写照,学习成语知识选择鼎盛成语网故事网,鼎盛故事大全帮您提高语文学习的兴趣、扩大视野、增长知识、丰富词汇!
sitemap 辽ICP备19003141号-1
切换白天模式 切换夜间模式 白天返回顶部 夜间返回顶部